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進擊的稅改 如何解三大問題?

進擊的稅改 如何解三大問題?
財政專業的林全(左)如何完成此次高難度稅改,考驗他的政治智慧。

周岐原

焦點新聞

攝影/劉咸昌

1048期

2017-01-19 09:30

全年稅收連三年超收,閣揆林全坦承將改革所得稅制,其實問題不止於此,兩稅合一存廢、營業稅稅率長年偏低等老問題,都該趁此機會一併解決。

「實徵淨額二兆二○二○億元,為歷年最高」,元月十一日,財政部新聞稿的開頭出現這麼一段話;去年,國內稅收連續三年超徵,稅收金額年成長六七一億元,更比預算數字整整多了五%。

稅收「大豐收」是好事一件,時常嚷著入不敷出的國庫,終於能充實一點,多麼令人振奮的局面。

只是,這件事,值得如此高興嗎?

對比一個簡單數字,就能看出稅收金額大增背後,現實是如何吊詭:二○一四、一五年稅收雙雙超徵,而且金額從超徵一○八八億元、躍升為超徵一八七七億元,但國內生產毛額(GDP)年增率,從三.九二%銳減至○.八五%。一六年GDP成長也在一%上下,稅收同樣是超徵。

 

問題一》綜所稅偏高 高薪、白領人才勢必外流


當全國上下都深刻感受到經濟停滯,也絞盡腦汁尋求提振景氣的解方,本應與景氣連動的稅收,反而連續三年超額達標,兩者顯然矛盾。可能解釋只有一個:稅率結構出了問題。

因此,當行政院院長林全坦言將「在總稅收不變的前提下,適度增加營所稅,減少綜所稅。」元月十六日,財政部委外研究報告也出爐,建議將綜所稅稅率降為四○%、營所稅調升為二○%;同時取消兩稅合一制度,並將股利改採分離課稅或部分免稅。學者普遍認定,這是一次難度極高的稅改。

「營所稅、綜所稅這兩個要放在一起思考,決定投資或消費的畢竟是自然人,而不是法人,如果自然人不願意投資的話,總需求就會減弱。」國票金控董事長魏啟林坦言。

為何新政府要在此時急著執行稅改?答案並不難猜,因為個人與企業的所得稅落差,實在太大了!

台灣稅收來自兩大支柱:綜所稅、營所稅,合計占總稅收比重逾四成;隨著一○年營所稅調降為一七%,以及一四年健全財政方案實施,綜所稅稅率最高調升至四五%,自一二年起,綜所稅占總稅收比重連續四年超過營所稅,直到去年,營所稅才以些微差距、再次成為最大稅收來源。

「當前我國所得稅制存在的問題有二:第一,兩稅合一制度過於複雜,增加徵納雙方太多租稅行政成本,而且其已非國際主流。第二,現行個人綜合所得級距稅率四五%,相較鄰近競爭者新加坡、香港等,確實偏高,不利於延攬人才、引進長期資金;而且綜所稅級距稅率與營所稅差距過大,造成稅制扭曲。」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前所長、財金智慧教育推廣協會理事長薛明玲憂心忡忡。但他認為,現任內閣願正視問題、著手修正,當然是好事一件。

 

  • 兩稅合一:結合營利事業所得稅與綜合所得稅,實施此制目的,在於消除營利所得兩次課稅的現象。


儘管去年綜所稅占比被營所稅超越,比重仍持續攀升,對受薪階級而言,又只能以有限的扣除額減免稅額,結果便是高薪、高階白領人才,勢必外流。

就拿鄰近的香港、新加坡對比,香港個人所得稅率最高一七%,新加坡是二二%,兩者對比台灣,優勢顯而易見,先撇開國際薪資所得水準的差距不談,同樣個人所得稅率,星港最高稅負只有台灣一半左右,兩者差異一看可知。當蔡政府想提振國內產業,不僅要吸引外來人才,更重要的是一視同仁、讓本國精英願意留下,綜所稅顯然必須適當減免,以創造公平、有競爭力的稅務環境。

 

稅務
 

問題二》兩稅合一複雜 簡潔稅務吸引外資更有利


此外,自九八年起施行的兩稅合一制度,存廢終須定調。「現在很少國家施行兩稅合一制,」安侯建業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稅務部負責人許志文說。

細數近二十年,英國率先放棄兩稅合一,接著德、法相繼呼應,○七年歐盟全體不再使用兩稅合一制,美、中、港、荷蘭則從未實行此制。「現行扣抵一半的制度,計算起來既複雜又沒有效率,時常以個案情況認定,會讓外商更加卻步。」

