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2度被槍抵頭,她在紐約貧民區賣炸雞,養出兩個哈佛兒子...台灣傳奇女老闆:再選一次,不會移民

2019-08-08 13:39

Jane和Eric是來自台灣的中年夫婦,2018年帶著一對國小、國中的孩子全家移居到紐約創業開律師事務所。Jane在網路上記錄了身邊許多移民的故事、各行各業的故事,平實的紐約生活日常,讓更多新移民家庭日後可以參考。

 

車子駛出繁華的曼哈頓,過了兩個小時,來到處處鐵窗、滿地遊民的貧民區,有位傳奇的速食店台灣女老闆在這兒屹立不搖幾十年,讓我們一起來看她的故事吧。

 

Q:妳是怎麼移民來美國呢,可以簡單介紹一下嗎?

 

A:我們夫妻是早期留學生,工作取得身份,後來師長邀我們回政府研究機構,先生執行重大計劃,我則擔任研究人員,薪水當然是比美國少,但是在發揮長才、家人陪伴方面都得到很大的滿足。

 

兩個孩子漸漸長大,他們不曾補習,早早睡覺,表現非常傑出,旁人都鼓勵我們一定要把孩子帶到美國,讓他們有更好的求學環境、更大的舞台,在他們四年級、二年級的時候來到紐約。(孩子有跳級,實際年齡更小)

 

當初在台灣還在一直考慮要不要來,最後決定既然要來,就一定要有自己爸媽在身邊,看過太多慘痛例子,絕對不可以丟寄宿家庭或是親戚家,因此我決定辭職帶著他們過來。

 

Q:來紐約後做過什麼工作呢?

 

A:一開始只有我自己過來,先生是研究院高階主管走不開,也捨不得走,只能我犧牲,來美國的前半年幾乎天天哭,我從小也是一路優秀、熱愛學術研究。

 

一開始來,為了陪伴孩子,我只能去當兼職的保母,過了幾年,我接我爸媽來美國,有了幫手顧孩子,無後顧之憂,於是,我買下這家速食店。

 

Q:現在是下午三點多非用餐時間,你們的店還是人潮洶湧、生意很好呢。

 

A:主要是我們地點很好、店的型態適合這地區,很賺錢,後來我把整塊地連同停車場都買下來,另外還買了幾間其他類型餐廳,目前是兄弟姐妹在管理其他店。

 

Q:你們生意這麼好,是有和學校、社區配合做活動嗎?

 

A:我們就是總店有什麼活動跟著跑而已,每個月都有,像買一送一、一元套餐,單一品項漢堡每天就賣出三、四百個以上。

 

Q:你在店裡主要是做什麼呢?

 

A:一開始的時候不放心,店開24小時,我和我媽媽就24小時都在店裡親自打理,兩個人輪流睡在箱子上,睡起來就工作,沒日沒夜。

 

我店裡什麼都會做,不過主要是做櫃台,因為員工們算錢實在太慢,比如說9.47,他們得先打個10.00,再慢慢算出找多少錢,後面大排長龍,我實在看不下去,就跳下去做。

 

我目前熱門時段會在店裡,還有晚上或是下雪天,反正員工請假不來的時候就得我來,這一區很窮,員工都買不起車,下大雪是要他們怎麼爬得過來,但一定要有人顧店,那就是老闆我啊,不然是要整間店被搶光光嗎?這幾十年來,真的是太辛苦了。

 

Q:妳是如何管理員工呢?

 

A:速食店員工流動率很高,而且每天一定有人沒來,請假理由五花八門,姨婆死掉前夫死掉,所以我們隨時都在招人,錄取要點在於時間好不好配合、有沒有吸毒。

 

我每天會發給員工小費,看人給,表現好、待得久、做車道的多給一些,下班的時候發,讓大家開心,他們隔天才會再來上班啊。車道很辛苦的,冬天那麼冷、夏天那麼熱都不能關窗,要多給些錢。

 

員工多多少少會偷錢,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認真計較下去,只會找不到員工,找不到人難道全部自己做?做老闆啊,要想開點,不要到太誇張就算了,回家就安心睡覺啦,不要再操煩那麼多。

 

Q:你們有被搶過或被告過嗎?

 

A:感謝神保守,這麼多年來只有被搶過兩次而已,一次被槍抵著後腦,一次開門直接拿槍對著我,而且還是熟客,吸毒到狗急跳牆,反正他們目的就是要錢,錢給了就走了,不過事後要報警,因為保險會理賠。

 

當然也有被客人告過啊,還有人告說三年前在我們店裡跌倒,這種事太多了,這一區正常啦,保險公司都不想理我們了,哈哈哈。

 

 

Q:你們這區的客群主要是哪些人呢?

 

A:這裡是黑人區,大部分是領救濟金的,領到了就來買,炸雞麥克雞塊一桶一桶抱回去,這種便宜的食物開在這裡才會賺錢。

 

客人很多吸毒喝酒鬧事的,還會在店裡做毒品交易,也曾有毒販搶地盤,雙方人馬追殺,在店裡眼睜睜看著有人在停車場被射殺倒下,反正什麼鳥事都有啦。

 

Q:天啊,真的是很辛苦,但是聽說你的小孩都非常優秀,那也是很值得了!

 

A:兩個孩子資質很高,從不補習,是哈佛畢業的,當年還是史岱文森全校第一名,現在當然大家都說我們很成功,但我回頭想,兒孫自有兒孫福,資質頂尖的孩子,其實在台灣一樣會很頂尖,像我姪兒留在台灣唸建中科學班、台大,在台灣發展非常好,這種孩子去哪裡都會很好的,說真的頂尖的孩子,不是普通資質用逼或是認真可以逼來的。

 

這條移民之路對我這一生來說,犧牲太大了,熱愛的研究職涯就此中斷,叫我再重新選一次,我不會想走這條路,但也只能釋懷。

 

我最幸福的不是賺了多少錢或是孩子多有成就,而是兩個孩子真的都很貼心,知道媽媽為他們犧牲這麼大,我們三人,倚靠主一起撐過一個又一個難關,這就是我這一生最安慰的事。

 

訪談其間,不時看到大姐熱絡和熟客打招呼,或是以堅定眼神,客氣的比個手勢,請躺在地上的遊民坐起來,這樣的地區,我應該是一天都待不下去,大姐卻待了幾十年,真的是傳奇台灣女性啊。

 

※本文獲移居紐約-美國移民家庭生活紀實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延伸閱讀

半夜睡到一半,地震來了該怎麼辦?防災專家:最高境界是什麼都不用做

2019-08-08

七夕情人節的暗黑真相:牛郎是渣男、織女是受家暴者...難怪這天都會下雨

2019-08-07

想辭職在家工作?復興美工畢業,他接案40年後下場淒涼:不是累死,就是餓死

2019-08-05

想去歐洲玩,請假11天比辭職更難...連總經理都不敢請長假,台灣最悲哀的職場文化:不敢休假

2019-07-30

小別勝新婚!跟「最愛的那些美好」暫時說再見,換取更大的快樂

2019-05-28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