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我們都成為少年時理想的大人了嗎?

2019-03-07 09:53

生命面前,什麼都顯得渺小,誰出來的時候都是哭著的,無法改變哭著出來的事實。如果可以,至少做到不留遺憾,笑著離開吧。

 

 

1.

從姐姐懷孕三十九周後,我就開始每天往她家跑,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敲響她家的門。

我不會煮飯,也不知道能做什麼,有時候幫著叫外賣,有時候做做家事,陪她玩玩遊戲。雖不知道具體能做什麼,但我明白,陪伴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我和姐姐是雙胞胎,一起長大,從出生開始算,她已經陪伴我二十七年了。她生產時,我正在上課,不知怎麼了,講過幾百遍的課就是不停地犯錯,笑話講不出來,重點卡在嘴邊,心堵得慌。

於是我撥通了姐姐的電話,她焦急地喊著:「別來,幫不上忙。」

我還是去了,那堂課少上了二十分鐘。對我來說,工作可以沒有,姐姐只有一個。

她最重要的時候,我必須在身邊,就像我每個最重要的時刻,她永遠在身邊支持我一樣。

產房外,家人無法進入,從門縫裡能看到醫生和姐姐的背影。

我情緒焦躁,母親多次端來水,我拿著杯子,隨手又擱在桌子上。

六小時,病房裡沒動靜,醫生索性關上了門,一條門縫也沒留,關閉了我所有的資訊通道。後來我才知道,一切並不順利。姐夫情緒激動,甚至影響了醫生。好在是私立醫院,醫生很有耐心,一直陪著姐姐。

六小時裡我無能為力,只能祈禱著:「神啊,少讓我姐受點苦吧,如果可能,都放在我身上,我來扛。」

我不知道神有沒有聽到我的祈禱,但至少母親聽到了,她說:「別胡說,你哪有辦法?」

終於,凌晨兩點三十三分,孩子誕生。三千七百五十公克,男孩,姐夫發了文:「母子平安。」

從門縫裡,我聽到了孩子的哭聲,生命的聲音瞬間穿透了我的靈魂,一轉頭,淚流滿面。

媽媽拿出手帕,拭去我的淚,說:「我說都會沒事吧。」

我倔強地說:「你什麼時候說了?」

說完,我笑了,媽媽也笑了。

回家的路上,已經是凌晨。我望著高樓,望著霓虹燈下的一切,想起這些年的種種。忽然,我開始明白,孩子啼哭的剎那,為什麼我會淚流滿面。因為那一時刻,我意識到了我們這代人已經長大了。

生命面前,什麼都顯得渺小,誰出來的時候都是哭著的,無法改變哭著出來的事實。如果可以,至少做到不留遺憾,笑著離開吧。

 

2.

長大意味著獨立,意味著承擔,也意味著改變。

我的朋友小虎也是這樣。他是個功夫演員,年輕時,從不怕做各種動作,導演讓他從什麼地方跳,他就從什麼地方跳,骨折過,甚至半個月沒下過床。

他的大膽,在電影圈出了名,直到有一天,導演讓他從一個爛尾樓的二層往下跳。他站在窗戶上,遲遲不敢。導演幾次喊了開始,接著又喊了停。

他跟導演說:「我不敢跳了。」

導演問為什麼。

他忽然哭了。後來他說,那一刻,他忽然意識到自己的青春過了,不敢跳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敢了。

人的一生中都會經歷一件標誌性的事情,當它發生時,令你熱淚盈眶,令你感嘆時光的流逝,令你感覺到自己不再年輕。

我們控制不了時間,唯一能控制的,只有自己的心態和心情。

後來幾次上課,都有學生跟我留言,說:「老師,你好像什麼都知道。」

我說:「才不是呢。」

他說:「我看你都很淡定、不焦慮。」

我笑了笑,說:「可不是嘛,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可那天晚上,我在日記本上寫了一段話:「年輕的時候什麼都想知道,所以焦慮地讀書、認人、看世界,然後隨著時間流逝,你忽然發現,人不焦慮了。不焦慮了不是因為什麼都知道,相反,還是有很多東西不知道,但就是不焦慮了,焦慮沒了,青春也就過了。」

 

3.

我知道有人又要說我矯情了。

可是我想說:「至少我快三十歲了,還知道矯情,你一個十多歲的孩子,整天無欲無求,看著別人看書,就說在看雞湯;看著別人學習,你質疑是否有用;看著別人努力改變,你安慰自己平平淡淡才是真……一個人,連基本的情緒都沒了,基本動力都沒了,還叫人嗎?」

這些年讓我很感動的是,微博、微信後台,每次都有很多人留言說自己的故事。我很少回覆,不是因為沒看到,而是有時候不知道回什麼。

說實話,我很羨慕那些還知道感動、還知道分手痛苦、還知道未來迷茫、還知道焦慮的孩子,因為他們的未來還有無數的可能性。因為他們還在努力,還在尋求答案。

但我更羨慕那些人到中年還在努力學習、還對世界充滿熱情、不願意成為油膩中年的人。他們更了不起。

其實我們都有一天會成為中年人,也會有一天成為父親和母親,會有一個時刻,感覺到自己長大了。那時,會不會後悔青春年代有些瘋狂的事情沒做?

如果沒做,現在也不晚呢。

我曾經寫過:「年少時缺錢,年長時缺情,難得的是年少時賺夠了錢,年長時依舊多情。所以到今天,我珍惜身邊那些人到中年,依舊會有一個瞬間矯情的人。」

我曾與一位大我十多歲的兄長喝酒,喝到一半,他忽然哭了。

他說:「看到你,想到了當年的自己,如果當年,我也能像你這樣,大膽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現在會不會過得更坦然、更不後悔?」

我說:「現在也不晚啊。」

他說:「晚了晚了,老了。」

我乾掉杯中的酒,說:「說句冒昧的話,如果你的生命只有最後幾天了呢?」

他也喝完了杯中酒,然後笑了笑說:「這麼想,也不晚,對吧?」

我說:「可不是。」

他笑得很開心,像個孩子一樣。

那是我認識他這麼久,第一次看到他露出了孩子般的微笑。

笑得很美,很單純。


 

延伸閱讀

你的野心,要配得上你的努力

2019-02-21

我很怕年輕人說,我能吃苦

2019-02-18

弱者才刷存在感

2017-11-13

真正的朋友 是在你患難的時候不離不棄

2017-10-31

同事,最熟悉的陌生人

2017-10-2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