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拒絕的智慧

拒絕的智慧

大塊文化

個人成長

2017-04-24 09:59

俄國文化直來直往,這一點往往觸怒西方人。俄國人不會虛與委蛇,或是拐彎抹角。他們不會對陌生人笑,也不會不喜歡卻假裝喜歡。在俄國,若覺得什麼事很蠢,就明講很蠢。若覺得某人是混球,就明講他是混球。若你喜歡某人,和她在一起很開心,你就明白告訴她。不用管對方是朋友、陌生人,還是五分鐘前才在街上認識的人。

二○○九年,我收拾所有家當,要嘛變賣,要嘛寄放在儲藏室,離開下榻的公寓,出發前往拉丁美洲。這時,我在網路經營的約會達人部落格已略有人氣,靠著出售電子版文章與課程,小賺了一筆。我打算接下來幾年移居國外,接觸不同的文化。像是去亞洲與拉美幾個開發中國家長居,畢竟當地的生活費相對低廉,有助於我進一步打造事業。
 
這是我的數位遊民夢。對二十五歲、喜歡冒險刺激的我而言,這正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

我的計畫聽起來霸氣又讓人羨慕,但是驅策我踏上游牧生活的價值觀,並非個個言之成理。當然啦,有些價值觀值得肯定,諸如渴望看看外面的世界、好奇其他的民族與文化,這些都是出外冒險闖蕩的常見理由。只是在諸般事情底下,隱約藏著一種羞愧感。當時我並不清楚那是什麼,但要是我能百分之百誠實地面對自己,我知道有個搞砸的價值觀隱伏在表面之下。
 
我看不到它,但是夜深人靜誠實面對自己時,我可以感覺到它。

二十多歲的我有自以為是的一面,而青少年時期「狗屁倒灶的創傷後遺症」,讓我有承諾恐懼症。由於青少年期間自信不足與社交焦慮,讓我在過去幾年矯枉過正,以為只要自己想要,就可以和任何一個人搭訕、做朋友,想愛誰就愛誰,也可以想睡誰就睡誰。既然如此,我幹嘛單戀或獨鍾某個人、某個社群、城市、國家或文化呢?若我可以雨露均霑,何不多多益善、來者不拒?

因為想和全世界連結的雄心與壯志,我飄洋過海,走過一個又一個國家。五年下來,我走訪了五十五個國家,交了好幾十個朋友,擁在臂彎的愛人換了一個又一個。有些露水姻緣,甚至短到搭上往下一個國家的飛機就斷了,一點記憶也不留。

那是奇怪的人生,充斥光怪陸離、打破藩籬的經驗,也不乏膚淺的刺激與飄飄然的快感;後者無非是為了麻痹我深層的痛。當時的日子似乎過得既深入又無意義,至今仍是如此。有些人生最寶貴的心得及角色定義關鍵時刻,出自那五年的旅行,但人生裡最大的揮霍(包括時間與精力)也是在周遊列國那期間。

而今我住在紐約,買了間房子,添購了家具,每月收到電費帳單,也結了婚。非常平凡,沒什麼高潮或特別吸睛之處。我喜歡這種日子,因為過了多年刺激生活,我從闖蕩世界得到的最大心得是:完全的自由,本身什麼都不是,不具任何意義。

自由的意義在於給人機會,成就更大的意義,但是自由本身不見得有意義。要成就人生的意義與分量,唯一的辦法是拒絕替代方案,限縮自由,對一個地方、一個想法或是(吞口水)一個人,從一而終。

這一層體認是這些年我在旅遊途中慢慢沉澱而來的。生活盡是吃喝玩樂,當你整天泡在裡面,才會瞭解這些並不會讓你開心。旅行也是如此,當我遊山玩水了五十三、五十四、五十五個國家,我開始明白,途中的經歷刺激又新鮮,但多半是過眼雲煙,鮮少留下深刻而長久的意義。反觀我在家鄉的朋友,紛紛步入婚姻、買了房子、花時間關心有趣的公司或政治訴求,我卻整天聲色犬馬,追求一個又一個刺激。

二○一一年,我抵達俄羅斯的聖彼得堡。食物爛透了,天氣爛爆了(五月還下雪?真他ㄨ的開什麼玩笑!),下榻的公寓遜斃了。沒有一件事順心。每樣東西都貴得要命。當地人粗魯無禮,身上老是有怪味。沒有人面帶笑容,各個喝酒喝得好凶。我卻愛上這個國家,這趟俄國行是我最喜歡的行程之一。

俄國文化直來直往,這一點往往觸怒西方人。俄國人不會虛與委蛇,或是拐彎抹角。他們不會對陌生人笑,也不會不喜歡卻假裝喜歡。在俄國,若覺得什麼事很蠢,就明講很蠢。若覺得某人是混球,就明講他是混球。若你喜歡某人,和她在一起很開心,你就明白告訴她。不用管對方是朋友、陌生人,還是五分鐘前才在街上認識的人。

