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nft 退休金 00896 通膨 存股推薦

金融重建基金面對四隻惡獅子 P.89

金融重建基金面對四隻惡獅子 P.89

去年七月十六日才成立的金融重建基金,才滿周歲已經出現左支右絀、無以為繼的窘境,除了基金預算嚴重不足以外,包括基金運作的模式,處理問題金融機構的決策,都顯現重建基金目前「防禦型」的架構,根本是「要人沒人、要錢沒錢、要權沒權」的「三沒基金」,只能「小打小鬧」,不僅不成氣候,而且還可能誤判病情而壞了大事。而今台灣金融體系再度走入暴風圈,要想躲開金融風暴的災難,「金融重建基金」本身勢必得大幅重建不可!

行政院長游錫堃院長最近出乎意料之外地公開承認:「台灣會面臨到個別金融危機,但不至於爆發大型金融風暴」,游錫堃宣示政府將大刀闊斧完成金融改革,絕不手軟,而且要在兩年內徹底解決金融問題。

重建基金授權層級過低

游錫堃應該是第一位敢於公開承認金融危機的行政院長,也是第一位敢於明確揭露處理金融問題辦法的院長,尤其是他公開宣示「兩年內解決金融問題」的時間表,更是前所未見。游錫堃的表態,顯然獲得外界的肯定,外資持續買超一銀、華銀、中信金、建華金等金融股,也積極參與第一銀行五百億元壞帳的標購,連中興銀行這個被視為「馬蜂窩」的問題銀行,也獲得澤普世、中國信託兩家銀行參與議價。

但是,空有意願無法解決問題,更何況是問題金融機構這個複雜難解、動輒牽涉社會安全的問題。對於金融市場了解並不深入的游錫堃,至今所提出的解決方法,仍然局限在政府僵硬的決策架構內,尤其是要靠站在最前線的金融重建基金,撲滅金融風暴之火,無疑是杯水車薪。

先不談錢的問題,因為,錢是最容易解決的部分。

重建基金最大的困境,在「授權」層次太低。事實上,金融危機是會「動搖國本」的重大問題,在台灣這個複雜的黨派政治架構下,任何事件都會被泛政治化、汙名化,更何況是涉及數以千億元的賠付金額,拿人民的血汗錢來賠付金融壞帳,猶如在獅子籠裡放入一塊塊流著濃濃鮮血的肉塊,絕對會引起各黨派以各種名目瘋狂咬噬,這些狀況,不是重建基金的成員所能處理的。

中興銀行的比議價是個最好的例子,兩年前中興銀行擠兌,中央存保進駐,當時中央存保提報給財政部的財務數字,是淨值七十億元、逾期放款二百餘億元;去年十月中興銀行增資失敗,淨值已經淪為負數,虧空二百三十億元,逾期放款增加到四百多億元。

今年五月,政府改以政府賠付方式公開招標,有土地銀行與外商澤普世參與投標,兩家出價都在六百五十億元以上(要求重建基金賠付六百五十億元,投標者才願意概括承受中興銀行〉 ;七月十九日再度以「損益分攤」方式招標,澤普世與中國信託參與投標,結果出價竟然都高過七百億元(要求重建基金賠付七百億元以上〉 ,此時,中興銀行的逾期放款,竟然已經暴增到八八五億元!

姑且不論中興銀行的黑洞為何暴增,光是政府賠付數字不斷上升,而且一再被媒體廣泛報導後,中興銀行的拍賣淪為獅子籠內的鮮肉。

重建基金授權處理中興銀行的模式,猶如叫馴獸師帶著血淋淋的鮮肉,赤手空拳走進獅子籠內,結果不但無法馴服獅子,恐怕連馴獸師自身也會淪為野獸的食物。


媒體不解其複雜──易被民粹主義牽引

游錫堃必須了解,重建基金面對的四隻惡獅子,都是難以掌控、無法預測的,惡獅子之一是立法院朝野立委與在野黨領袖,他們有的要分贓利益、有的要政治利益,事實上,所有國家處理金融危機,第一步都必須先把政治問題搞定(原因很簡單,金融危機的處理涉及巨額的預算與嚴重的社會安全危機〉 ,美國前總統布希在一九八九年,通過 RTC 法案, 首先就是搞定國會,韓國總統金大中在金融風暴中上台,短短三年之內帶領韓國走出破產危機,靠的也是舉國上下的共識。

游錫堃光靠拉高重建基金預算是不能解決問題的,他必須尋求朝野黨派的共識,建立全國人民的共同目標( Vision & Consensus 〉 ,明確指出問題的急迫性,說服全國上下建立解決金融危機、重整經濟架構的共識,在共同的目標之下,進行政黨利益的均衡安排,取得國會超過半數的支持。

在政黨黨派之間取得共識之後,接著要餵飽媒體這第二隻獅子。媒體記者不了解金融業複雜的帳目計算,又最容易被似是而非的民粹口號牽引,所以當政府賠付金額不斷擴大,而且都是替貪贓枉法的經營者解套,勢必引起媒體記者對於「浪費巨額納稅人血汗錢」的抨擊,引導記者了解拆除金融風暴引信的程序,以及其中必須付出的代價,把民粹的批評導引成為對於專業程序的討論,重建基金才能夠放手快速解決問題銀行。

