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打不倒的拳王 你不知道的蔡明介

打不倒的拳王 你不知道的蔡明介

謝富旭、林宏文 研究員/紀茗仁、蘇柏昀

話題人物

今周刊攝影組

1193期

2019-10-30 10:26

短短22年歷史,
聯發科堪稱是台灣最戲劇化的高科技公司之一,
它挑戰的是世界最難的技術,
面對的對手是世界一流的公司,
過程險阻不斷,挫敗更是家常便飯,
總舵手蔡明介為何總是能化險為夷、逆襲取勝?
他的謀略與膽識,值得一窺究竟。

如果把手機微處理器市場過去二十幾年的競賽,比喻成一場漫長的拳賽,那麼,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彷彿是拳壇的洛基.馬西安諾(Rocky Marciano):總是在體型懸殊及居於劣勢之下,憑藉耐打與耐力,等待對手的破綻,給予逆轉的一擊!

 

靠著一顆5G手機單晶片問世,即使還沒正式出貨,卻被市場寄予厚望,聯發科今年迄今股價大漲七○%。但股價風光的背後,卻有著不足為外人道的心酸與深重的危機感。

 

在山寨手機最輝煌的時代,聯發科一度拿下全世界逾四○%的手機微處理器市占率。當時,聯發科以一介IC設計界的小蝦米之姿,把體型比它碩大好幾倍的對手,諸如德州儀器、飛利浦、ADI、NXP、Agere Systems……,一個接著一個扳倒。

 

手機晶片市占40%掉至11% 聯發科力拚三度逆轉

 

根據產業報告蒐集網站Statistica資料顯示,二○一八年,聯發科在全球手機微處理器市占率已落至十一%,與昔日的四○%市占率相去甚遠。在4G時代,聯發科前有高通大軍壓制,後有海思鐵甲追兵,兩相夾殺下,使手機晶片事業落入有史以來最嚴峻的境地,部分分析師甚至認為,聯發科手機部門在去年某些季度可能已出現赤字。

 

延伸閱讀 : 逢高減碼?布局5G?借錢買股? 傅大戶不藏私傳授心法

延伸閱讀 : 對決高通 蔡明介加大投資力道,聯發科能重返榮耀?

 

然而,這已經不是聯發科第一次被對手擊中倒地。外界預言手機晶片部門將「出局」,在聯發科成立二十二年的短短歷史中,至少出現過三次(詳見上圖)!

 

但神奇的是,每當外界扮演裁判,開始對被擊倒在地的聯發科「讀秒」時,這家公司總能重新站起,握緊雙拳與對手纏鬥,還能在最緊要的關頭,來一記逆轉勝的鐵拳。

 

讓大家好奇的是,到底是怎樣的領導風格與經營訣竅,造就出一家成立時資本額二億元、員工僅二十餘人,且在二十二個年頭所面對的對手清一色是國際一流科技大廠,在歷經數度險境下,茁壯成如今市值逾六千億元新台幣、員工達一萬七千多人,全球排名第四、亞洲第一的IC設計王者?

 

蔡明介二十多年的老友、聯發科上市前就參與投資的華誠資本董事長楊邦彥說:「蔡明介並非一個強勢果斷的領導者,他是富謀略書生型的,而且願意傾聽別人的意見。」「聯發科所有的決策做出前,他不會預設立場,而是經過嚴謹邏輯推敲下的結果。」「缺點是,聯發科決策速度較慢;優點是,他的決策,不能說沒錯過,但正確居絕大多數。」

 

IC設計產業決勝關鍵在於人的腦力,如何廣納英才為公司效命,是經營成功的前提。楊邦彥指出:「蔡明介深諳此理,所以在滿足員工需求上特別用心。」「金錢的滿足只是最基本的,滿足更深層的人生志向與成就感,才能激發真正的潛能。」「在聯發科,員工志趣被充分尊重,想追求技術不斷超越的人,就盡量摒除雜務讓你做研發;喜歡到處跑交朋友,就安排你做業務。」

 

