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體育界的轉型正義 還要等多久?

賴若函、陳柏樺研究員‧陳虹宇
2017-07-27
焦點新聞
今周刊1075期

體育界的轉型正義 還要等多久?

賴若函、陳柏樺研究員‧陳虹宇
2017-07-27
體育界的轉型正義 還要等多久?
焦點新聞

近幾年體育界爭議事件頻傳, 網球、游泳、羽球、排球、棒球⋯⋯,幾乎只要數得出來的運動, 都有選手出面質疑,各種制度不透明及少數人把持資源的問題, 本次世大運前,游泳好手丁聖祐現身抗議遴選不公,再次引發各界怒火, 究竟,體育界的轉型正義,還要等多久?

三大亂象惹毛體壇健兒


頂尖運動員,承載著提升國家榮譽、國民信心、國際能見度的重要使命,也必須承受常人難以想像的長期高壓訓練;但在台灣,他們必須承受更多更多……。七月十三日,數度打破全國泳賽蝶式紀錄的丁聖祐,透過網路影片指控中華民國游泳協會遴選國手的流程黑箱,連結近年來屢見不鮮的選手控訴,早已串成一首關於體壇健兒的悲鳴曲。

一長串的控訴,無關訓練過程的身心折磨,他們在意的是制度,更精準地說,是一種以人治凌駕制度底下的不公對待。而主角,則是主導各項運動發展與國手選訓標準的單項體育協會。

時間回到去年里約奧運,當今羽球球后戴資穎,因為沒穿羽球協會提供的贊助商球鞋,險遭懲處,事後包含廖冠皓、程文欣等選手也被爆料曾因此遭罰款。去年十月,奧運四朝元老射擊女將林怡君,宣布退出國家代表隊;十一月,排球國手「光頭神舉」黃培閎跟進退出,他們的理由都一樣,希望主掌各個體育項目的協會,能重視選手與教練團的需求。

泳協、羽協、排協、射擊協會等等,各項運動的相關協會,就是所謂的「單項體育協會」。根據奧林匹克憲章,各個協會是國家報名國際賽事、選拔國家代表隊的唯一窗口,這是單項協會最大的權力,也因為大權獨攬,加上申訴機制多半不透明、權利不對等的狀況下,與選手爭議頻傳。


亂象一:協會變家族企業
祕書長、裁判、教練都自己人


亂象的源頭,是缺乏透明的制度。依照現行制度,單項協會的主管單位是體育署,卻受內政部《人民團體法》監督,就連財報也只要交內政部備查、不需公開。

缺乏制度的另一面,就是人治。體壇人士表示,「少數人長期把持,是台灣各個體育協會的常態。」所帶來的後果,就是派系林立,甚至家族化。最鮮明的案例是泳協、奧委會、籃協,不少熟悉體育界的人士,都特別提到掌控這三項協會的三大家族。首先,是這次引爆各界討論的「泳協許家」。

早自一九九四年以來,泳協就是由南部泳界知名的「許家班」主導。當年,現任泳協理事長許東雄的哥哥李東興(從入贅父姓)擔任泳協祕書長,理事長是當時的高雄市市議員、前台肥董事長李復興。

知情人士表示,泳協長年由許家班主導會務,後李東興將祕書長的棒子轉交妹妹許玉雲。一一年,許東雄上任理事長,期間,擔任祕書長的許玉雲曾在二○一○年涉買假發票報帳,被依偽造文書判刑四個月,卻沒有被取消泳協會員資格,反而繼續擔任泳協選訓召集人,並多次以副領隊身分帶隊出國參賽。

即將在台北登場的第二十九屆夏季世界大學運動會,主掌中華游泳代表隊總教練兵符的李澄峯,正是許東雄姪子,許東雄之子許志傑也入選教練團之一。「怎麼選人?規則一直以來都是泳協在訂的,我離開泳壇五年,沒有任何改變。」前游泳國手唐聖捷說。

「泳界中每個人都知道,泳協就是一個家族企業。」台師大運動競技學系運動科學碩士班退休教授謝伸裕說,泳協透過章程規定會員上限是三百人,只有自己退出或是過世,才有新的名額,而且還需要內部會員同意,就是一個少數人把持的圈圈,內部的裁判、教練都是自己人,以至於現在國內大小比賽,非常多年紀一大把的裁判,新生代根本無法進來。

