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如果高雄賣菜郎韓國瑜成了總統候選人 還能靠口才閃躲中台關鍵問題嗎?

思想坦克/何明修

焦點新聞

韓國瑜臉書

2019-04-15

4月11日下午,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邀請高雄市長韓國瑜進行一場閉門簡報(closed-door briefing)。哈佛大學是美國高等教育的崇高殿堂,費正清中心又是全球中國研究的重鎮,因此有機會在此登台演講,會見著名的美國中國專家,算是獲得重大的肯定。

在當選總統之前,馬英九、蔡英文都曾來哈佛演講,不久之前,台北市長柯文哲也在此有個午餐會談。

 

哈佛的學術聲譽雖然卓越,但是畢竟不是華府建制派的智庫,所以沒有什麼實際的政策影響力。不過,由於這是人氣巨星韓國瑜第一次訪美的行程,美國中國通、台灣留學生、中國學者都十分關注,在當地造成了不小的風暴。

 

先不論哈韓或反韓,台灣議題與台灣研究在哈佛是相當邊緣化的,能見度非常低。

 

韓國瑜與柯文哲的造訪都不是公開活動,只限於受邀請者之參與。一整個學年下來,台灣有關的學術活動只有一場關於去年九合一選舉的論壇,而且那還是由台灣訪問學者所提議的。

 

相對於此,費正清中心關於中國的演講與論壇相當多元與頻繁,這一年來曾舉行關於維吾爾集中營、美中貿易戰、一帶一路、女權運動、空氣污染等議題的活動。

 

因此,如果韓國瑜的訪問可以增進台灣議題在哈佛的曝光度,甚至成為一場聚集相關知識社群的場合,共同思考台灣所面臨的國際挑戰,這將是相當正面的助益。

 

主辦單位提到,當初提供的選項包括了公開與不公開的活動,只是韓國瑜選了閉門的形式,如此失去了更廣大的對話空間。

 

也或多或少是由於高雄市政府大力宣傳,將一場明明象徵意義遠超過實際作用的活動講成是「韓流發威」,這種「出口轉內銷」的操作引發了反對韓國瑜人士之反彈。

 

在活動之前,就有人去查看費正清中心公告的行事曆,結果沒有發現這一場未公告的閉門活動。等到高雄市政府出示邀請函,也有人質疑這不是所謂的正式演講,自費的住宿與交通也被認為不符合常規。

 

我個人認為,這些批評意見是有點「小鼻子、小眼睛」,格局太小了。

 

既然韓國瑜所選擇閉門座談,費正清中心就是順應賓客的意願,而且他們所選定的哈佛教職員俱樂部(Harvard Faculty Club),而不是一般的講堂,也算是盡了應有尊重。

 

沒有人質疑李登輝總統在1995年去康乃爾大學演講是花費公帑,用經費的角度來批評韓國瑜也顯得太小家子氣了。

此外,似乎也有不少人等著看韓國瑜講英文出糗,而他也對外宣稱為了哈佛的活動而閉關苦練英文。韓國瑜畢竟不是典型權貴家庭出身的國民黨政治人物,馬英九、朱立倫、丁守中都有顯赫的美國菁英大學博士學位,但是他卻是曾唸過軍校的眷村子弟。

 

在正式致詞之前,韓國瑜的確犯了一個英文錯誤,他聲稱自己的訪美行程已經在網路上造成轟動,他的各種網路曝光和新聞的總點閱已經有15億人次(1.5 billion)。

 

這個數字讓觀眾吃了一驚,等於是世界上近五分之一的人口;我個人猜想,韓國瑜所想要表達的意思應是150萬人(1.5 million)。先不論這個推估之根據所在,光是差了一千倍的表述就等於是差以毫厘,失之千里。

 

也或許是因為不熟悉英文語境的表達,韓國瑜一開頭就強調,為了哈佛的活動,他買了新的內褲、西裝、皮鞋,唯一帶來「舊的」是坐在台下的太太。

 

事實上,作為台灣的民選政治人物,真的沒有必要比賽看誰會講流利、標準的英語,以增添政治光彩。韓國瑜在發表了近二十分鐘的英文致詞後,接下來的問答部分就是主要依靠中文即席口譯,這或是較為明智的抉擇。

 

韓國瑜的致詞前半段等於對美國人的自我介紹,後半段則是闡述他對於兩岸關係的看法。韓國瑜強調自己是賣菜郎(produce vendor)與鄉巴佬(country bumpkin),他之所以能在去年完成不可能任務,從民進黨手上拿下高雄市長席次,原因在於接地氣(down to earth),因為他了解民眾不喜歡執政黨搞政治,沒有讓民眾發大財。

 

韓國瑜強調,他之前當過縣議員與立法委員,後來一度放棄政治生涯,因為自己不能真正反應人民的需要。

 

對他而言,「韓流」即是反應了選民要求經濟發展,不要意識形態衝突的心聲。韓國瑜宣稱支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而反對港澳的一國兩制。美國是重要的盟友,但是台灣不可以讓美國捲入無謂的戰爭。

 

正如主持人所提到,致詞算是容易的部分,在接下來的四十分鐘的問答之中,才是真正的考驗。出乎意料之外,提問者對於韓國瑜算是非常友善,沒有人提問是否他要參選總統,甚至還有人直接表示欣賞他的幽默風格,有些提問人士還是著名的親中學者。

 

儘管如此,韓國瑜的回應閃避了問題關鍵,絕大多數時是實問虛答,沒有回應真正的問題。

 

以下是當時所提出的問題:

 

韓市長批評民進黨政府沒有提出可行的兩岸政策論述,但是台灣一直有不同於九二共識的提法,包括謝長廷的憲法一中、洪秀柱的一中同表、朱立倫的金門和談、以及不少國民黨政人物所提的和平協議。您認為這些論述是否和你對九二共識的立場相似,或者為何你的立場優於這些論述?
 