聯發科一位研發部門員工表示:「聯發科管理風格一言以蔽之,就是鬆中帶緊,緊中帶鬆。」「要不要加班,主管不會勉強你;想加班的話,加班費不會管你報多少。」據了解,聯發科不僅是少數不採責任制,而是照時數給加班費的台灣高科技公司,員工平均年薪二七○萬元,高居IC設計產業之冠。

 

容我們先把場景轉換到聯發科位於新竹科學工業園區的研發總部。「這間房間的四面牆壁,包括天花板與地板,都是用特殊材質製作,為的就是要隔絕外界所有通訊訊號的干擾。」聯發科無線通訊事業部總經理李宗霖對來參訪的媒體記者解說。他指著一部機器說:「這台機器要一億元新台幣以上,可以模擬世界各地電信公司的訊號環境,比如說美國的AT&T或歐洲的Vodafone等,聯發科設計手機晶片,都需要在這個模擬全球各家電信公司訊號的環境下一一測試,確保通話與資料傳輸都OK,才會交到客戶手上。」

 

一向低調的聯發科,在今年九月十九日,罕見地開放媒體參訪竹科研發總部,不僅宣示該公司絕不會因4G手機晶片吃癟退出市場,反而將以更大的能量,傾注在5G研發上。

 

一五至一八年,4G手機成為主流,卻是聯發科的低迷期。這四年營收停滯,每年平均獲利比起一四年高峰時不到一半水準。但這四年低潮期,聯發科卻累計投入二二○○億元研發經費(約一八年營收九二%),此外,公司也改善員工福利,舉凡員工托兒所、休閒會館、籃球場、健身房……,都在這四年一一完備,戮力塑造國際一流高科技公司的工作場域,不僅留才也搶世界人才。

 

而一向低調,這幾年連法說會都不參加的蔡明介,在研發總部對外曝光當日罕見地接受媒體聯訪,並捧著由壓克力封裝起來、聯發科最新研發的5G單晶片,秀出這四年的研發成果,企圖透過媒體向對手們發出一道無言的戰檄:我還沒被擊倒,我還要戰!

 

2.5G時代虧五年險收攤 他以公版模式翻身山寨王

 

聯發科

▲點擊圖片放大

 

蔡明介頑強的鬥志,讓騰旭投資的投資長程正樺心有戚戚焉。程正樺曾在外資券商當過IC設計產業研究員,長期追蹤聯發科,因分析精闢又精準,有「聯發科王子」稱號。

 

程正樺說:「他們一九九九年就跨入手機晶片,自此之後,聯發科手機晶片部門連年虧損。」「○二年時,cover聯發科的分析師大多在猜,這個部門應該快收起來吧!」「結果,虧三年、虧四年、虧五年,蔡明介繼續堅持下去,直到第六年終於賺錢!」「很少高科技公司能忍受一個部門虧三年以上的,他的毅力與耐力可見一斑。」程正樺說。

 

一九九九年,蔡明介從Rockwell延攬徐至強執掌手機晶片部門兵符。自美回台的徐至強當時喪偶,隻身前往聯發科赴任,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回旅館睡覺,專心一意帶領團隊從事手機研發。聯發科資深主管說:「徐至強頗為自負,與當時聯發科大多數一線主管處得不好,依舊獲蔡明介委以重任。」

 

○四年聯發科手機晶片大放異彩,開啟所謂的山寨機時代。事實上,當時聯發科的2.5G晶片,效能與對手差不多,價格也沒賣得比對手便宜,但靠著獨特的turn-key(一站式解決方案)的公版模式,獨霸中國手機市場。

 

程正樺解讀,聯發科能在2.5G時代扳倒眾多歐美手機晶片廠,贏的關鍵不只是開拓出具破壞性創新的「公版模式」,還有對當時電子產業主流文化的一種顛覆!