泳協針對各界質疑,僅透過行政人員謝小姐表示,理事長等人都另有正式工作,聯絡不上他們,無法對外正式回應。

謝伸裕曾經加入泳協,但是在開會員大會時,看到不管誰提出什麼意見,都還是許家班說了算,讓他心灰意冷,「後來我就退出,不想跟他們玩了。」

面對體制多數人選擇噤聲,謝伸裕坦言,在他旗下的研究生,也不敢針對協會改革做論文題目,因為「會得罪人、擋到別人的財路。」例如他曾經在《國民體育》季刊寫過專文,質疑泳協向選手收報名費、游太慢還要罰錢,而且所收到的錢去向不明,「我那時決心寫出來,也是因為已經沒有當教練,不怕自己的選手被他們列入黑名單。」

另一個被點名長年籠罩體育單項協會的勢力,是以現任中華奧會副主席蔡賜爵為首的家族。

除了奧會副主席,蔡賜爵也曾在排球、西洋棋、手球、網球、田徑等協會,擔任理事、顧問或祕書長等職務,參與體育項目既廣又多。其妻出身台北體育學院(台北市立大學的前身),在體育界中人脈廣闊,蔡賜爵雖非選手出身,卻多次擔任中華代表隊領隊或副領隊,去年也擔任奧運中華代表團副主席。

「你看他在各個體育組織,主要都擔任副手,不是最重要的角色,因為其實是透過這些關係來……。」體壇資深人士不敢把話說完,不過,蔡賜爵的最大爭議,在於長年透過私人經營的運佳旅行社(以下簡稱運佳),獨攬選手國際賽事的機票、行程,被認為是用「一條龍」的方式,賺取利潤。

奧會副主席 一條龍承包賽事行程

一六年的巴西奧運門票,就是由運佳獨家代理,當時有人爆料,指稱運佳以較高的匯率換算,再加二○%手續費讓台灣民眾購買。對此,蔡賜爵表示,這是收取合理手續費,中華奧會在奧運舉辦前,也徵詢過其他國內旅行社意願,但只有運佳來爭取。

事實上,一般旅行業者要承作國際賽事,的確有門檻。某大型旅遊業者指出,運動比賽有其專業性,「運佳的老闆因為有體育界的背景,在比賽時會比較懂得如何和大會做協調工作。」

「票價百百種,同樣經濟艙,不同時間點或使用限制價格都不同,我們幫選手訂的票之所以貴,是因為要可以改票。」運佳旅行社行政人員蔡小姐強調,選手出國參賽,有時輸了比賽臨時要提早回來,所以不可能買坊間便宜、但限制多的機票。

另外,由於體育署補助經費常很晚才下來,所以運佳時常會代墊機票,蔡小姐強調,外界覺得運佳的機票貴,但「等經費下來就要一年半載,旅行社也要現金周轉,等我們拿到錢,利潤幾乎都沒了。」

旅行社壟斷的成因雖然有其客觀因素,但不可否認,近年選手抱怨出國比賽必須轉機多次、夜宿機場等爭議,質疑運佳「又貴又不專業」,也是事實。

排球紀錄片《夢想的角落》導演張祐銓不滿地表示,一五年,他跟著排球國手到緬甸首都奈比多,參加U23亞洲錦標賽,中國隊選手從北京直飛四小時就到達,但運佳安排的行程,卻從高雄小港機場出發,途中先飛四小時到越南胡志明市,等了兩小時再轉機三小時到仰光,接著搭八小時的巴士才到奈比多,全程花了十七小時。「給這些代表國家爭光的年輕人,這麼惡劣的待遇,高溫下,坐幾乎沒冷氣的巴士,選手身體狀況怎麼會好、怎麼參加比賽?」張祐銓說。

針對行程安排不佳的指控,蔡小姐解釋,他們只負責機票的部分,巴士部分就她了解,應是主辦單位安排的,是從比賽場地到特定機場的專車。

立委黃國書進一步補充,今年他曾協助一支青少年手球隊,向教育部體育署申請經費出國比賽,沒想到後來接獲家長打電話抱怨:「為什麼機票比外面還要貴上好幾萬元?」一問之下,才知道體育署透過協會辦理,代辦旅行社就是運佳。

