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社運骨、記者魂 香港選舉的黑馬票王

朱遠定

兩岸三地

達志

1031期

2016-09-22 16:22

無疑的,朱凱迪已被不滿現狀的香港人民寄予厚望了。高舉民主自決大旗獲高票,他讓政治冷感的香港人關心在地事。

九月五日,香港立法會選舉結果出爐,長年耕耘社會運動的新界西區參選人朱凱迪,以八萬四千票成為全香港「票王」,當選立法會議員。在二○一四年雨傘運動(又稱雨傘革命)後,這場選舉成為民眾寄望改變香港的關鍵戰役,五八%的投票率是九七回歸後最高的一次,而高唱「民主自決」的朱凱迪大勝,彷彿也承載起眾港民的希望。

其實,這已是朱凱迪第三次投入選戰,他在二○一一年首度參選香港區議會選舉,只獲得二八三票落選,四年後、一五年底區議會選舉,他捲土重來,票數暴增為五倍,斬獲一四八二票,卻仍以千餘票差距輸給對手。當時,媒體為朱凱迪冠上「唐吉訶德」封號,意味他堅持理想卻始終無法勝選。

但在這次選前兩周,朱凱迪接受媒體採訪時卻發下豪語,「有人說我是唐吉訶德……,現在,我就要當『巴基之星』!」

巴基之星,香港賽馬界最新竄起的名駒。在七月一日「香港回歸紀念」的賽事中,年僅三歲的巴基之星出閘後馬失前蹄,遙遙落後,隨後卻能在一千四百米的賽程中連追十三匹馬,最終以明顯的差距奪冠。

 

朱凱迪

 

記者出身  闖蕩戰地後回鄉


豪語成真,不到十個月,朱凱迪果真從「唐吉訶德」變成「巴基之星」。而這趟政治路上的神奇之旅,是如何開啟的?

朱凱迪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英文系,早年曾在《明報》擔任國際版記者,但他很快就對一味翻譯外電文章感到索然無味。○三年,朱凱迪辭去《明報》工作,隻身飛往伊朗學習波斯語,當時他告訴香港知名獨立記者張翠容,打算學遍波斯語、阿拉伯語、突厥語,要花十年研究古文明。不過,當朱凱迪離開伊朗、飛了一趟阿富汗採訪戰地新聞後,卻又毅然回香港投身社會運動。

為何計畫生變?張翠容日前透露了一則小故事:朱凱迪在伊朗遇到一位庫德族青年,該名青年正打算前往土耳其與伊拉克接壤的庫德地區,支援戰亂中受苦的同胞;他告訴朱凱迪,即使沒錢、沒能力對抗敵人,「只要我與他們站在一起,他們便感到安慰,有勇氣向前走。」

於是,朱凱迪在○六年回到了土生土長的香港,與家鄉的同胞,尤其是弱勢的人們站在一起。


捍土地正義  女兒取名「不遷」


回國後的朱凱迪,一度擔任新城電台凌晨時段新聞主播,卻也接連投入大大小小社會運動,從發起「保樹立人」活動,阻止母校香港中文大學砍樹,到反對拆卸天星碼頭、保留皇后碼頭、反高鐵……等運動。同時,他持續扮演一名出色的獨立記者,將調查獲知的官商勾結,及鄉村民生、農業問題、歷史故事一一寫出來,透過供稿給獨立媒體或親自辦社區報,努力向外界傳播。

○九年,香港政府為了興建高鐵車廠,拆遷位於新界源朗八鄉地區的菜園村,而後異地重建菜園新村,此計畫在○八年起即引發當地村民不斷抗議,朱凱迪則一路參與了這一切抗爭、社區重建過程。一一年,他和社運戰友共組「土地正義聯盟」,直接遷居八鄉、深耕社區,朱凱迪並在八鄉結婚、生了一個女兒,甚至就將女兒取名「朱不遷」。

