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fed 00919 美元

日本人超級愛台灣!野島剛分析:日本為何從親中變親台,這20年來發生了什麼事?

日本人超級愛台灣!野島剛分析:日本為何從親中變親台,這20年來發生了什麼事?

野島剛

政治社會

shutterstock

2023-11-02 16:00

日本的對中好感度持續20年以上緩慢下降,似乎已經降到不能再低的地步。

根據內閣府的「外交輿論調查」,1980年代只有2~3成的人表示「對中國沒有親近感」,但到了2019年,覺得對中國有親近感的人只剩下2成。

換句話說,在親近或不親近中國的問題上,輿論已經反轉。

 

日本人正在改變對中好感度

 

不用說,日本是個民主國家。雖然並非直選,但日本的領導者是透過國會議員選舉選出來的。輸掉選舉的政黨和不受歡迎的政治家,基本上無法成為執政黨或總理大臣。

 

這8成回答「沒有親近感」的人,在選舉時想必會對於把票投給被視為親中派的候選人感到猶豫。當然政治家也注意到這點。

 

儘管「反中」經常被批評為民粹主義,但正確來說,多數政治家都注意到被視為「親中」的缺點是更貼近現實的。

 

而這樣的現實,才是中國應該擔心的吧?外務省針對「台灣有事」發言的談話,就相當於好心地提醒中國這點。

 

中國也有人理解這段談話的意義,然而在公開場域不可能把這點放到檯面上討論,也沒有人能夠直接地告訴習近平。因此由「反中輿論」支撐的日本政壇,想必在短期內不會改變迴避親中的局勢。

 

2021年自民黨黨主席選舉時,「親中疑慮」成為高人氣的河野太郎議員的絆腳石,大家對此應該記憶猶新。此外,在第二次岸田內閣中被任命為外相的林芳正,也辭去日中友好議員聯盟的主席職務。

 

日本人心中亞洲好感度 台灣壓倒性奪第一

 

相較於對中輿論的惡化,對台輿論又有何轉變呢?這也是個問題。

 

關於日本人對台灣的情感,並沒有長時間的追蹤調查。畢竟日本政府在外交上不承認台灣,因此台灣也不包含在內閣府的調查項目內。

 

唯一針對台灣製作客觀資料的,是台灣的對日窗口機構─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所進行的「對台灣意識調查」。

 

該調查自2016年以來一直斷斷續續地實施,其中有一個問題是「覺得最親近的亞洲國家、地區」。

 

在2016年的調查中,回答「台灣」的比例高達59.1%,相較之下回答「中國」的比例只有3.2%,「韓國」為11.4%。

 

而在2018年選擇「台灣」的比例為64.7%,「中國」為4.5%,「韓國」則為17.5%。

 

至於2021年的調查,回答「台灣」的比例為46.6%,「中國」為3.0%,「韓國」為15.8%,「新加坡」則為12.5%。

 

在2021年的調查中,「台灣」的比例之所以會降低,可能是因為「新加坡」等東南亞國家也列入調查項目,使得部分的人流到那裡去。

 

 

無論如何,台灣在這5年當中,都以壓倒性之姿占據日本人心中亞洲好感度第一的寶座。

 

由於沒有過去的調查資料,所以無法確定對台好感度上升,是否完全與對中好感度下降並行。然而,基本上對台灣的好感度與對中國的好感度被視為一體兩面,換句話說,日本輿論界的中國熱退燒與台灣熱興盛,存在著一定程度的相關性。

 

逼日本和全世界「喜歡台灣、討厭中國」 正是習近平

 

「喜歡中國,也喜歡台灣」的選項理應成立,然而就實際感受而言,「討厭中國,但喜歡台灣」的人卻占了壓倒性多數。

 

這樣的二選一,原本並不是令人樂見的局勢。「我也喜歡中國,也喜歡台灣」這樣的選項被廣泛接受,才是最理想的狀況。

 

但歸根結柢,率先對日本社會(還有全世界)設定只能在中國與台灣之間二選一這個議題的,正是中國。

 

我在《朝日新聞》擔任記者時,曾被選為帶職留學的對象,當時決定去台灣大學,也通過考試,卻在即將出發之際遭到上司以「違反日中友好精神」為由反對,只好將到台灣留學的計畫變更為到中國留學。

 

對於主張「一個中國」原則的中國來說,在他們眼中親近台灣是「違反日中友好精神」的,是將導致國家分裂,並犯下動搖日中關係基礎的大罪。

 

政府決定的事項,即使置身於政府以外的人也必須全面支持,這是中國共產黨一切都以政治為優先的思維。遺憾的是,日中邦交正常化後的日本,也確實有一段必須迎合這種思維的時期。

 

中台逆轉的日本輿論結構

 

關於日本人對中國和台灣的立場,請參考下圖,我認為日本人對中國與台灣看法轉變的分水嶺,就在李登輝訪日問題引起軒然大波,結果中方要求並未獲得同意的2000年。

 

