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新官上任一個月 金管會評價大逆轉

新官上任一個月 金管會評價大逆轉

陳亦菲

金融

攝影/林育緯

874期

2013-09-19 13:40

台灣金融監理最高單位金管會,主委大位從陳裕璋換成曾銘宗,第三方支付、自由經濟示範區、台新金併彰銀案、媒金分離等,都在這一個多月快速處理,也讓外界見識到前後任主委大不同的行事作風。

不過一個多月時間,外界對金管會的批評,從「只會除弊不會興利的單位」,已轉變為「莫只會興利不顧風險」。原因是八月一日金管會主委從陳裕璋換成曾銘宗之後,這個台灣金融監理最高單位的作風,出現了一八○度大轉變。

四十四年次的陳裕璋及四十八年次的曾銘宗,都是少年得志型的精英人才,只是陳裕璋公務生涯一路順暢,一直到這回從金管會主委黯然下台,才算是人生首次的滑鐵盧。他曾是馬英九市府團隊裡的財金總管,強調清廉、少與業者私下往來,行事風格與馬英九類似,加上會計師的特質,因此所領導的金管會給外界印象,是抓弊嚴管遠大於開放興利。


行事風格
嚴格會計師對上投資銀行家


曾銘宗則是從擔任合庫最年輕總經理的任內,就嘗到無預警被拉下台的滋味,挫折來得比陳裕璋早,身段也就比陳裕璋更加柔軟。而曾銘宗的恩師即大法官賴英照,其行事風格亦是與人為善,所以他也有八面玲瓏的特質,總是笑臉迎人。

某位金管會官員私下分析,陳裕璋與曾銘宗,就好像「嚴格的會計師對上想擴大業績的投資銀行家」,風格大不同。

例如,同樣都有傾聽之旅,陳裕璋任內辦過兩回「與金融業負責人有約」,但過程保密、嚴禁業者對外亂發聲,市場回響也似乎不大,許多業者爭取多時的開放項目,金管會總以「在規畫、評估中」回應。

但曾銘宗上台一個月後,就公開宣布要馬上舉辦八場金融機構負責人座談,部分金融業者當著他的面直陳建言,期貨公會更事先發新聞稿,陳述想爭取的事項,這些在陳裕璋時期恐怕都是「大不韙」的動作,而他似乎並不在意。

曾銘宗一上台,就立刻解決了第三方支付業者辦理現金儲值帳戶的問題,雖然未脫陳裕璋先前提出的方案,一樣沒有降低電子票證發行機構的門檻、一樣要求高度監理,但曾銘宗用柔軟的身段、客氣的語言,就能把金管會從第三方支付業者的「敵人」名單中除名。

另外,陳裕璋一直拖著、認為必須詳細規畫配套的「先買後賣現股當沖」措施,因為要求券商須事先收取投資人保證金,讓這項行政院已核定的政策一直沒有上路時間表。

直到九月初,曾銘宗無預警在一場記者會宣布明年初上路,也不強制券商收保證金,甚至還「槓上開花」宣布平盤下放空標的大幅增加,一連串快速放送及回應,無怪乎外界對金管會大改觀,現在甚至擔心金管會只會開放,不管風險。

 

金管會

▲點擊圖片放大


溝通手法
陳謹慎保守 曾明確迅速


在與業者溝通上,金融業者評論,陳裕璋時期的金管會官威極盛,銀行或壽險公司總經理去拜會,未必能見到副局長或局長,更別說是主委;更甚者,往往金管會的科長、承辦人員就能指著總經理的鼻子大小聲,很多申請案或建議案談了很久也不置可否,讓業者挫折感很大。一位金控高層說:「什麼都不准,只要有點創意的東西都懷疑我們想圖利自己,這樣金融業怎麼可能有前途?」

曾銘宗則是已公開承諾,未來金管會將是對等、明確、迅速,金融機構董事長來拜會,理論上就是由主委或副主委接見,總經理層級則是局長來會見,要迅速回應業者,且答案要明確,「行就行、不行就不行」,這讓金融業者覺得未來溝通將很有效率。

曾銘宗接任金管會主委一個月後,立即進行內部人事調整,先是調動了業界最害怕的「黑面神」──檢查局長鍾慧貞,接著又打亂原本陳裕璋規畫要內升的證期局長人選,從業界請回同樣重視溝通、開放的吳裕群,更讓金融業界相信曾銘宗是「興利主委」,與「除弊主委」陳裕璋大不相同。

某位金管會官員帶點懷念語氣地說:「其實陳主委比較相信自己的部屬,也很授權,指令很明確。」雖然陳裕璋在內部會議時,有時語氣很凶,甚至罵人很直接,但對外溝通時,陳裕璋都很護著金管會的官員。