 

「整個電子產業鏈中,長久以來,IC設計公司一直是高高在上的『精英中的精英』,那時怎能想像,竟有IC設計公司能像聯發科一樣,讓大批的工程師捲起袖子在工廠中與工人一同拚良率,還得像業務一樣隨傳隨到,解決產線各種大小又繁瑣的事!」程正樺說道。

 

出身屏東鄉下教職家庭 他打造聯發科水牛企業文化

 

塑造出聯發科這種「捲起袖子在工廠幹活的電子貴族」企業文化的靈魂人物,就是創辦人暨現任董事長蔡明介。他的出身與成長背景,對這家日後成為亞洲第一大、全球排名第四大的無晶圓廠IC設計公司,帶來深遠的影響。

 

一九五○年出生,現年六十九歲的蔡明介,來自屏東南州鄉,這是一個以務農為主,盛產蓮霧的地方。蔡明介父親是小學老師,課業成績突出的蔡明介,考上高雄中學,保送台大。他曾自陳:「因為當時聽說台塑、南亞薪資優渥,年終獎金都好幾個月,所以選擇台大化工系就讀。」

 

大二,蔡明介轉系到台大電機系,這一年,蔡明介加入台大橄欖球隊。他曾在一場對台大學生的演講中說道:「我身材瘦弱,想強化體格,於是加入橄欖球隊。」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一次練習中,與身材比他碩大一倍的隊友相撞,對方不小心一口咬到蔡明介右眼下方臉頰,導致門牙撞斷,蔡明介臉上則留下兩道深深齒痕。

 

就讀雄中時,蔡明介就喜歡看偶爾在雄中體育館舉辦的業餘拳擊賽,後來,他提出IC設計產業的「一代」拳王理論,認為IC設計產業往往長江後浪推前浪,如果產品線過於單一、單薄,在今日成功之際鬆懈,沒有繼續尋找下一個具潛力的產品進行研發與深耕,終將成為一代拳王——一時風光,但明日終將凋零。

 

台大電機系畢業後,蔡明介進入位於楠梓的加工出口區,一家名為高雄電子的公司擔任測試工程師。高雄電子主要是替當時的美商RCA從事IC的後段測試工作。他的職稱雖為「測試工程師」,他卻自陳,這是「只要懂歐姆定律的高中生都會做的工作。」於是在高雄電子一年多的時光裡,他一邊工作,一邊準備托福打算出國留學。

 

美國辛辛那提大學電機系碩士畢業後,蔡明介先到工研院電子研究所任職七年,接著到聯電任職長達十四年。一九九七年五月,聯發科從聯電的一個多媒體IC部門獨立出來,同時期從聯電母體獨立出來的小金雞還有聯詠、聯陽、聯傑、原相、盛群等IC設計新秀。主攻多媒體IC的聯發科,是當時最不被看好的公司,豈知日後竟能與「聯家軍們」大幅拉開距離,走出自己的路,稱霸台灣IC設計產業。

 

有一個小故事充分顯示出蔡明介「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的志向。聯家軍小金雞們一向與母企業聯電維持密切關係,一五年,在當時聯電董事長洪嘉聰的擘畫下,成立資本額六十億元的諧永投資公司,號召小金雞們入股,主要是為了鞏固聯電經營權。當時,聯家軍諸如智原、聯詠、原相、聯陽、盛群等無不共襄盛舉,唯獨蔡明介不為所動。有人解讀,這是蔡明介擺脫聯家軍色彩,要走自己路的展現。

 

3G時代被高通斷送江山 他引國際人才拚企業改造

 

聯發科

▲點擊圖片放大

 

資深產業觀察家、本刊專欄作家呂宗耀表示:「聯發科從二十二年前創立以來,面對的競爭對手,均是國際一流的企業。在強敵環伺下,還能有如此成績,更顯難能可貴。」

 

聯發科面對這些眾多的國際一流競爭對手中,以高通最為難纏。在2.5G時代大出風頭的聯發科,被當時企圖在3G大顯身手的高通視為最主要的勁敵。

 

高通內部成立了一個專門研究聯發科的團隊,深入了解聯發科獨特的turn-key公版模式後,效法起對手,於一○年成立「高通參考設計」(Qualcomm Reference Design,簡稱QRD)平台。即高通推出的每一款手機晶片,QRD就已整合好記憶體、鏡頭、音效等重要元件,客戶只要針對內部進行微調,以及自行設計外觀即可。手機製造界稱之為高通公版。

