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搶救重症60億 慘遭十位大老「河蟹」?

搶救重症60億 慘遭十位大老「河蟹」?
去年重症醫師出面疾呼責任大、醫糾多、常遭暴力威脅,健保給付太低,盼獲改善。(圖片/UDN.COM)

林思宇

焦點新聞

1065期

2017-05-18 11:40

為了不讓醫院重症醫療瓦解,健保會、衛福部核定六十億元要力挽狂瀾,其他科卻卯足全勁想分一杯羹,這筆經費會怎麼分?重症醫療還看得到未來嗎?

去年,政府眼見重症醫療虧損累累,承諾投入六十億元調高醫院重症支付標準,並且由衛福部公告周知,沒想到時序進入五月,迄今經費卻只聞樓梯響;不僅如此,六十億元經費還被重新配置為各科人人有獎,引發醫界議論。

重症醫療是各醫院又愛又恨的單位,既是許多大醫院不可缺少的一環,卻又因健保給付低廉,成為醫院虧損的噩夢。由於重症病人狀況最差,醫療糾紛也多,近年年輕醫師卻步,連老醫師也想跑。

二○一六年九月,負責健保經費分配的全民健康保險會,在每年例行的健保總額協商時,將醫療服務成本及人口因素成長率部分所增加的八十九.六億元,指名用在「全民健康保險醫療服務給付項目及支付標準」上,而且其中的六成(約五十三.九億元)要「優先調整重症項目」。

版本送進衛福部後,當時衛福部長林奏延更加碼將五十三.九億元核定為六十億元。林奏延認為,過去幾年重症給付都未調高,各大醫院因重症虧損,高度仰賴輕症收入,希望透過調高經費,改善重症人力、資源短缺惡化的問題。

國際重症專家、美國杜克大學教授黃裕欽說,會進加護病房的病人都是重症,健保署可根據病歷敘述,只要是重症,願意且有能力治療的醫院,不論層級應給予相同給付,參與加護病房會診的醫師費用也要拉高,但若病情並未達到重症給付標準,應給予一般病人的給付。

 

公正人士九成非重症專家


原本案子接著送到健保署,要執行時按照作業流程,會先邀集專業團體研商,然後把結論送進「醫療服務給付項目及支付標準共同擬訂會議」,擬具共識後就可以執行。但今年很不一樣,健保署署長李伯璋打破慣例,在一月兩度發函給四十五個專科醫學會提供建議,結果競相爭取預算,回報總金額達二二六億元,大大超出新增預算。

接著,李伯璋又新設「公正人士會議」,找來十名「大老」來討論重症經費分配,由於遴選過程並未對外說明,引發醫界質疑。李伯璋解釋,名單是他嚴選挑過的,都是醫學中心或區域醫院院長,有醫院經營實務經驗,具代表性。

本刊獨家取得十位大老名單,發現個人簡介中,僅有會議主席、馬偕紀念醫院院長施壽全擔任老人急重症醫學會理事長,其他九位雖為各領域專家,但在其學、經歷中,則未提及重症,似乎顯示李伯璋並未認同衛福部將此筆六十億元作為重症款項。

四月二十六日公正人士會議首次召開,專家認為過度聚焦重症,其他科別給付偏低,最後決議分給加護病房十六億元,其餘四十四億元由內、外、婦、兒科分別分配三五%、三五%、一五%、一五%。

身兼中華民國重症醫學會、台灣胸腔暨重症加護醫學會理事長余忠仁指出,重症預算若是僅十六億元,根本不足以改善困境。有效運作的重度級加護病房做一床賠一床,收支比短差兩到三成,好的醫院每年每單位加護病房虧損逾千萬元,導致各大醫院不願更新設備,醫師不願投入,未來恐出現民眾生重病求助無門的現象,他認為,至少要挹注四十億元才能維繫起碼品質。

原本要新增給重症六十億元,如今反客為主,成為其他領域爭食的焦點,豈非有違衛福部的初衷;健保會委員、消費者文教基金會名譽董事長謝天仁直率表示,這是違反衛福部的公告。

 

補助重症 才會釋出門診量


李伯璋解釋,已經把照顧重症的加護病房支付拉高一點,讓醫院不會賠本,重症以外的其他領域也是嗷嗷待哺,需要照顧。

對此,謝天仁納悶地說,調整支付標準有八十九億元可用,扣除用在重症的六十億元,還有二十九億可作為其他科別調整之用,而且當初六十億元就是要用來補貼最辛苦、最賠錢的科別,以改善各大醫院靠門診填補重症虧損的現象,進而讓醫院願意釋放門診量,有助推動分級醫療政策。

六月將召開第二次公正人士會議,到底六十億元經費最後會怎麼分配,公正人士是站在醫療改革高度來分配,還是難掩私心為了自己科別爭取,全民睜大眼睛在看。

 

重症

▲點圖放大

延伸閱讀

中共滲透國際組織!謝金河:WHO秘書長面對武漢肺炎的激情演出 可能喚起全球面對此問題

2020-02-06

蔡英文談反滲透法 「不影響自由 不侵犯人權」 強調是反滲透 並非反交流

2020-01-01

台灣已進入準戰爭狀態? 專家揭秘中共對台資訊戰背後秘密

2019-09-19

大陸推惠台措施是優惠臺灣還是懷柔統戰?

2018-03-06

時間點透玄機中國拿香蕉、柳丁打統戰

2011-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