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大3天2起學生輕生》致親愛的孩子:人生是場馬拉松,跑到終點才是贏家!

洪蘭

個人成長

shutterstock

2020-11-13 09:41

一天,一位國文老師給我看她學生寫的作文〈千金難買早知道〉。她出這個題目的意思是想讓學生了解光陰一去不回頭,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

 

她沒有想到有個學生寫他想像他自殺後,父母如何在葬禮上痛哭,後悔當時不該逼他讀書;班上霸凌他的同學如何來祭拜他,跟他道歉;老師如何後悔某件事冤枉了他……他在空中看到他們哭泣,感受到他們的後悔,很高興終於出了一口氣,最後一句是:現在他們要內疚痛苦一輩子,真是「千金難買早知道」。

 

老師看了隱隱覺得不妥,便在班會時,問了一下有多少同學曾經有過這種經驗。想不到竟有一半以上舉手。

 

學生認為這種方法可以舒解自己的委屈,就像阿Q被人打了,沒有辦法打回去,只能自己安慰自己說:老子被小子打了。

 

她正在勸學生不要動不動就想死時,一個同學脫口說:反正也沒什麼好活的。她很緊張地來問我:這種想像的報復方式健康嗎?想像跟現實中間有多少距離?會不會擦槍走火,真的做出來?學生對自己的生命沒有期望該怎麼辦?

 

神經科學家已在實驗上看到,冥想會改變大腦神經的連接,也會改變大腦功能的區塊。一個念頭想久了會做出來,就像一句不該說的真話在腦海中盤旋久了,一不小心就會說出來一樣。

 

曾經有個實驗者請鋼琴家躺在核磁共振儀中,想像他在彈貝多芬的奏鳴曲,然後再給他一個鋼琴鍵盤,請他實際彈奏,結果發現兩者大腦運動皮質區活化的地方一樣;他們更進一步請一組大學生想像他在彈某個曲子,另一組則實際彈奏,每天練習一小時,兩個禮拜後掃瞄他們的大腦,發現兩組學生運動皮質區掌管手指的區域不但都有變大,而且不相上下;威斯康辛大學的戴維森(Richard Davidson)教授發現,喇嘛大腦的結構和活化的迴路會因道行深淺而出現不同;在教學上,老師讓學生練習一句本來很拗口的話十遍以後,說出來的速度比未練習前快一倍。

 

大腦和行為之間是個環環相扣的關係,大腦產生觀念,觀念引導了行為,這行為產生結果後,會回過頭改變大腦。所以古人要我們時時「正心誠意」,因為念頭是會導致行為的。

 

學生用想像自己死亡後別人的惋惜來感受自己的價值,是個很可悲的事情,他們為什麼不能在生前感受到?我們到現在仍用成績來衡量學生的前途,一旦成績不好,這個學生就一無是處,被父母師長同學羞辱。

 

在課程內容上,也沒有給他們楷模去效法,讓他們除了考試,不知道自己每天為什麼活著。人生是場馬拉松,要跑到終點才是贏家。既然出了社會以後是用長處跟別人競爭,我們為何盡挑他的短處,讓他們覺得生命不值得活?科恩(L. Cohen)說,「每樣東西都有裂縫,因為只有這樣,光才進得來」(There is a crack in everything, 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

 

要學生對生命有期待,必須先使他感到生命的意義才行。

 

作者簡介_洪蘭

台大學士,加州大學河濱校區實驗心理學博士,曾在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神經科及耶魯大學哈斯金實驗室做博士後研究,在聖地牙哥沙克生物研究所任研究員,並在加州大學擔任研究教授。

1992年回台,先後在中正大學、陽明大學任教,並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創所所長。現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講座教授,台北醫學大學及清華、交大、陽明、中央四校聯合系統講座教授。

 

本文摘自天下文化出版《從大腦看人生》

 

自殺警語:珍惜生命,自殺不能解決問題,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 若需諮商或相關協助可撥生命線專線「1995」、張老師服務專線「1980」或衛福部安心專線「1925」。

延伸閱讀

「我曾想過,就離開算了...」工程師痛哭告白:一份薪水養老婆和2個孩子,愛實在太沉重了

2020-11-11

同事聽到你花1個小時通勤,給你一個同情的眼神...人到中年慢慢「變窮」的4個徵兆

2020-11-10

「如果你死了,我就是第一名!」被嫉恨的同學踹暈...天才唐鳳童年好幾次想自殺「同學們都恨我」

2020-11-09

反批美國沒新聞自由、挑撥中非外交關係⋯中國興起「戰狼式外交」,為何已悄悄埋下禍端?

2020-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