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獲日本文學大獎的台灣之光 王震緒

孫蓉萍

焦點新聞

991期

2015-12-17 11:08

魚說:「只因為我活在水中,所以你看不見我的淚。」||王璇《魚問》

(攝影 · 森清)
 
今年以《流》一書拿下日本文學大獎「直木賞」的作家東山彰良(本名王震緒),書中一開始就引用台灣人耳熟能詳的這首詩,這是父親王孝廉(筆名王璇)的創作。王震緒說:「這首詩很符合我這本書的內容,希望藉這本書盡一點點孝道。」

他描述父執輩年輕時的故事,以及幼時在台灣的點點滴滴,打動人心,這本書被評審委員喻為「二十年一見的佳作」。

王震緒會走上寫作,關鍵在父親的一句話。「我畢業後到東京工作了一年,想辭職回福岡老家攻讀碩士。」母親說:「你這是在逃避,只是從一個地方逃到另一個地方,學問這條路也不是簡單的。」但是父親說:「逃避也沒關係。但是如果你要逃,就要很努力地逃亡。」聽到父親這句話,「我像是放下心中的大石,鬆了一口氣。」

他回憶說,「其實我和父親的關係並不親密,尤其在我高中、大學時期,他很照顧留學生,晚上還會把他們帶回家喝酒,我覺得他們很吵。爸爸或許自己也有過類似的經驗,了解東京的工作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所以支持我逃離東京,從那一刻開始,我和父親的關係似乎就修復了!」王震緒之後繼續攻讀碩士、博士,也開啟了往後的寫作之路。

藉著寫作勾起童年記憶

王孝廉是福岡市西南學院大學文學部教授,但是他並未指導兒子寫作,甚至沒出席直木賞頒獎典禮。「不過我在父親家看到一整排我的書,他還特別買來送親朋好友。」王震緒說道。王孝廉從不當面稱讚,但是自己買書,這就是對兒子最大的肯定。

王震緒在台灣出生,曾住過彰化,五歲時移居日本,八歲還曾回台北就讀小學二年級,九歲之後,多數時間在日本度過,但每年還是會回台灣,與台灣的感情深厚。

王震緒說:「我的記憶好像以小二為分界點,就此分成台灣和日本兩塊,雖然年紀小,但在台灣的那一塊印象非常鮮明,在寫這本書的時候,童年的回憶被勾起,好多事情都一一浮現出來。」

「我記得小時候很愛讀《為什麼》這本書,知道『天空為什麼是藍的』;還愛看漫畫《老夫子》;也愛和朋友玩水鴛鴦,有時候在自己手上炸掉!我也記得大人會徒手抓蟑螂、奶奶早上會買豆花給我吃⋯⋯。」王震緒把這些經驗,轉化成小故事寫進書中,也因此「這本書越寫越快樂」。
 
沒有手機、不用網路,王震緒聽著在台灣買的亂彈阿翔、董事長樂團、張懸等人的CD,和台灣零距離。就像筆名東山彰良取自「山東、彰化、良好」(祖父是山東人),他不曾忘記台灣。花了十餘年醞釀而成的《流》,也讓王震緒與故鄉的細微情感,再做一次匯流。
 
(孫蓉萍)
 
 

延伸閱讀

立委補選 何志偉扳回民進黨低迷的氣勢

2019-01-27

華為再遭遇逆風 谷歌禁止華為手機使用Gmail、地圖

2019-05-20

中美7/30上海重啟談判 傳美國將取消部分關稅

2019-07-25

現在該怎麼辦?

2019-07-31

「恰恰」彭政閔:讓每個人都願意付出心力,才能改變大環境

2019-08-0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