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永遠做好自己 就是最棒的規畫

永遠做好自己 就是最棒的規畫

陳亭均

個人成長

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1049/1050期

2017-01-26 17:09

2016年底,電影《健忘村》的導演陳玉勳、監製李烈、葉如芬,帶著一眾演員十多位,並排坐在文華東方酒店宴會廳舞台上。電影公司辦記者會,目的當然是宣傳,演員們無論受訪與否,在媒體前總會繃緊神經,裝也要裝出一副聚精會神的模樣,力挺自家的片子。

然而女主角舒淇卻似沒了骨頭,慵懶地賴在沙發裡,在酒店提供的紙頭上塗塗畫畫,畫的是個「旺」字,腦中不知轉著什麼心思。舒淇倒也不是不想配合宣傳,但她天生就有副「即使地裂天崩,也要做自己」的性子,無論何時何地,都大剌剌地講著自個兒想說的話,做著自個兒想做的事。

媒體總有媒體想問的事,二○一六年九月,四十歲舒淇和情纏二十年的馮德倫成了婚;加上十一月,陶晶瑩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上又開了個不知真假的玩笑,暗指舒淇有了身孕。於是大明星是否身懷六甲?想當然耳,成了娛樂界大事,到哪兒,大夥關注的都是舒淇的肚子。

舒淇當天穿了件背心式黑罩衫,線條寬鬆垂墜,肚腹被藏得挺好,《健忘村》記者會主持人黃子佼在台上不忘順口替媒體問她到底「懷了沒?」聽到黃子佼的問題,她笑道:「你這樣,讓我揣『懷』著不安的心情。」這話說了三次。

在媒體聯訪上,她又被問到這問題,她勉強回應了句:「我沒有懷孕。」然後就帶笑聲稱,「我不回答私人感情問題。」接下來她果然就只講戲、講人生,彷彿「忘了」懷孕這事。舒淇說,她很健忘,約吃飯會忘記赴約,工作會忘了休假。「我不用去『健忘村』,就很容易忘記東西。」舒淇賊賊地笑說。

人當然不大可能真「忘了」自己的「私人感情」,無論是現在的或是過去的。即使她拍的電影叫《健忘村》,談的就是遺忘,但舒淇始終知道,自己一路走來的經歷太曲折、太傳奇,來時路,怎麼可能說忘就忘。

 

健忘村

▲舒淇(左)最新的電影叫《健忘村》,談的是遺忘,但她一路走來的經歷太傳奇,她沒選擇遺忘,而是坦率面對。

 

「能好好過完一天,就很開心了」


陳玉勳設定的《健忘村》故事是個當代寓言,荒誕搞笑,卻饒富深意。清末民初,中國西南有一偏僻村落,名為「裕旺村」,地方小,人丁六畜生得旺健,村子裡,阡陌交通,雞犬相聞。某日,一怪人入村,自號「天虹真人」,真人隨身攜有寶物,形似黃銅香爐,有神力,戴上者可忘卻過往,是故寶物名為「忘憂神器」。

佛說「人生是苦」,如果真有個「忘憂神器」,能忘卻生老病死愛別離,簡直像場美夢。但有時候,人若「忘了」,生命可能就沒那麼完整了,陳玉勳談到自己的電影,「人生有些部分,是靠記憶存在的,那些東西若是不見,就會缺上一角。」

舒淇對此也知之甚深。專訪舒淇,時間有限,她只擠得出二十分鐘,照舊不答「私人感情」。不過談到「忘記」,她終究還是聊了「生命」。「人生沒有對錯,你自己要去負責和承擔,因為你經歷過的事情,都是你選的。」舒淇靠著椅背,全身沒使力,眼神卻靈動,她身材曲線好,隨便坐著,都優雅地像隻大貓。

初出道時,舒淇曾拍過三級片,在路上被人衝著大喊「脫星」。每次被問到那段被稱為「脫星」的時光,她總說:「這不需要坦然,也不需要勇氣,因為這是本來就有的一段經歷。」對舒淇來說,「其實你是忘不掉過去的,開心的事,笑笑就忘了,人卻常記得自己多麼不好,多麼痛。」

她舉了拍攝侯孝賢電影《最好的時光》的經驗當例子,「當時我入戲太深,常常看天空,天都是灰的。」舒淇完全變成戲中人,承受三段故事角色於情、於慾、於生存的巨大情緒,「我以為我自己走出來了,但我卻沒有,每天只睡不到一個小時。」連續八個月,她都走不出那種困境,「那可能就是憂鬱症前兆。」

不只拍戲,她過去也曾與港星黎明陷入苦戀,一○年受訪時坦言:「得過憂鬱症。」舒淇並沒有開口再談那些「私人情感」,但提到心碎經歷,她淡然說:「或許不該是『忘掉』,而是要把那些過去收起來,消化掉。就像你在身上燙了一個菸疤,那時候看,跟未來再看,感覺可能完全不一樣……。」

我們問她,可否試著分享「設計人生之道?」她歪著脖子想:「我覺得,我是個異鄉人,如果回頭看看人生,我好像永遠都飄來飄去。」沒有什麼訣竅、也沒什麼know-how,對舒淇來說,人生盤不出「條列式」的生活法門,「只要能好好過完一天,那就很開心了。」從心,就是最妥當的「設計」。

 

舒淇

▲即使已獲金馬獎肯定,舒淇心裡永遠住著一個小女生,永遠用自己的方式過好每一天。

(圖片來源/CFP)

 

任性飄泊,卻總往著前方走


她想起小時候,母親十八歲就生了她,不懂教,只懂打,舒淇記得,自己常被媽媽追得滿山遍野逃。「我那時就覺得,回家只要不被爸媽打就好!其實,我一直都不是那種很有規畫的人。」

 

到了十六歲,舒淇就蹺家、飆車、離家出走,接著就到香港成為異鄉遊子,成為漂泊者,「演員一定要有這種居無定所的漂泊感,才可以在演戲時進入另一段人生。」

「直到現在,我都很喜歡住酒店,今天這一家,明天那一家換著住,我不覺得我是哪裡人。」舒淇收起笑意,「船到橋頭自然直,人還是要往前走。」或許這就是舒淇的處世之道,任性飄泊,卻總往著前方走。

如今叛逆的姑娘結婚成家,會不會希望停泊?邁入更穩定的階段?「私人感情不回答。」舒淇又露出賊賊的笑容。就像舒淇好友彩妝師Roger曾說的那樣:「她心裡住著一個小女生,而且那個小女生是永遠不會長大的。」她心裡住著四十年「好好過完每一天」的自己,離家出走的小女孩在那,「脫星」在那,每個時刻的舒淇都在那。

少時,她有次騎車慘摔,斷了肩骨,至今仍留疤痕,疤已經不會痛,她沒想除疤,畢竟「這些東西,是我身上本來就有的。」無論那些是回憶、是疤,還是別的什麼,她收納、藏好,沒忘,並且珍而視之。對她而言,人生或許不是規畫或設計而來,但是若能坦然面對過去,認真做好當下,也是一種生命的態度。

延伸閱讀

幸福是創作的困境!56歲林正盛的「不圓滿」人生

2015-11-05

更年期後罹憂鬱症,從1數到3000都睡不著!她靠「摺紙」走出全新人生,知名度遍布140國

2018-05-30

劉若英:現在的北京 就像當時的台北

2018-06-07

父母離異、隔代教養...老師的溫暖,叫醒課堂上睡不停的孩子

2019-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