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年輕人搶做長照 不再只有媽媽級人手

楊雅馨
2018-11-14
教育
1143期
蕭芃凱攝影

年輕人搶做長照 不再只有媽媽級人手

楊雅馨
2018-11-14
年輕人搶做長照  不再只有媽媽級人手
教育
蕭芃凱攝影

縱使政府有再好的長照策略,沒有人力、人才,一切都淪為空談。南投五育高中看見在地老化現象,培育本地長照基層人才,期望落實有品質的長照服務,讓長輩在地安老。

台灣正式邁入高齡社會,也就是說,每七名人口就有一名老人。而國內長期以來仰賴外勞人手,約占所有的照顧服務員六○%。一旦他國停止輸出外勞或有更好的薪資條件等,勢必出現照服員短缺的問題。此外,國內照服員年紀偏大也是隱憂,目前台灣照服員平均年齡為四十至五十五歲,三十歲以下僅占了一成。

 

位於南投縣南投市的五育高級中學,因見到鄉里間獨居老人的問題,六年前面臨學校轉型時,便將長照這塊納入,經過兩年的規畫與準備,於一○四學年起(二○一五年)正式成立照顧服務科。

 

五育高中董事會祕書黃美玉表示,當初學校要成立照顧服務科,是身為學校董事長的父親黃添榮,長年參與草屯媽祖廟會活動,發現許多熟識的長輩漸漸不來了,一問才知道很多長輩獨居、行動不便,因而和草屯媽祖廟發起供餐活動。六年前,黃添榮提到這些服務的志工將來老了,有誰可以接續服務?一方面則希望學校裡的孩子們除了讀書,還要能自給自足、服務他人,於是提出增科的申請與規畫。

 

銀髮體適能、尿布體驗 

讓學生了解工作內容

 

三年多前,「長照」這名詞還不夠夯。招生時,有許多學生問:「念照顧服務科,畢業後能做什麼?」黃美玉笑著表示,她只能簡單說,是照顧老人、陪伴老人。不過,在南投,與阿公阿嬤一起生活、隔代教養的孩子們也不少,對陪伴老人並不陌生。

 

五育高中第一屆照顧服務科包含轉學生,陸續招收了四十二名,目前三個年級共有二百名學生就讀。教務處副主任兼就業組長林郁君不諱言,一開始的課程設計,是參考各大專院校的「老人照顧學系」,將內容修訂為簡易版,一路調整到現在。

 

一年級有教育部的必修科目——國文、數學、英文等,學校只能在校訂科目做些修正,如長照概論、美容實務、銀髮體適能等;二年級有膳食營養、人體結構與功能概論等,暑假會安排兩周的見習;三年級有基本照顧技術(如尿布體驗:學生們互包尿布,了解長輩的感受)、復健實務、活動教具設計等,並搭配二十天的實習。

 

林郁君指出,見習與實習最大的差異是,見習是利用兩周左右的時間,由學校師長安排到三種不同屬性的單位,一個單位待三天,學生可以藉此了解長照體系的多元化,並找出適合自己的領域。實習則是更貼近長照實務,由學生自由選擇,到單位實際操作照服員的工作內容,當學生選定實習單位後,不能轉換機構,也因此要學會對自己負責。

 

實習忍異味撐下去

首屆畢業生成績亮眼

 

此外,學校會透過參與社區活動、見習等,讓學生認知,長照的職場形態就是充分地忙碌。至於辛苦程度,若以十分來計,正在實習的學生會覺得有七分到八分左右;對於「願不願意留下來?」他們的答案倒是肯定的,認為這個行業「有前景」、「感覺還不錯」。

 

「這些孩子去了機構,遇到最大的障礙,是味道,例如尿布的異味。」林郁君表示,曾經有一名學生,已經戴著口罩,仍設法將自己靠近門簾外。據她說,這樣「味道會淡一些。」不過這名學生從無法適應,到最後仍選擇留下。吃、喝、拉、撒、睡是人的本能,「維持病人的身體清潔與舒適,也是照服員工作裡的重要一環。」林郁君說。

 

數字會說話,五育高中第一屆照顧服務科四十二名畢業生,有十九名繼續在職進修。現於南投醫院護理科擔任照顧服務員的林采妍表示,雖然曾經考慮轉護理系,實習後發現長照領域很廣,護理師要從事專業性的治療,照服員相對不用承受這麼大的壓力,CP值反而較高。

 

(圖片攝影/蕭芃凱)

 

「在台灣,很多照顧服務員都是外籍勞工,南投醫院雖然是用本國籍,但畢竟不是科班出身,訓練九十小時的照顧服務員和完整三年的專業課程,還是有落差。這些同仁縱使年輕,能力還是有目共睹的。」南投醫院護理科護理長曹文昱說。

 

人才需要培育、養成,並做好職涯規畫,而非單純的薪資保障。也因此,五育高中照顧服務科強調「三加四的規畫」,即三年職業學校的訓練後,再繼續完成四年的大學學歷。唯有扎實的實務經驗,未來他們要做經營管理、獨當一面時,才能在職場深耕。

 

 

延伸閱讀

看護賣命卻換來醫院一句 「你不是我們的員工」

「你們不是我們的員工!」是盧湘羚二十年來擔任醫院看護最常聽到的一句話。

誰來照顧?

雜誌送印前傳來消息,我們獲得今年「曾虛白新聞獎」的肯定,得獎作品是「體育界的轉型正義還要等多久」一文;共同獲獎的,還有網路公益媒體《報導者》的「廢墟裡的少年」系列報導。讀者若有印象,本刊去年十一月即與《報導者》合作,將「廢墟裡的少年」在《今周刊》以紙本呈現。

病床邊的照護危機

「你有推薦的看護嗎?」近年來,這句話幾乎要取代「你有推薦的醫師嗎?」成為國人住院時最大的苦惱。住院自己找看護,成台灣特有的醫療生態,龐大的看護費用及請假陪病的成本,掩蓋在看似低廉的健保體系底下。

用一半的錢 請到好品質看護 照服員共聘 七成家屬點頭

透早八點鐘,五十四歲的谷蘭芬,已在醫院腫瘤病房開始一天照顧病患的工作。五年前,她從中國嫁到台灣時,就接受照顧服務員的訓練,取得完訓證書,投入醫院照服員的工作。當時和每個照服員一樣,谷蘭芬接下一對一的個案,是為了「多賺一點錢」,寄回老家給父母。她可以每天二十四小時工作,一整個月不休息。

台灣少子化,住院孤兒多!看護10天要價2萬6...廉價健保體系下的「照護黑洞」

「『住院孤兒』會愈來愈多!」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發言人滕西華提出警訊。她指出,高齡化和少子化,愈來愈多「沒有家人」的人,住院只能仰賴看護,如果醫院不能全責照護,丟給病家自理,一來費用難以承受,二來也沒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