根據台灣採購公報網資料顯示,運佳一六年得標案件有三十五件、總金額近五千七百萬元;一七年截至目前的得標案件則有二十三件、總金額超過四千七百萬元,項目遍及手球、射箭、足球、壘球、扯鈴、民俗運動等。立委黃國書辦公室副主任焦佳弘強調,「這還只是依據《採購法》達到一定金額、需要公開招標部分,其他枱面下的業務量更是無法估算。」

蔡賜爵承攬體育界生意,多次被質疑「違反利益迴避原則」,一三年,監察院對此啟動調查,調查報告的結論是,「代表隊及考察團出國運輸採購案,大多數僅運佳為唯一一家廠商參與投標,且部分採購案未待公告期結束就開標」、「招標作業有待改善」。

當時的行政院體育委員會(現體育署)在龐大壓力下,要求蔡賜爵更換旅行社負責人,但他僅把負責人變更登記改為兒子蔡逸凡,被指「換湯不換藥」。


事實上,除了蔡賜爵底下的運佳旅行社,也有其他旅行社獨攬特定賽事業務,例如桌球協會長期和麒麟旅行社合作,而旅行社負責人周麟徵,同時也擔任桌協的顧問,當中的關聯屢屢被質疑。

「我每次出國,從來沒有直飛比賽地點,都要轉機。」曾參加兩屆奧運、目前世界排名三十五的桌球好手陳思羽說,六月參加亞錦賽世界巡迴賽時,她要從日本飛中國成都,這麼短的距離,麒麟旅行社的機票安排,竟是讓她十八日先回到台灣、十九日凌晨四點飛到香港,再轉機成都。隔天就是正式比賽,「完全沒有顧念選手體力上需要休息、調整。」陳思羽說,她向桌協反映,卻都沒有得到正面回應。

對此,桌協副祕書長黃明表示,選手若想要直飛,需要事前提出,但陳思羽等到在日本打比賽才說,來不及作業。

王家掌籃協還養球隊,球員兼裁判?

選手代表國家出賽爭光,卻時常遇到比低價旅遊團更艱苦的行程品質,少數旅行社長年壟斷,卻無法可管,實在悲哀。

至於國內球迷眾多的籃球,也有著名的「王家」勢力。達欣工程前董事長王人達和弟弟王人正兩人,自一九八九年起,輪流擔任籃球協會理事長長達二十年,由於達欣工程旗下有達欣籃球隊,不只一次被質疑「球員兼裁判」。

民進黨籍立委高志鵬在二○○九年曾以「籃球界佛地魔」形容王家,認為籃球運動成績節節敗退,從亞洲的前幾名落到十幾名,籃協該負重要責任,他公開表示,「最大的問題就在於人。」王人達任內不乏爭議事件,例如○九年亞洲籃球總會收回台灣籃協的第二十三屆亞洲女籃錦標賽主辦權,原因是籃協擅改比賽場地,引起社會譁然。

○九年王人達任期即將屆滿,一度想讓兒子王才翔競選理事長,在各界反對聲浪下,才宣布「王家人不選理事長」,但王人達仍與王才翔擔任理事至今。而外界對於籃協的種種質疑,在一○年由毛高文接掌、一一年再改選由前立委丁守中擔任理事長後,才逐漸降溫。不過,丁守中已經連任一次、一八年任期將滿,王家勢力是否捲土重來,值得各界關注。

籃協行政人員趙先生回應,「有關○九年的女籃事件已經過很久了,長官也都不一樣了,我們現在回覆不太適合。」至於王家是否再選,他語氣堅定地說,就他所知,王人達年事已高,不可能再出來選。

 

達欣工程前董事長王人達
(達欣工程前董事長王人達)


亂象二:政治人物當門神
非專業主導運動,有綁樁嫌疑


單項協會各擁山頭,非專業人士主導專業運動,早已非新鮮事,這些年來,更多協會也常邀請政治人物擔任理事長。「通常都是協會邀請政治人物來,才比較好募款。」一位體壇資深人士觀察。

放眼政壇,多的是現任、卸任立委同時掛名協會要角,例如國民黨立委吳志揚也是中華職棒會長、黃昭順擔任過自由車協會理事長等。體育界人士表示,對政治人物來說,錢不是重點,而是為了拓展人脈。去年就曾傳出消息,國民黨中常會下令,要立委進攻體壇各項運動,爭取協會理事長位置,當時還引來民進黨批評國民黨有藉此綁樁的企圖。

