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健身教母蔡純真復出再戰

健身教母蔡純真復出再戰

劉俞青

生活消費

600期

2008-06-19 16:13

去年中,位在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的前佳姿總部,悄悄掛起「安諾診所」的招牌,在舊會員前債未清的紛擾中,健身教母蔡純真依然選擇復出,安諾經過一年營運,逐漸站穩第一步,在人生旅途中,蔡純真試圖再奮力一搏。

忠孝東路與敦化南路交叉口,是全台北市「美麗產業」大本營,放眼望去,至少有七、八家以上的整形、美容或健身教室。而三年前,宣告關門以前的佳姿總部,就在這裡;三年之後,同樣的位址,悄悄開了一家「安諾微整形診所」,沒有大型招牌,也沒有廣告行銷,在這一帶霓虹燈閃爍的整形街中,顯得安靜。

早上十點半,很多美容機構還沒營業,安諾診所卻閃進一個熟悉的身影來開門,定眼一看,正是前佳姿的負責人——久違的蔡純真。

 

不同的是  每月現金流量從上億縮到百萬

 

三年不見,原本圓潤的臉龐稍稍瘦了一點,談話眉宇間會不時閃過一層極淡的憂愁,和過去那位開朗明亮的健身教母,有了一點說不出的改變。

 

員工還沒來上班,在美容界人稱「蔡老師」的蔡純真親自打開安諾的門,開冷氣、開燈,打點一切,她掏出現在的名片,「安諾微整形診所執行長」,名片背面,一長串的營業項目,包括整形、保養、休憩,當然,也包括蔡純真最擅長的瘦身抗老,結合了醫學美容與保養SPA。她彷彿看穿來者的心事,閃過一絲尷尬地微笑說,診所很小,勉強打平而已。

 

這家「勉強打平」的診所,就開在車水馬龍的忠孝東路四段上,也是過去佳姿總部位址,這個曾經每天有好幾百名會員進出的國內健身殿堂,產權登記為「拓遠股份有限公司」,公司負責人就是蔡純真,而安諾二千萬元的資本登記中,蔡純真的妹妹蔡淑良也是大股東之一,彷彿要向外界證明,從哪裡跌倒,從哪裡爬起。

 

去年底開始,安諾開張,蔡純真的身影每天按時出現,從過去佳姿時每個月動輒幾億元的現金流量,到現在區區幾百萬元,還要分出大半讓過去的會員上門抵費;忠孝東路上的陽光穿過窗戶撒進來,蔡純真今年五十八歲,歲月與財務風暴洗鍊過的臉上露出笑容,「只有面對、處理,讓我不會想太多,也讓我睡得著」。

 

一直到佳姿倒下之前,「佳姿氧身工程館」還有殘值的會員有一萬一千多名、二十三個據點,全部集中在北台灣,規模雖不若唐雅君的亞力山大,但蔡純真在三十二年前,在國內首開韻律舞教室並招收會員,就此奠定她在國內美容韻律界的教母地位,連唐雅君也是當時她旗下的韻律舞老師,後來因為太受學生歡迎才自立門戶,成立亞力山大,但即使如此,蔡純真在業界地位始終難以撼動。

 

沉重的是  從重金打造旗艦店到只剩一身債

 

四年半前,蔡純真砸重金打造一○一的旗艦店,標榜要一○一萬元才能成為頂級會員,蔚為話題,但樹大招風,一○一館龐大的管銷成本(人事費用占佳姿總人事成本約五分之一)、廠商的質疑、同業的耳語,也埋下健身王國崩塌的致命傷。

 

全盛時期,蔡純真每個據點一年就可以回本,加上她投資韻律舞衣的生意,據她自己說「是十數倍的獲利」,訂單多到必須在新加坡、美國等設立辦公室。但二○○五年五月,王國塌了,蔡純真只剩一身債,十五億元的負債中,包括七億餘元的銀行貸款,以及欠廠商的錢,還有四億多元的會員會費的負債,其中,一萬多名的會員會費處理最棘手,卻也是最先要面對的難題。

 

風暴引爆之後,蔡純真過了三個月食不知味、夜不成眠的日子,有一天,她一早醒來,像往常的日子一樣,拿著鑰匙、開著車,就到一○一館準備開門上班,到了現場,才發現人去樓空,當時大手筆的投資早已化為烏有了,她站在一○一館的門口驚醒,「日子這樣下去不行了,」從此,她悟出一個道理,「失眠無藥,反而是面對債務、處理債務,就睡得著」。

 

幸運的是  大買地產成為再出發的支撐

 

蔡純真面對債務的第一件事,是整理出為數不少的可攜式生財工具,包括各式乳液、洗髮精等等,很多客戶是由美容師帶著來挑選適合自己的產品,如此抵掉了二億多元、七千多名會員的會費,但客戶的積怨還是排山倒海而來。

 

五個月後,過去全省業績最好的南京館重新取得執照,營業開張,讓舊會員拿著過去的積點上門消費,陸續有一千多名老顧客回籠,但在沒有強力行銷活動配合下,由於只有這個據點,上門的客人因此越來越少,入不敷出之下,今年四月底南京館又拉下鐵門,「但我電腦裡的客戶資料都在,只是還沒有適當時機可以繼續還」。

 

最怕被冠上「落跑」的大帽子,出事至今,「我的手機號碼始終沒有換過,而且,蔡純真手機二十四小時開機」,就怕外界以為她「躲起來了」。

 