 

一方面效法聯發科強項,高通也藉由在3G手機基頻擁有的專利,對山寨市場發動毀滅式攻擊。○九年,高通與聯發科達成協議,聯發科手機晶片無須付高通授權金,惟出貨的客戶須取得高通授權。無法得到高通授權的手機廠,尤其是眾多的山寨廠,高通就禁止聯發科出貨。這份協議,等於逼著聯發科自行斷送山寨機市場的大好江山。

 

簽了這份協議後,聯發科手機晶片事業進入長達三年的低迷,這段時間,不僅手機部門主管徐至強離職,有些主管還帶著員工出走。此外,中國手機晶片新秀展訊開始嶄露頭角,聯發科不僅股價腰斬,獲利也縮水至山寨機高峰期的三分之一。

 

一○年至一三年,蔡明介有感於山寨公版模式的營運創新已走到極限,為了激起聯發科內部的創新能量,他決定引進外部優秀人才,委以高位,塑造內部緊張感與競爭心態,以收活化企業組織之效。

 

於是,他從高通延攬周漁君擔任技術長、從IBM找來仇慧擔任策略長,也延攬在台積電任職過的金聯舫協助進行銷售端與通路的改造,當時聯發科內部因員工出走、空降部隊頻臨,內部氣氛動盪不安。

 

一一年,六十一歲的蔡明介以老驥伏櫪之姿及雷霆手段進行企業改造。聯發科資深主管回憶,蔡明介當時每天早上八點就到公司,親自督軍中國業務,周五至周日固定飛往中國拜訪客戶,周一清晨趕回新竹總部上班。

 

在一次從北京飛回台北的班機中,蔡明介讀到一首唐朝詩人杜牧的詩,感觸良深。杜牧因感懷昔日兵敗劉邦,準備渡烏江返鄉,卻自覺無顏見江東父老而自刎的項羽,寫下〈題烏江亭〉:「勝敗兵家事不期,包羞忍恥是男兒。江東子弟多才俊,捲土重來未可知。」

 

為了自勉及勉勵同仁,蔡明介把杜牧的〈題烏江亭〉改寫成:「勝敗兵事在謀攻,審勢謀斷是長才。聯發基層多才俊,誓領吾眾再登峰。」這首詩迄今仍讓聯發科資深主管印象深刻。

 

蔡明介自勉聯發科登峰的日子,並沒有讓人等太久。一三年,聯發科選擇以晶片效能與高通正面對決,推出八核心3G手機晶片,而率先採用聯發科八核心晶片的聯想、中興、酷派等品牌手機狂銷熱賣,而且它們均是獲得高通授權的正派大廠。

 

這一次,看似已經被對手K倒、跌坐在地的聯發科,不僅重新站起奮戰,還伺機瞄準到一個極狹窄的角度,運用蓄積長達三年的企業改造的能量,奮力反擊。3G八核心手機熱賣,讓一四年的聯發科營業利潤高達一○三九億元、稅後純益四六四億元,迄今仍無法打破。聯發科也因這次戰役,打入韓國LG、歐洲Vodafone、美國摩托羅拉等大客戶,成功進行「去山寨化」的工程。

 

4G時代陷苦戰 他尋求產品水平擴張

 

聯發科

▲點擊圖片放大

 

高通在3G時代大意失荊州,使得這家猶太人創辦的公司在4G時代更步步為營。尤其是運用高、中、低階產品線,相互火線支援,對聯發科發動的「包圍戰術」,使得聯發科3G手機熱賣的好日子沒享受多久,隨即又陷入苦戰。

 

IC通路業人士指出,高通在4G時代採用的戰術基本上是:中階6系列殺到聯發科無法獲利;低階7系列、4系列、2系列則採焦土戰術,不惜賠售寧與對手兩敗俱傷。至於高階8系列晶片,是聯發科最弱的一環,高通則賣很貴,一口氣把中、低階的損失彌補回來。

