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李天祿傳人: 創新的盡頭其實是傳統

趙敍廷、雲永寧、陳愷昀
2018-08-16
藝文風尚
1130期
唐紹航 攝影 圖片提供:柯世宏、張嘉容、郭建甫

李天祿傳人: 創新的盡頭其實是傳統

趙敍廷、雲永寧、陳愷昀
2018-08-16
李天祿傳人: 創新的盡頭其實是傳統
藝文風尚
唐紹航 攝影 圖片提供:柯世宏、張嘉容、郭建甫

是布袋戲大師李天祿的第三代傳人,十歲成為藝生,十一歲便跟著「亦宛然掌中劇團」在世界各地演出,後來持續和李天祿之子李傳燦、陳錫煌學藝,三十三年來從未間斷。

二○一○年,黃僑偉成立「臺北木偶劇團」,與不同領域跨界合作,獲頒傳藝金曲獎「最佳團體年度演出獎」。一路走來,他體認到傳統的重要性,去年他成立集藝戲坊,主張「唯有根植在傳統基礎上的創新,才不會失去本質,對於布袋戲的推廣和保存才有幫助。」

 

布袋戲是一門綜合的藝術,集結了雕刻、繪畫、刺繡、音樂、說唱……等項目,表演雖分前場操偶與後場樂器吹奏,仍須盡可能全方位學習,所以主攻前場的黃僑偉,不只操偶,還得熟悉後場的工尺譜(漢式樂譜)、鑼鼓,甚至偶的製作,「不見得要專精,但什麼都要會,有時布袋戲根本等於是一人部隊。」

 

(攝影/張瑞宗)

 

此言不虛,在集藝戲坊裡,黃僑偉既是團長,也是唯一團員,獨自一人四處尋找各種演出的可能性。

 

現代人娛樂選擇爆炸,加上文化斷層,布袋戲從過往市占率九成,演變成現在的小眾,「傳統教化元素、邏輯、語言不合時宜,即使我可以演得跟李天祿老師一樣好,你也看不懂。」黃僑偉笑中帶澀表示,尤其布袋戲的台語是古文與古早的氣口,「傳統很美,但大家不知道該如何欣賞。」

 

(攝影/許斌)

 

跨界合作  撞擊出驚人氣勢

 

過去十年,黃僑偉與京劇、歌仔戲、傀儡戲,甚至小劇場、現代舞跨界合作,種種嘗試並非想將布袋戲生出另一種長相,而是「吸收不同養分,再把傳統牽引進來。」他表示,其實跨界合作更早就開始,李天祿率先將京劇的鑼鼓帶入布袋戲,鏗鏘有力的節奏結合南北管,讓武打、過場更簡潔有力。

 

黃僑偉曾回到布袋戲發源地泉州學習傀儡調,布袋戲是由傀儡戲演變而來的,在傀儡戲中,角色各有不同口白,逐漸形成獨有的語調,戲劇張力也更強。在與國寶級大師吳素霞,以及泉州木偶劇團合作後,他吸收傀儡口白特色,令「一人講所有口白」的布袋戲,角色更顯鮮活。

 

延伸閱讀

闢一方清淨 美 要貼近生活

長長的廈門街,匯聚不少二手家具行,一直以來都予人舊居生活的印象,去年底,一家看似隱世獨立,卻又很有性格的家具選物店悄悄進駐了,低調隱晦的白,在一片老宅中,呈現包容且和諧的風景。這獨棟建築大有來頭,百年前,它可是廈門街上最高的建築,據說更是全台第一家台灣人開的牙醫診所。

用奶茶 調和 生命的故事

台北市的人口密度高,使得多數眷村不得不改建為國宅,但在松山機場附近,仍保有一處國軍眷村。低矮的房子還承載著舊時光的記憶;小時候在眷村長大的宋天恩(Kero),本業是調酒師,也在美式餐酒館為不喝酒的客人調製出無敵奶茶,超乎想像的多層次味覺,備受好評。

窯洞裡的展演 茶香猶存

細長的線條,在白牆上一筆一畫地寫出「三徑就荒」,取自陶淵明〈歸去來辭〉中的店名,光影催化著時間的距離,一推門入室,心情就好像出世般,在空間中沉澱,醞釀沉靜。

65歲創業、66歲走上伸展台 鹿間時尚爺爺的熟齡幸福學

來台打拚34年的日本企業家鹿間卓,在紳裝領域有個更響亮的綽號——「時尚爺爺」。他65歲開公司當起鎌倉襯衫社長,67歲走上伸展台,和年輕人角逐十大型男,即使將邁入70歲,依然挺直胸膛接受各種挑戰。

咀嚼大地傳來的訊息

五月時,我到台東某家法式餐廳用餐,餐桌上的花器內,放著熟悉的薄荷、香蒲和開著花穗的九層塔,再認真看,幾乎都是台灣田間或山間常見的植物,好有親切感。主廚告訴我,餐廳的原料幾乎都是花東地區的作物,桌上的擺飾與店裡的香草植物,則是來自附近一個部落裡的青農夫妻,於是我請教了農民的地址,專程去拜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