第一週,我非常不習慣。我在咖啡廳和一個俄國女孩約會,她坐下後不到三分鐘,便以滑稽的表情看著我,告訴我剛剛我講的話很白癡。聽罷,我幾乎被咖啡嗆到。她說這話的態度與語氣並無任何挑釁之意,比較像是在講述一件平凡無奇的事,諸如那天的天氣或是她穿幾號鞋,但我還是難掩詫異。
 
畢竟在西方,說話這麼直接很容易惹人不快,何況才剛認識對方。在俄國,這種經驗不勝枚舉,碰到的每個人都這麼無禮相待,感覺我被西方薰陶的態度與想法受到四面八方攻擊,蜷伏好幾年沒發作的不安全感開始浮現。

但是幾週下來,我慢慢習慣俄國人直來直往的說話方式,一如我漸漸習慣半夜才看到落日,伏特加可以當冰水喝。我也開始欣賞俄國人這種不攙雜質的表達方式。文字如實地表達心裡想的。溝通不附帶任何條件,沒有不可告人的動機,沒有買賣的意圖,沒有亟於討好之意。

周遊列國幾年,聖彼得堡可能是最不像美國的地方。在這裡,我第一次淋漓盡致地感受到自由的滋味:可以暢所欲言自己的想法與感受,無須擔心遭到追究或反彈。沒想到接受拒絕也是一種自由,儘管這種自由頗為陌生與奇怪。我自小極度渴望這種直來直往的表達方式,卻老是不如願(一開始是因為生活在習慣壓抑感情的家庭,後來則是因為沒自信卻刻意要裝出自信的模樣),所以我陶醉於這種自由,彷彿這自由是我喝過最棒的伏特加。我在聖彼得堡的那一個月匆匆而過,接近尾聲時,實在捨不得離開。

旅行是開發自我的絕佳途徑,旅行可以讓你抽離習慣的文化與價值觀,見識到價值觀完全不同的另一個社會,發現人家一樣正常生活,卻不會自我嫌棄。接觸不同文化的價值觀與評量標準,會逼著你重新檢視原本生活裡看似理所當然的東西,逼著自己深思,也許自己既有的想法與觀念並非最好的生活之道。那趟俄國行,讓我重新檢討英美文化裡在溝通時常見的虛與委蛇以及扮假好人的現象。我反問自己,難道這不就是導致人與人之間無法建立互信、無法建立親密關係的原因嗎?

我記得有一次和俄語老師討論這個話題,他提出了一個有趣的理論。俄國人長年與共產主義為伍,經濟機會少之又少,掙脫不了恐懼的牢籠。因此俄國社會發現,最值錢的貨幣是「信任」。為了建立互信,人必須誠實。換言之,若事情真的令人煩心,必須坦白說出來,無須覺得抱歉。就算讓人不悅也會誠實以對,為的是求生這個簡單的道理,因為你必須知道誰可靠、誰會出賣你,而且必須立刻分得出好壞。

俄語老師繼續說,但是在「自由」的西方社會,不乏經濟機會,也因為機會太多,所以更看重的是求表現。儘管沒有實力,也要裝,而非赤裸裸展現真實的一面。「信任感」因而失去價值,外表與自我推銷反而更有利於占上風。相較於深交幾個好友,認識很多泛泛之交更方便拓展自己的前途。

這也是為什麼面帶微笑、說話客氣成了西方文化的常規,即使心裡不悅,也會說出善意的謊言,假裝同意對方的意見。於是大家習慣假裝和不喜歡的人做朋友,購買他們不喜歡的東西。經濟制度催生了這樣的虛假文化。

虛假的缺點是,你不知道能否百分之百信任對方(至少在西方社會),有時候,連好友與家人之間也會存在這種猜疑。在西方社會,因為大家急於討好對方,希望得到對方青睞,不惜重新調整自己的個性,投對方之所好。



書名:管他的—愈在意愈不開心!停止被洗腦,活出瀟灑自在的快意人生

本書作者馬克‧曼森是當今深受歡迎的部落格作家暨企業家。他在網站發表諸多關於「幸福、快樂」的反直觀(conterintuitive)論述。〈你生活中最重要的問題〉(TheMost Important Question In Your Life)一文擄獲全球暢銷書《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作者伊利莎白‧吉兒伯特在臉書按讚與轉載,每個月也有超過兩百萬名粉絲追蹤他的文章。

作者:馬克‧曼森(Mark Manson)
譯者:鍾玉玨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3月31日

延伸閱讀

台南最美綠色隧道大公開 一起漫遊綠蔭大道森呼吸

2020-03-18

「一般安全帽寫注意安全,他們寫南無阿彌陀佛」台中綠川整治無名英雄 冒死潛水底搬礫石

2018-05-07

藝術品妝點溼地

2013-10-17

讓我們共同守候台灣溼地的美好未來

2013-07-30

豐富喧鬧的鰲鼓溼地晨光曲

2013-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