第三隻獅子正是貪贓枉法的金融業者,例如中興銀行董事長王玉雲、總經理王宣仁等,在爆發弊案之後兩年,至今不僅仍然逍遙法外,而且依然過著巨富般的奢華生活。游錫堃說法務部已經成立偵蒐小組,針對這類不法金融犯罪加強追緝,司法院也已經把這類問題列為影響社會秩序的重要案件,但是政府動作仍然太慢。

如果無法懲治貪贓枉法的金融罪犯,那麼金融重建基金巨額賠付就淪為送錢給罪犯,甚至這些金融罪犯還會運用內部矛盾,藉著「小股東」與「員工」的幌子,化身為受害者,繼續貪噬重建基金。


外國資產管理公司虎視眈眈

第四隻必須馴服的惡獅,則是被視為禿鷹、虎視眈眈的外國資產管理公司。外國資產管理公司對於台灣沒有感情,對他們來說,台灣、日本、韓國、泰國都是一樣的,當他們現身的時候,一定是有利可圖。因此如何引誘他們進入台灣市場,提供整理金融壞帳所需要的巨額現金,重建基金必須要有「大格局」的思考與做法,才能藉著這些外國獅子的力量,來解決我們自己的問題。

所謂「大格局」,應該是指不要怕被外國人賺到錢。

這也正如同十年前台灣擔心開放外資( QFII 〉 購買台灣股票一樣,短視者認為外資呼擁而來,海賺一票之後就連袂而去;結果證明外資是台灣電子公司最大的支持者,也因為有外資源源不絕的投入,才培養出台積電、聯電、華碩這樣的世界級企業。

外資賺錢不可怕,而且外資來得愈多,對台灣愈有利,怕的只是自己目標不明確,明明是剩菜,卻想要當成魚翅來賣;好不容易有個買主,又嫌人家長得不好看;或者老是畏首畏尾,卻怕價錢賣得太低,被左鄰右舍取笑,自己目標不明確,結果是剩菜堆積如山,第一批賣不掉,後面只有跟著爛掉。

馴服這四隻獅子,馴獸師一定要「有權」,手中要有皮鞭,心裡要有決心,而且要有大老闆毫不打折的硬挺。現在重建基金主任委員是財政部長李庸三,副主委是次長張秀蓮,幾位委員包括農委會副主委、行政院副主計長、中央存保董事長,看起來陣容堅強,但是對於尋求朝野政黨共識、尋求媒體認同、懲治金融犯罪、以及與外國人談判等,卻又處處凸顯目前重建基金的架構,根本無法成事。重建基金必須要建立一個充分授權、快速反映、能夠大開大闔的架構,甚至主任委員由院長親自擔任都無妨,才有能力處理金融危機。

重建基金目前仍然是臨時的組織,只能委託中央存保議價處理,但是中央存保要處理信合社、農漁會信用部等基層金融機構,又要監理中興這些爛銀行,人力早就已經捉襟見肘,去年處理三十六家信合社,中央存保委託會計師核帳,結果與接手的公營銀行產生相當大的落差,造成公營銀行極大的損失與怨言;中興銀行的壞帳不斷暴增,充分暴露中央存保對於金融機構的「黑洞」無力掌握,並已逐漸失控的警訊。

重建基金想要快速處理問題銀行,必須針對個案建立專業團隊,訂定明確的任務目標並且授權談判,專業團隊至少應該包括律師、會計師、銀行專家與談判專家,如此才能快速有效、而且專業的處理問題。否則,在目前「大家都是兼差」的狀況下,根本難以成事。

全球股災風暴越吹越烈,台灣的金融機構壞帳也不斷升高,「金融風暴」寒風襲來,但是金融重建基金又陷在「沒錢、沒人、沒權」的窘境,游錫堃信誓旦旦要在兩年內解決金融問題的決心令人欽佩,但是,陳水扁、游錫堃恐怕得加緊腳步,真正努力面對金融危機的問題,否則,兩年之後被「解決」的將不是金融危機,可能是陳水扁的政權。


表:金融重建基金預算表

項目 金額
業務收入部分
業務收入
業務成本與費用 51,774,939
業務剩餘(短絀) (51,774,939)
業務外收入 75
業務外費用 1,555,927
業務外剩餘(短絀) (1,555,852)
本期剩餘(短絀) (53,330,791)

短絀撥補
短絀部分 53,330,791
待填補短絀 53,330,791

資金運用部分
業務活動淨現金流 (52,908,754)
入(流出)
投資活動淨現金流 (52,680,291)
入(流出)
融資活動淨現金流 105,621,830
入(流出)
現金淨增(淨減) 32,785
期末現金 32,785


延伸閱讀

金融股是一定要有的投資組合

2022-01-12

長期吃「這餐」易代謝失調、三高報到…比不吃更傷身!專家曝:起床後1~2hr用餐最好

2022-03-15

陳時中與確診者同場,竟還出席今記者會!他親曝「這原因」:快篩只有一條線、大家放心!

2022-04-15

疫情進入高原期》快篩陽=確診下週全民適用 護病比1:9累翻第一線!陳時中:人變多錢也會多

2022-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