終於有好消息傳來,她面對負債的誠意感動法官,消基會向法院訴請的破產判決被駁回,換句話說,蔡純真名下的資產都在,只是多半被債權銀行施以假扣押,動彈不得。

 

蔡純真說,十多年前,她把當時已經頗有規模的佳姿丟著,一個人跑到法國做起韻律舞衣生意,很多朋友當時都不解她在想什麼,但「法國經驗」不僅讓她學得法國的休閒養生觀念,重新注入佳姿,韻律舞衣的生意也讓她荷包賺足。

 

當時蔡純真帶著大筆鈔票回台灣,開始大買不動產,如今安諾的位址,就是當時買下,此外,兄弟飯店旁、復興北路上的復興館、以及內湖德安百貨旁的內湖館,都是當時陸續買下。這些全數位在精華地段的不動產,因為法院未宣告破產,產權得以保全,也成為如今蔡純真拍拍灰塵再出發的重要支撐。

 

不過因為房地產都被假扣押,只要繳息不正常,隨時有被拍賣的危機,也因此,即使地段超優,但就是沒人敢租,「人家光聽到是蔡純真的,可能就嚇壞了吧」,但十億元以上的負債和繳息壓力,逼得蔡純真必須想辦法另謀生計,而安諾診所,就在這龐大壓力下應運而生。

 

不變的是  激發朋友熱情的無盡魅力

 

「別的不會,我就會激發朋友的熱情」,這點從蔡純真大學時期的舞蹈社社員來自全國各大學,就可以得知;「我很會招攬生意」,從師大中文系畢業的她,把一手創立的舞蹈社辦得有聲有色,讓全校師生幾乎為之瘋狂,當時師大還流傳一句話:「除了牛肉麵和跳舞,師大還剩什麼?」可見蔡純真在校園中的魅力。

 

但當下,她檢視自己手上的籌碼,僅剩的就是這幾筆不動產和經營佳姿的經驗,但佳姿模式顯然必須修正,她於是決定結合醫學美容,加上自己最擅長的健身課程,向朋友籌到二千萬元資金,安諾在去年中悄悄開幕。

 

沒有行銷預算,安諾開張,只以手機簡訊通知過去佳姿的老客戶,很多老會員近期都會收到一則以「佳姿會員您好」作開頭的簡訊服務,簡訊最後簡單地以「蔡純真老師為您服務」作結尾,等於向大眾宣布,「蔡純真復出了」!

 

安諾的開張沒有驚動太多人,因為幾乎在同一時間,業內有一則更驚天動地的新聞占據大幅新聞版面,那就是亞力山大的唐雅君也因為財務壓力宣布倒閉。

 

確定的是  要過勇於面對的負責人生

 

多年來,蔡純真與唐雅君,兩位健身界的名女人,始終存在瑜亮情結,雖然先後出事,際遇卻大不相同,蔡純真的安諾在沉靜之中,經過半年的經營,約有一千多名老客戶陸續回籠,醫學美容也新開發五百多名客戶,慢慢站穩腳步。

 

不過,安諾的收費方式與過去南京館重新開張,純粹讓老客戶抵銷積點不同,由於有新股東的加入,安諾採取讓老客戶「部分抵銷,部分收費」的方式營運,也因此招來部分老客戶不同評價,有人讚許蔡純真面對負債的勇氣,但更有不少客戶直言蔡純真此種收費模式,形同「再剝一層皮」,還有北市以外的前佳姿會員表示,蔡純真罔顧北市以外的會員權益。當然,更有老客戶對她擁有精華地段資產,卻始終沒有退還半毛錢耿耿於懷。面對老客戶種種反應,蔡純真說,「我必須兼顧安諾其他股東權益與佳姿的會員權益,這是折衷之後的結果」。

 

如今,安諾診所位在菲律賓首都銀行大樓七樓,而蔡純真自己就住在同一棟的九樓,蔡純真說,「依我目前財力,我根本無法住在這個地段,但房子不能賣,我又沒錢買新房,只好暫時住下來」,但近來台北市的房地產驚驚漲,債權銀行三番兩次想把這幾筆值錢的資產拍賣掉,要不是利息費用及時軋進去,千鈞一髮才把房子的產權保住。

 

安諾的營運逐漸穩定,蔡純真開始想再籌資金,在過去的復興館位址再開第二家安諾,「我想今年年底前,應該可以順利開幕,會員可以回來折點的地方又多了一處。」蔡純真臉上的笑容很複雜,經歷過這場人生最大的風暴,名字「純真」二字,似乎已不太容易在蔡純真臉上找到。

 

天才微微亮,距離東山再起或許還有一段距離,五十八歲的蔡純真,只是選擇勇敢面對所有的會員、所有負債,也面對自己的人生。

 

蔡純真
出生:1951年
現職:安諾微整形診所執行長
學歷:師大中文系
經歷:佳姿氧身工程館負責人
家庭:離婚,育有一子

延伸閱讀

做生意不是你認為OK就好 別逆勢而為

2011-07-07

國揚侯西峰的傳奇人生

2010-04-15

包下綜合運動館 運動狂人創業圓夢

2011-09-01

複製香港經驗 九商辦概念股起飛

2009-07-09

商戰預熱》Diamond Towers將掀台北東區百貨風雲 吳昕陽有意插旗 SOGO、微風如何應戰?

2021-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