吳志揚曾在媒體受訪坦白表示,會有這樣的現象,是「要擴展他的人脈,人脈最後就是會化做選票。」針對自稱「會游泳卻不會換氣」的黃昭順,曾被泳協想找去擔任理事長,吳志揚更直白表示,「他們要理事長本來就不是來游泳的,而是來幫他們爭取一些補助啦、經費啦,或是爭取一些權益。」

在「魚幫水、水幫魚」的前提下,許多政治人物不一定懂該項運動,很難真正對協會的專業化運作有所助益。而少數真的對運動有熱情,想要深入協會運作的人,反而踢到鐵板。

例如前警政署長姚高橋,曾擔任泳協理事長長達八年,過程中他發現泳協人事弊端頻傳、帳目不清,甚至曾一整年未開會員大會和理事會,想要改革,卻因泳協內部許家班勢力龐大,最終黯然離開。他曾感慨:「我能掃除黑幫、伸張公權力,卻整頓不了一個民間社團,這是台灣體育和泳界的悲哀。」


亂象三:遴選制度不公
訂高標擋外人,保留人為操作空間


「選手要的很簡單,就是一個清楚的遴選機制,國際賽事時間都是早就定好的,你只要說清楚是用哪些賽事遴選。」台灣首位四百公尺自由式游進四分鐘紀錄的選手唐聖捷說,他希望協會以選手為出發點,而不是口裡說「服務選手沒有私心」,但選拔名單每次出來,都讓人覺得有問題。

有趣的是,許多奧、亞運競賽項目的確都有公開、透明的「參賽培訓標準」,但實務上,這些由各個協會主導的標準,其難度往往遠高於目前國內頂尖選手的水準,「沒人達標時,要派誰參賽,往往就是協會說了算。」一位運動員私下透露。

以本屆世大運國內游泳參賽標準來看,幾乎每個項目都比一六年里約奧運主辦單位訂定的參賽資格還高。例如一百公尺女子蛙式的世大運參賽標準是一分八秒○七,奧運標準卻是一分十秒二二,先前曝光的二十四位代表隊名單中,女子無人達標,男子僅五位達標。

「這樣的標準,不要說比奧運還難,我國全大運(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的紀錄也達不到,代表幾乎沒有人夠格參賽。」丁聖祐的質疑,幾乎可被解讀是「全台灣現在游最快的人,也不一定能從正常管道參加世大運」,在她看來,泳協刻意訂出這麼高的標準,是為了讓標準外的名單,有內部操作空間,讓親理事長派的泳隊選手可以進入名單。

「上一屆世大運也是單項比賽的標準很高,沒人達標,最後泳協用接力名目徵召,然後再把這些人各自報名單項。他們都說,是綜合考量實力最好、秒速最快等因素,意思就是沒有公開的標準。」丁聖祐說。

 


只要親當權派,成績不理想照樣出國比賽

謝伸裕也曾多年以游泳教練身分帶選手,他談到選拔制度中,有很多人為操作的空間,例如常有所謂的「黃魚」,也就是成績表現不是很亮眼的選手,因為和許家班關係比較好,所以在重要比賽中,泳協就用「接力」項目徵召,用幾個游得快的選手,搭上這個游得慢的選手,綜合起來還是有拿牌機會,再以此成績去申請保送大學。他自己就有遇到保送師大體育系的學生,明明實力並不好,卻能進來,後來才發現是用團體賽方式取巧得牌的。

桌球也有遴選機制不透明的積習。陳思羽抱怨,過去多年的公開賽,都是保障國內成績前五名的選手公費出國參賽,後來說變就變,每一次都沒有白紙黑字的規定,「一通電話打來,跟教練說名額只有幾個,就是幾個。」

在她記憶中,從她爬到國內第四名時,就只剩三個公費名額,等她變成第三名,就只剩下兩個,「協會通常不會解釋原因,或者是跟我說,他們沒有經費。」陳思羽說。

今年開始,甚至在ITTF(國際桌球總會)國際巡迴賽的安排中,不是依照選手名次決定可否公費參賽,而是讓選手統統只能三站選兩站報名,由於每場比賽獲勝都有積分,參加越多場越有利。