 

為了突圍,過去四年,蔡明介以更具高度的戰略眼光,積極進行手機晶片以外的水平戰線拓展。一四年併購晨星半導體、一五年併購電源IC廠立錡、一六年併購面板IC廠奕力科技,一七年併購功率放大器廠絡達科技。與此同時,聯發科在藍牙晶片與物聯網晶片也獲亮眼戰果,使聯發科不至於因為手機晶片市占率大幅流失,而陷入衰退。

 

除了在台灣的收購,聯發科在中國的投資布局更是積極,已鴨子划水多年。例如目前中國IC設計公司裡市值最大的匯頂、今年加碼投資的中國射頻前端及高端類比晶片龍頭唯捷創芯(Vanchip),聯發科副董事長謝清江並出任唯捷創芯董事長,另外還與中國四維圖新合力發展車用IC市場。

 

這段期間,出了一個令蔡明介人生中一段苦澀的插曲。一五年,傳出靠併購快速崛起的中國半導體業者紫光集團也將劍指台灣公司時,掀起是否放行中資企業併購台灣IC設計產業的激烈論戰。當時蔡明介主張「鬆綁法令但嚴格審查」,卻被數位學術界人士批評其主張引中資來台。親近蔡的友人說,因為想法遭到嚴重誤解與扭曲,那段時間是他人生最受傷的時刻。

 

深覺受創的蔡明介,後來以實際行動,來實踐聯發科的社會責任。聯發科已連續第二年舉辦「智在家鄉」創業競賽活動,鼓勵年輕人用科技結合商業模式的力量,一點一滴讓社會更進步。每個科技創業的點子,還有聯發科資深主管擔任導師,贏得競賽者,頒予獎金鼓勵。

 

六十九歲的蔡明介也進入交棒的階段。親近他的人說:「不確定接班人是誰,唯一可確定的事,絕不是他的兒子或女兒!他也不讓兒女到聯發科上班。」倒是蔡明介兒子對IC設計產業頗有興趣,曾任職於創投與投資銀行。

 

不打小白球、不買帝寶 沉浸書香的低調老董

 

蔡明介

 

與蔡親近的友人對於他經營的專注最印象深刻。楊邦彥有一次對蔡明介說:「你為什麼老是打黃色的領帶,是特別喜歡黃色嗎?」蔡明介回答:「我自己也沒注意到。」楊邦彥解讀:「可見他對穿著這種事不怎麼在乎,他不打小白球,也沒有其他的運動或收藏興趣,唯一的興趣就是看書,尤其是歷史。」

 

另外一個小故事也充分反映蔡明介的低調。長久以來住新竹的他,曾經想在台北市置產,友人推薦他買帝寶,被他以太高調斷然拒絕。喜歡閱讀的蔡明介甚至要求聯發科主管舉辦讀書會,閱讀並討論他所開出來的書單,並經常委託好友、神盾董事長羅森洲去美國時,代購最新的管理書籍。

 

創業以來所經歷的種種挫折與失敗,讓聯發科愈挫愈勇。從聯電自立門戶的小金雞群中,最不被看好的公司,到如今不僅市值大幅超越母體聯電逾三倍,也遠遠超過昔日同儕。這家把挫敗當養分的企業,如何在即將到來的5G時代,展開逆轉(詳見下文),不僅是聯發科的戰爭,更是牽動台灣IC設計產業版圖消長與興衰的關鍵戰役。

 

蔡明介

(攝影/陳弘岱)

延伸閱讀

對決高通 蔡明介加大投資力道,聯發科能重返榮耀?

2019-10-08

5G搶人才》聯發科蔡明介:多讀數學物理這種「硬科學」 而不是只想「當網紅」

2019-09-20

聯發科「無線通訊研發大樓」啟用!蔡明介:人才是未來5G、AI發展關鍵

2019-09-19

聯發科高價出脫子公司 建立「傑發模式」蔡明介啟動第三階段轉骨大計

2016-05-19

從零到一 挑戰下一個10年 蔡明介

2015-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