陳裕璋在金管會主委任內三年多,僅調整保險局長黃天牧去接任原證期局長李啟賢退休後的遺缺,保險局長遺缺則是由保險局副局長曾玉瓊內升,陳裕璋任內唯一從外部延攬的人事,就是副主委李紀珠離開後,由政大教授王儷玲接任,剩下的多是前任主委陳冲時期就決定的人選。

曾銘宗上任後,則多數自己操刀重要政策,在這波人事安排上也極少與金管會兩位副主委商量,從他挑的人選看來,曾銘宗要的團隊是必須給外界「友善、善於溝通」的形象。

 

金管會

▲金檢局前局長鍾慧貞(右)素有鐵娘子之稱,因此任內常讓業者踢到鐵板。(攝影/陳永錚)


人事布局
陳愛護屬下 曾重視溝通


至於「被迫」從檢查局長退休、接下證基會董事長的鍾慧貞,外傳是因為金融業者四處告狀,認為她完全不相信業者,把每項疏失都當成重大弊案。尤其是台新銀行與其信用卡資訊系統委外廠商的案子,鍾慧貞要求必須嚴查、嚴懲,更被認為是被迫去職的原因。

其實陳裕璋與曾銘宗看似風格完全迥異,但實際上兩人都極在意外界批評及媒體輿論,只是陳裕璋好面子,大部分時間都由副主委及局長等出面去溝通,自己幾乎不接媒體電話,公開場合也很少回應媒體發問;曾銘宗則是自己親上火線說明,面對媒體有問必答。

幾個被外界認為造成陳裕璋下台的理由:第三方支付、自由經濟示範區、台新金併彰銀案、媒金分離等,曾銘宗上台後都明快地處理完,外界批評陳裕璋「只會除弊、不與外界溝通、官架子大」的問題,曾銘宗也幾乎以一八○度的作法改變,金融市場是否因此更有活力及商機,各界都在看。

 

金管會

▲金管會主委交接典禮上,曾銘宗(右)替批評聲浪不斷的卸任主委陳裕璋(左)緩頰。

曾銘宗
出生:1959年
現職:金管會主委
經歷:財政部次長、金檢局局長
學歷:台北大學企管所博士

陳裕璋
出生:1955年
經歷:金管會主委、第一金控董事長
學歷:台大商研所碩士

 

金融業者對曾銘宗兩大期望:
加強國際化、推動金融整併


曾銘宗接任金管會主委月餘以來,大開大闔的作風頗受肯定,不過業者也強調,台灣金融業畢竟已經「耽誤太久」,要讓產業發展的步調加速,曾銘宗還有一些「立即能做的事」。

某金控總經理建議,雖然曾銘宗已為金融業者打開與金管會官員溝通的大門,但「官員的金融教育和國際化程度還要加強。」他表示,不少國銀或外銀主管談到金管會官員的印象就是「不喜歡和老外接觸」;而曾和金管會官員會面的國外金融業主管也常感嘆,「官員英文不夠好,對自己避之惟恐不及,更遑論傾聽其意見。」

業者建議,金管會最好再籌組一個正式單位,其性質接近NPO(非營利組織),必要時可以和OTC(櫃買中心)、期交所、證券公會等單位共同投資成立,但必須隸屬於金管會之下,確保其公正性,主要負責研究國內外的金融商品內容、法規沿革和趨勢。

政大金融系教授殷乃平也附和,目前金管會只有法律事務室,完全不足以因應龐雜的金融改革工程,應該擴大編制,多找專業的顧問和學者來討論,隨時跟上時代的脈動。

另一項符合多數金融業者期盼,但也更艱鉅而浩大的工程,就是推動金融整併。不過,一位民營金控副總認為,台灣的金控整併應以大型金控為主,但台灣的公營金控經常淪為政治工具,民營金控又多半是家族企業,整併確實不易;若要強化金融業戰力,不妨從彈性開放相對有規模的券商、票券公司轉型成投資銀行著手。

只是這樣的巨大變革影響深廣,已涉及修法層面,舉例來說,《銀行法》第29條規定,非銀行不得收受存款,若要讓券商轉型成投資銀行,必須先放寬讓投銀也能吸收存款,「這個修法方向,應該也是曾銘宗現在就能、也應該思考的事。」

(張舒婷)

延伸閱讀

薛琦卸任 重砲級閣員留不住?

2014-03-06

曾銘宗 閃接金管會主委關鍵內幕

2013-08-01

金管會很熱 主委陳裕璋卻很冷

2010-07-29

陳裕璋展開任期倒數一百天保位戰?

2012-03-22

鍾慧貞鐵腕掌天下第一局 銀行業怕怕

2012-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