「不照名次決定出賽優先權,本來就不合理,更不合理的是,即使我想要自費出賽,他(協會)還是說不可以!」陳思羽說,桌球界有明顯的兩派勢力,她所屬的團隊和桌協並不親近,但近年來成績一直往上爬,所以她合理懷疑,桌協透過這些新規定限縮她的參賽機會,保護自己親近的選手有更多機會出賽

「我只想要公平、公開、公正的標準,而不是想給誰去就給誰去。」現年二十三歲的陳思羽,深深感受到被桌協打壓的不公平。

黃明解釋,有關公開賽只能三站選兩站,以及公費名額,是左訓中心各球團教練開會的決議,桌協只是根據他們協調出的名單做報名。

一位就讀於台北市立大學體育系的體操選手也表示,從小到大,體操界不時聽聞為選手量身打造錄取標準的事情發生。由此可見,體育界的現況是,擁有清楚明確的遴選制度,是選手最大的想望。

事實上,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在今年五月初審通過的「《國民體育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除了特別強調必須根除「體育團體家族化」,更要改革選拔國手、國家隊教練黑箱作業的弊端。

各協會的財務透明公開,也是改革重點。「我們連網協舉辦一場國內公開賽賺多少,都不得而知。」焦佳弘無奈表示。

一名曾任單項協會常務理事的餐旅業董事長,曾熱心向協會表示,可在旗下飯店舉辦相關餐會、招待國外訪賓,卻三番兩次碰軟釘子。

「我很納悶,協會為何從不找我。後來才知道他們想拿收據,又不可能喚得動我。」這名董事長認為,若照實開收據,協會就無法動手腳,而該協會就他了解,一直是帳目不清,他認為與同一人擔任祕書長多年,不無關係。

他強調,「協會裡面的人各有目的,其他人想進去認真做,會被踢出來。」最後乾脆主動退出協會。

修法只是第一步,體育署應該硬起來

今年四月,體育署曾公布「奧亞運單項運動團體訪評計畫」的結果,顯示在四十三個單項協會中,會計制度及財務狀況待改善的「只」有十四個,後來經立委追查才發現,這些訪評計畫,是由各協會自行勾選,其公正客觀程度,馬上被打了大問號。

「單項協會涉及產業的發展、選手的權益,具有公共性質,財務公開、人事制度透明化、開放全民參與,是這次修法過程中,大家都有共識的部分。」黃國書強調,即使修法通過,接下來最重要的,還是體育署要認真面對改革,不能像過去每次單項協會有爭議事件發生,都消極處理。

去年里約奧運期間,總統蔡英文信誓旦旦,要推動單項協會的改革,朝著組織開放、營運專業、財務透明、落實考核等方向努力,然而一年過後,《國民體育法》修正草案仍遲遲未過三讀,「只需要花兩個小時宣讀條文,就能完成的事情,卻不願意做。」推動修法不遺餘力的立委黃國書表示痛心,覺得政府說要改革只是「打假球」。

再過不到一個月,世大運即將展開,這是二十九屆以來,台灣一流運動選手首度在自家地盤,登上全球大學運動賽事的最高殿堂,期待他們能如本次世大運的主標語「這一次,我們回家比賽」一樣熱血。但更多的盼望,是在各界動員支持下加速推動體育改革,讓運動就只是運動,不再藏汙納垢。