 

內閣府的對中輿論調查也在2000年前後顯示,對中國的好感度由正面轉為負面。

 

這張圖假設2000年以前的日本社會有三個意見主體,支持台灣的主要是自民黨的黨內右派(如清和會),以及以《產經新聞》等為代表的親台派保守族群;至於支持中國的則是自民黨的黨內左派(經世會、宏池會等),以及以《朝日新聞》等為代表的親中派自由主義者,除此之外還有輿論(一般人)。

 

2000年以前,自民黨的黨內右派大致來說屬於少數派,由黨內左派掌握主導權。至於輿論界,以左派媒體為中心的日中友好論根深柢固,對於台灣因缺乏資訊而漠不關心的族群很多,台灣幾乎不被放在眼裡,除了觀光之外幾乎是一片空白,親台輿論相當薄弱。

 

然而2000年之後,日本政界的權力平衡發生變化,經世會和宏池會式微,左派媒體也因發行量下滑導致影響力顯著下降,過去支持日中友好路線的勢力逐漸失去主導權。與此同時,台灣走向民主、自由、多元社會等自由主義方向,使日本的自由派也提高對台灣的好感度。

 

至於輿論方面,在「安近短」(安全、近距離、短時間)的海外旅行熱潮之下,台灣的文化與美食等層面受到關注,加上也有不少人透過到台灣旅行對台灣人的友好態度抱持好感,至於中國則有外交關係惡化與反日情緒高漲等因素,因此相較於前往中國旅行,前往台灣旅行獲得壓倒性的支持度。

 

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是高中生校外教學地點的變化,直到新冠疫情爆發之前,台灣一直都是遙遙領先的首選之地,選擇到中國的學校可說幾乎沒有。

 

 

 

而起到重大作用的,是2011年的311大地震。當時的日本因震災、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等而陷入混亂,台灣儘管捐助了200億日圓的突出金額,卻沒有獲得廣泛關注。

 

然而在震災一年後的2012年,當時的民主黨政權,因沒有邀請台灣代表出席追悼儀式而受到輿論界強烈批評,台灣的捐款反倒因此被聚焦而廣為人知。

 

對台灣的情感與日中邦交正常化以來的政治規則產生矛盾,這是日本社會被迫在中國與台灣之間做出選擇的例子之一。

 

如果發生在過去,或是還是會拒絕台灣代表參加,但2013年的追悼儀式卻邀請台灣代表出席,至於對此抱持不滿的中國代表則缺席。自此之後,台灣代表參加追悼儀式,中國代表卻缺席的狀況就成為常態。

 

這或許是日本的「中台輪替」浮上檯面的案例。簡單來說,日本輿論界在過去雖然親中,現在卻變成親台。

 

至於台灣,也有不太喜歡使用「親日」這個形容的傾向。舉例來說,我也覺得將從過去至今的台灣一口咬定為親日,似乎不太恰當,但如果是基於客觀數據討論現在的輿論就沒有問題。

 

就統計數字來看,現在無論是日本看待台灣,還是台灣看待日本,用「親」這個字來形容,都很恰當。

 

作者簡介_野島剛

資深媒體人、作家,日本大東文化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1968年出生,就讀日本上智大學新聞系期間,曾赴香港中文大學交流學習。1992年畢業後任職於朝日新聞社,擔任駐新加坡、台北特派員。曾赴伊拉克、阿富汗等戰地前線採訪,後擔任東京本社政治部記者。擅長採訪報導兩岸三地華人圈的政治、外交、文化等多面向議題。

2016年離開朝日新聞社成為自由媒體人,2019年就任大東文化大學社會學系教授。著有《兩個故宮的離合》《謎樣的清明上河圖》《最後的帝國軍人》《台灣十年大變局》,以及《銀幕上的新台灣》《故宮90話》《日本人默默在想的事》《原來,這才是日本》《漂流日本》《野島剛漫遊世界食考學》等多部作品。

2018年榮獲台灣第17屆卓越新聞獎,創下史上首次外國人獲獎的紀錄。

 

本文摘自今周刊出版《中國的執念:日本資深媒體人野島剛解讀習近平強權體制下的台灣及香港

延伸閱讀

台灣人多有錢?名列全球第5富有國!人均金融資產淨值480萬 亞洲僅輸新加坡、狠甩日本

2023-09-28

台人赴日狂掃貨「合利他命EX PLUS」,日本買的較有效?為何有logo不一樣?真相跟你想的不一樣

2023-09-12

2023日本北海道自由行懶人包》最新網美景點、16大必買伴手禮、春夏秋冬穿搭、要帶多少日幣一次看

2023-07-28

陳明通首次評論林智堅論文爭議:這場「世紀大冤案」 就是台大審定委員會造成 台大提出350字回應

2024-03-25

關鍵評論網集團合併日本Mediagene,改名TNL Mediagene!鍾子偉:未來將赴納斯達克上市

2023-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