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職業婦女睡不飽、忙不完 「第二輪班」怎麼過?

呂苡榕、唐筱恬
2018-05-10
個人成長
1116期
唐紹航 攝影

職業婦女睡不飽、忙不完 「第二輪班」怎麼過?

呂苡榕、唐筱恬
2018-05-10
職業婦女睡不飽、忙不完 「第二輪班」怎麼過?
個人成長
唐紹航 攝影

職業婦女一天24小時永遠不夠用,在工作與家庭之間, 必須要分秒必爭,如果妳還當了「母親」, 「精神分裂」的狀況可能會更嚴重。 「母親節」要到了,但在這之前, 她們仍必須俐落地完成那些繁瑣的事務。

當媽之後,我再也沒睡飽過了。」數個不同的受訪者,在採訪結束前不約而同這麼說。只是她們的哀嘆,又不像是純粹的哀嘆,其中似乎還混雜了些愉悅的成分。身兼「職業婦女」與「母親」兩大角色,確實讓人睡眠不足又容易失控,但焦躁之外,舐犢情深的天性也驅動著她們,即便萬分辛苦,母親們仍努力地扛起壓在身上的甜蜜重擔。

 

二○一六年全台灣就業人口,女性占約五百萬人,勞動力參與率(勞參率)五○.八%,其中勞參率最高的年齡層,落在二十五歲至四十五歲區間。換句話說,女性待在職場的全盛時期,也是生兒育女的黃金時段,職場與家庭這兩大重擔,同時落在職業婦女的肩上。

 

早在三十年前,美國社會學家亞莉.霍希爾德 (Arlie Hochschild)就曾經以「第二輪班」(The Second Shift)描述職業婦女被工作與家庭夾殺的處境,她們下班之後還得從事第二個工作──照顧孩子與整理家務。彼時,加上第二輪班的工時後,女性全年勞動時數比男性已足足多出一個月;三十年後,狀況一樣沒變,女性仍在工作與家庭之間忙得暈頭轉向,傾注全力舞動雙臂,直到就寢前的每分每秒都在忙碌地勞動著。

 

 

「最怕接到孩子電話」

蘇巧慧掙扎工作家庭兩頭燒

 

職業婦女的一天是怎麼度過的?利用工作空檔分神處理家務,可以說是不少職業婦女的日常。身為民進黨新北市長參選人蘇貞昌之女、民進黨立委蘇巧慧,相當感同身受,蘇巧慧與丈夫育有一對女兒,都念小學。

 

她每天會幫孩子們準備早餐,再出門到立法院,晚上跑婚喪喜慶等活動,回家後指導作業、幫孩子簽聯絡簿。現在,假日還得肩負起幫忙父親蘇貞昌輔選的重任,陪伴孩子的時間更有限了。

延伸閱讀

高教加速實驗化的必要

拔管案點出高教體系改革的十萬火急,大學教育方式影響學子的未來巨深。 變動的時代,唯有做中學、錯中學,方能培養新世代的台灣競爭力。

鼓勵化學品用「租賃」的

我們看到一個「以使用取代購買」的趨勢。不賣燈泡,而提供照明服務; 不賣飛機引擎,而以飛行時數計價;化學品的使用也可以用「租賃」的!

獲利至上是過時思惟

各種不同非資本衡量企業的指標陸續浮現, 象徵著未來企業成立,不再只為「獲利」而生,還有更多價值正在等待實現。

多名片時代的來臨

終身雇用不再是免死金牌,斜槓風潮下的日本企業開放員工兼職。 軟銀、花王、富士通也跟進,員工事業與夢想兼顧,不是妥協,而是替企業留住人才。

機台懂溝通也會判斷 雙B、飛機引擎都找它

供應雙B、保時捷、GE和飛機引擎製造商勞斯萊斯加工機台的台灣工具機資優生百德機械,二○一七年營收近二十億元,股利達五.五元,居全台工具機上市櫃公司之冠。這番成績,與百德是智慧工具機先行者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