就中國大陸的網民與媒體來看,韓市長應該是最受北京支持的總統候選人,請問您如何看等這件事?這會是對於您的政治生涯有助益,亦是阻礙?

 

馬英九總統任內大力推動兩岸經貿易往來,但是到了第二任,中國大陸已經不滿意只談經濟不談政治,而台灣人民也認為經濟整合過於快速。請問您如何看待來自於北京與台灣的不滿?

 

上週才有兩架解放軍軍機橫越台灣海峽中線,美國華府決策人士傾向於認為中國片面改變現狀。請問你是否認為如此?如果是的話,九二共識是否可以阻止中國進一步改變現狀?

 

韓市長曾向澳門人表達願意參選當地特首,請問這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針對這些提問,韓國瑜幾乎沒有正面的問答。例如被問到九二共識是否有真的能確保台海和平,韓國瑜的答覆是,我們要與美國、日本、中國交好,讓大家都喜歡台灣,願意與我們做生意。和平是困難的,但是我們仍要努力執行,因為這是民眾所真正需要的。

 

至少兩次,提問者不滿意韓國瑜天馬行空式的回覆,再度追問原先的問題。

 

有一位與會者提到,「韓市長,你的口才太好了,我們都不知道你的真正答覆是什麼。可以請你確切告訴我們,到底中國有沒有在片面改變現狀?」對此,韓國瑜的回應是,「其實我的口才不好,我的太太就坐在那邊,她就是因為我太木訥,才願意嫁給我」。

 

或許是因為受不了韓國瑜的回應方式,最後有位美國中國通提問,韓市長是否認為刪減年金支出有助於平衡預算?台灣是否有必要增加國防預費,添購更多的國防設備?他強調這是比較簡單的內政問題,希望能獲得明確的答覆。

 

但是韓國瑜首先是為了軍公教人員講話,覺得他們為國家的貢獻不應受到否定,接下來就表達這是中央政府的權責,地方首長只要管好經濟。

 

至於國防經費,韓國瑜提了一個二十字箴言,「國防靠美國、科技靠日本、市場靠大陸、努力靠自己」,他認為台灣人民應該都要好好記住。

 

就我個人而言,韓國瑜的回應是一場災難,這顯示他還沒有為了國家大位而準備妥當。

 

他憑藉自己的伶俐口才,問東答西,閃躲這些友善但是尖銳的提問,這或許可以一時間避免了尷尬,但是逃不過所遺留下來的質疑。

 

從韓國瑜的角度來看,這樣的提問或許並不是公平的,畢竟他仍只是地方首長,都還沒有宣佈要競逐總統大位。

 

不過,我認為這樣的辯護是不能成立的。如果韓國瑜只是安分於經營高雄的地方首長,他就不會獲得哈佛的邀請。

 

從就任不到四個月以來,韓國瑜的發言與出國行程早就超過了一般地方首長的檔次,他自然有義務要去面對這些層次更高的提問。

 

不過,儘管哈佛大學的象徵性地位,這畢竟不是美國人檢視韓國瑜的場合,因為波士頓不是美國的權力核心。

 

一旦韓國瑜成為了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考驗才真正開始,屆時就不會存在這種友善提問、實問虛答的運作空間。

 

韓國瑜是目前台灣人氣最旺的政治人物,民調顯示,如果他出馬,恐怕藍綠白都不是對手。

 

但是韓國瑜對於重大政策的立場到底如何?韓國瑜常說兩個千萬不懷疑,也即是不要懷疑中共收復台灣的決心,也不要懷疑台灣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決定。

 

但是如果這兩股力量勢不可免地對撞時,韓國瑜要選擇那一邊?對於台灣的前途而言,韓國瑜的學習曲線將會是產生重大的影響。

 

 

作者為六年級前段班的中年大叔,目前育有一女一子。從小在繁華的西門町長大,看盡台北西區的沒落與重生,結果當教授的薪水在台北買不起房子。現在是靠研究與教學為生,任職於台大社會系。

本文獲「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支持韓國瑜選總統?郭台銘透露真正看法

2019-04-15

柯文哲的大甲媽之旅「走自己的路」 白色力量還能再次引領風潮嗎?

2019-04-12

學者謝世民:拒絕中共之惠誠然艱難 但依賴中共就是通往奴役之路

2019-04-09

總統大選「初選機制」怎麼看? 政治協商真的壞嗎?

2019-04-08

一中各表能帶來戰略模糊? 是時候該重新思考「中華民國」了

2019-04-03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