許志文坦言,現實情況是,資金的確有能力快速在國際間移動,如果要與國際接軌,以簡潔的稅務架構,取代現行複雜的兩稅合一制度,是必要作法。

「稅務也是國際競爭的武器之一。」許志文進一步分析,從香港到愛爾蘭、荷蘭、盧森堡,這些經濟體招商引資的時候,多以「稅務結構簡單易懂」為號召;「因為全球是連動的,小經濟體不能只看自己,而是要提出一套有租稅競爭力的辦法,才能夠成功吸引外資」。

所有受訪者均異口同聲呼籲兩稅合一制理應廢除,原因何在?其中一個因素是,即使政府已經針對保留盈餘課稅一○%,但似乎仍無助改善營所稅偏低、綜所稅負擔日益沉重的問題。

 

配息率有玄機 企業寧被課保留盈餘稅


「除了股權較分散的大型公司,有配發高比例股息的慣例,其他企業只要股權還算集中,寧願不配(息)」,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稅務服務部營運長劉惠雯點出關鍵。劉惠雯指出,由於綜所稅稅率最高達四五%,大股東基於稅務考量、避免公司高配息讓自己繳納更多綜所稅,因此寧願少配息、讓企業被課徵一○%保留盈餘稅。

舉例來說,某公司當年獲利原本每股可配息五元,但隔年董事會決定,配息可能只有二元,但同時現金減資二元。這段情節並非我們空想,本刊調查顯示,過去五個年度,全台所有上市公司的配息率(編按:總配息金額除以總稅後淨利),竟然從六九%降至一六年的五九%,同期現金減資總額,由五○.九億元大增為一六年的一三一.七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富人稅定案的一四年,上市公司配息率銳減為五二%、是五年中最低,但現金減資總額暴增為二三六.五億元,是五年中最高。跡象在在顯示,兩稅合一、保留盈餘課稅一○%等措施,無助於改善當前稅制問題,廢除兩稅合一,並將股利分離課稅,才有助於減緩稅制對資本市場的衝擊。

 

稅務
 

問題三》股利併綜所稅 市場舊傷終究須面對


而且,自從綜所稅率調高、可扣抵額度減半,台股投資人參與除權息的意願也跟著受影響,成交量有「雪崩」之勢。因此當稅改議題再起,股利所得到底該不該分離課稅,也是另一個眾所討論的焦點。

與鄰近國家、地區相比,台股確實是少數將股利併入個人所得計稅的市場;衡量所得稅率本就是周邊最高,現行制度下,總所得較高的自然人,很難有動機繳納高額綜所稅,趕在每年基準日前棄權息,也是合理之舉。

如今,行政院推出證交稅當沖減半政策,固然有助於活絡市場,但對參與除權息的長期投資人,應該也考慮在稅負上給予相同的激勵機制,以避免鼓勵投機、懲罰長期投資。

 

營業稅稅率調高 可將通膨影響降至最低


近年來,台灣資本市場低迷,某種程度也是投資人退場的結果。另一方面,企業轉戰其他市場,凸顯這個問題,「現在客戶都在問,到底該怎麼去中國上市?」資誠會計師事務所稅務部副營運長許祺昌感受日益深刻,不僅如此,連員工也持續流向其他市場掛牌的公司,「對方來挖你部屬,說詞都是它們本益比現在幾十倍。」當人才外流,不斷被挖角,股票市場交投冷清,這個經濟的櫥窗,足以說明經濟的實況。

其實,若要對症下藥、改善稅務結構缺陷,預防稅收失衡,提高營業稅率,是必定要走的一條路。

國內五%的營業稅稅率,「獨霸」全球最低寶座多年,輿論也一直有提高營業稅稅率的呼聲,但總是只聞樓梯響。

薛明玲解釋,營業稅是最直接、簡單的稅種,各國的稅務結構,以營業稅為主要稅收來源,也是趨勢。只要透過配套措施,把關民生相關物資價格,應可在充實稅收之餘、將對物價的通膨影響降至最低。

原本和台灣營業稅率相同的新加坡,在○七年已經跨出勇敢的一步,將營業稅稅率調高為七%。「新加坡能,何以台灣不能?」薛明玲問道。

當局能不能頂住壓力、藉此民氣可用的機會,將稅改大計做好全盤規畫,關係到這次稅改的成敗。

延伸閱讀

林全:贏家是薪資所得者、中低收入者

2017-09-07

股利稅改 如何讓政府、股民雙贏?

2017-05-04

拚稅改 不該獨漏房地產與地下經濟

2014-02-27

所得稅修正草案 真的是在圖利富人?

2017-10-19

朱立倫質疑小英稅改濟富 但真正受惠的是薪資族

2019-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