起初,搬入八鄉的朱凱迪並不受歡迎,因為此前的抗爭過程中,菜園村村民已和其他八鄉居民彼此高度對立。在這氛圍下,朱凱迪一一年參加區議會選舉,不僅有人質疑他只會抗爭、不會「做實事」;就連他的抗爭盟友都有人質疑,朱凱迪是為了個人參選才搞社運。最終,他以二八三票慘敗。

為了突破困境,朱凱迪採取的作法是更加貼近、理解在地民眾。他辦起《八鄉錦田地區報》,關注在地議題和歷史,他自己曾笑稱,「出報紙令我由抗爭者變成社區報編輯,成功洗底。」此外,朱凱迪也嘗試活絡地區經濟,在一二年發起「八鄉人食八鄉菜計畫」,為區內居民訂購八鄉農民種植的蔬菜。

雖逐漸取得民眾信任,但朱凱迪在一五年第二次參選區議會再度敗選,原打算贏了區選再參選立法會的他,決定不再等待。雨傘運動後,朱凱迪感受到香港人覺醒,是時候直接挑戰立法會了!

「希望屯門社區有更多對單車和行人友善的設施,令富人和窮人都可以踩單車……。」身穿淺藍襯衫、素色長褲,搭配黑框眼鏡和大大的笑容,正是朱凱迪招牌打扮,他一面推著單車走在鬧區街上,一面透過耳麥宣傳政見。今年立法會選舉期間,朱凱迪的競選單車隊騎遍新界西區大街小巷。

朱凱迪選前三周才達成八十萬港幣小額募款目標,選戰打得特別省,卻也特別年輕、有朝氣。除了單車隊遊街,他們依靠志工們蒐集廢布料,自行彩繪、製作許多宣傳布條。

 

反官商鄉黑  一家卻受威脅


資源有限,選戰開打之初,朱凱迪的民調支持度也只有一%,但過程中,他將選區內長期以來「官、(地產)商、鄉(紳)、黑(社會)勾結」的利益結構向選民完整呈現,並且針對區內違法倒水泥、蓋公屋遭地方勢力反對等黑幕,透過直擊、網路直播的方式宣傳;連串猛攻,他的勢頭的確有如巴基之星,支持度在短時間內急速拉抬。

朱凱迪長期以來勇於觸及土地利益、揭發黑幕,為他贏得選票,卻也帶來人身安全威脅。九月五日開票當天,朱凱迪在記者會上提及妻子和女兒時忍不住落淚,他表示,由於自己碰觸「官商鄉黑勾結」惹怒不少人,以致遭恐嚇、跟蹤,家人安全也受威脅;接著數日,朱凱迪和家人未回家過夜,女兒也無法上學。九月八日,朱凱迪在律師、多名立法會議員陪同下報警,要求警方對他和家人提供保護。


儘管如此,朱凱迪仍然強調,今後會運用調查記者的能力,挖出更多「黑材料」,反映鄉事政治的腐爛、持續推動改革。

「我們都是朱凱迪!」九月八日,香港警察總部外,在場立法會議員們和聲援民眾的高呼口號,力挺的不僅僅是朱凱迪,更是朱凱迪現象背後所承載的公民意識。或許就如同朱凱迪在勝選後說的這番話:「希望我們有一個新想像,並非如巴基之星這匹馬在賽事初段一直落後,最後贏了冠軍,而是……到了最後有八萬多人跟我們一起跑。」

「推動『民主自決、城鄉共生』這比賽,現在過了第一個檢查站,容許我們繼續跑……。」他說。

朱凱迪
出生:1977年
現職:香港立法會議員;土地正義聯盟、本土行動黨黨魁
經歷:編譯、記者、社運人士
學歷:香港中文大學英文系
家庭:已婚,育有一女

延伸閱讀

一個人旅遊西藏與倫敦,沿途都是收穫與驚喜!中年後的領悟:捨得對自己好,錢是用來花的

2020-01-03

2020迎新春的9個開運密碼!想要心想事成、請在「這些」時間續旺氣、迎財神,幸運又幸福一整年!

2020-01-21

人生勝利組都這樣許願 跟未來更棒的自己下約定

2020-02-12

台灣首例死亡個案是61歲白牌計程車司機 死前不久才驗出

2020-02-16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