從帳目到遴選,體育協會都掉漆

財務不透明
足球協會
2016年,足協被爆出積欠國手機票費用,陳昌源、朱恩樂、陳浩瑋、溫智豪等球星皆受波及。

冰球協會
2016年,冰協參加世界U18冰球錦標賽爆發疑似假帳,除了向自費選手收取機票票根報帳,主辦國免費招待食宿的126萬元,也被拿來申請體育署補助。

排球協會
2016年,台灣女排前義大利籍教練費德雷哥,指控排協對他提前解約,又欠薪。

出國待遇差
棒球協會
2016年,台灣青棒代表隊打完世界青棒錦標賽奪冠,幾乎沒休息便連夜搭機回國,被當地台僑痛批沒人權,棒協理事長廖正井回嗆外界反應過度。

棒球協會
2013年,棒球代表隊參加世界棒球經典賽時,爆發熱身賽場地安排不佳,不提供早餐、分批返台等安排缺失,以及獎金分配爭議。

選拔搞黑箱
擊劍協會
2017年,台灣鈍劍最高排名的蔡曉晴,原計畫自費參加世界青年擊劍錦標賽,卻被協會臨時通知資格不符,不得參賽。

游泳協會
2015年,亞洲分齡游泳錦標賽向自費參賽者收取高額報名費,9天泰國行程費用高達5萬元。另外,達公費標準僅3人,最後名單上卻有10人可享公費出國。

自由車協會
2015年,國手選拔賽因天候影響未完成全部賽程,自由車協會卻直接公布選手名單。

比賽現場出包
桌球協會
2017年,桌球選手黃郁雯、黃禹喬參加中國公開賽,對戰日本選手,場邊竟無教練在場指導,後來敗北。

田徑協會
2015年,撐竿跳國手葉耀文參加哥倫比亞世界青少年田徑錦標賽,因比賽用的竿子未運達,被迫棄賽。時任體育署長何卓飛(左)及田協祕書長王景成(中)為 「無竿」風波道歉。

政治力介入也是亂象根源!
——政治人物擔任運動協會要角一覽


李新‧國民黨台北市議員(時任台北市跆拳道協會理事長)
2016台北市舉辦的城市盃招標,參與競標的業者波菲美表示,該公司提出最低標卻沒有得標,而是由開價較高、李新主導的台北市跆拳道協會得標。

林滄敏‧前國民黨立委(時任曲棍球協會理事長)
2014民進黨立委段宜康爆料,曲棍球協會於2012、2013年向體委會詐領總額500餘萬元的補助金,在得知被偵辦後才趕緊於2014年繳回。

廖正井‧前國民黨立委(時任棒球協會理事長)
2012為了確保經典賽主導權,於立院質詢體委會主委戴遐齡時,拍桌威脅若戴不聽從棒協要求,「我絕對連署,要求行政院撤換你。」

劉玉峰‧前體委會主委戴遐齡之夫(時任鐵人三項協會祕書長)
2009由於體委會經費減少,當年所有協會的補助款大砍,在其他協會經費大砍近半之際,鐵人三項協會的款項減幅最少,僅3%,遭人質疑劉玉峰靠配偶關係爭得較高經費。

黃昭順‧國民黨立委(時任自由車協會理事長)
2009曾受邀擔任游泳協會理事長,因不會游泳而猶豫。國民黨立委吳志揚表示:「他們要理事長本來就不是來游泳的,是來幫他們爭取一些補助啦、經費啦,或是爭取一些權益。」

 

 

 

延伸閱讀

搶風口上商機 水泥、環保股當道

中國實施「史上最強環保法」打擊高汙染產業,整頓了產業秩序與供需結構,守法且競爭力強的台廠,也可望因此提升獲利、享受政策紅利。

管3家公司,照樣睡足6小時、週末必陪5個小孩!鋼鐵人馬斯克如何維持高效率?

被稱為「現實版鋼鐵人」的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現在同時是電動車公司特斯拉(Tesla)、太空科技公司SpaceX以及太陽能發電公司SolarCity的執行長。許多人好奇馬斯克如何同時掌管三間公司,甚至能夠在週末擠出時間陪伴他的五個孩子。

散戶必讀》為何買股票賺到的錢 最後都會吐回去?

很多散戶每天忙著進出股票,最後即使沒有賠錢,也只能賺到菜錢;倘若把錢改放到基金,由於經理人頻頻換股(今年前八個月就有28檔台股基金周轉率超過400%,也就是全部股票已經更換4次以上),交易成本高昂,績效也不如預期。

10萬元的右手》他們是免洗奴隸,被用完即丟...台灣移工悲歌

他們是免洗奴隸。這些比底層還底層的人以靈魂搏鬥,以血肉之軀與殘暴現世抗衡,直到命懸一線,被用完即丟。

AI可讓企業將重心從營運轉向客戶體驗

Forrester近期的報告認為AI可讓企業和IT領導者重新思考商業模式,並推動「客戶至上」的理念。雖然真正具備認知能力的感知系統仍是遙遠的夢想,但亞太地區的公司仍能善用萌芽階段的AI技術實現數位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