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金融整併路迢迢

台灣金融整併路迢迢

謝金河

金融

攝影/陳永錚

848期

2013-03-21 12:08

馬總統上任以來,及矢志推動第三次金改,但是他兩任任期已過半,到底第三次金改牛肉是什麼?台灣的金融業不是只靠監理就能走出眼前困局的!

自從台新金控密謀發動奇襲,希望把台新金控併給彰化銀行,台新金控成為消滅公司,卻招來財長張盛和嚴正反對,使這項金融整併案胎死腹中。不過,馬總統上任五年,他所主導的金融改革牛肉是什麼,卻因為吳東亮的激將法,被搬到枱面上來。

就在張盛和拒絕吳東亮的提案不久,財政部又上演了一齣前財長炮轟現任財長的戲碼。因為全力推動證所稅掛冠求去的前財長劉憶如,在參加一場論壇時公開指出,她在財政部期間,其實想要積極推動銀行整併工作,主要是過去二次金改衍生出許多弊案,讓很多金融業負責人吃上官司,更使銀行整併成為沒有人敢再力推的事。但劉憶如直言:不整併,銀行規模就無法壯大,絕不能因噎廢食。

 

現階段台灣金融整併:前進不行,後退也難

 

劉憶如肯定二次金改的概念,她認為國內銀行必須整併才能增強競爭力,台灣銀行業沒有大到不能倒的問題,反而有所有金融機構都不夠大的隱憂。對於台新金與彰銀的整併,劉憶如罕見地說出:「台新金是彰銀最大股東已是事實,問題一直拖延,到底是要怎樣?」劉憶如一句話點出台灣當前金融改革的困境。

台新金控在彰化銀行的董監名單上是二二.五%的最大股東,這是扁政府時代,台新金以融資的方式,斥資三六五億元,以每股二十六.一五元高價,從原內定的新加坡淡馬錫手上搶到經營權。台新金吃下彰銀多數股權,這是在扁政府時代主導二次金改很大的一筆交易案。

在這段期間,富邦金併入台北銀行,成了台北富邦銀行(後來簡稱北富銀),富邦銀行因為併入台北銀行,使得富邦金控完成了重要拼圖,金控版圖快速擴大。而國泰金控則是拿下了世華銀行,讓金控版圖更上一層樓。其他如元大金控是元大銀行與復華、亞太銀行併出來的成果,但也因為扁家貪汙醜聞,弄得馬家官司纏身,迄今未解。

台新金併彰銀只是眾多金融整併的其中一案,不過是在扁政府後期,台新金拿下彰銀最大股權,卻來不及進行合併大業,○八年馬政府上台,這盤棋局就走不下去了。這場在扁政府達成的「默契」,到了馬政府執政全盤否定。馬政府質疑台新金有涉入二次金改醜聞,但是檢調始終「查無實據」。台新金花了三六五億元的大把銀子,而且是融資取得,資金被卡住,也是痛苦不堪。

這當中,台新金試圖想將彰銀股權賣回財政部,希望用原來價格把股權賣回去,但是財政部堅拒,台新金想退出退不了,想要完成金融整併,財政部卻悍然抗拒到底。這就是現階段台灣金融整併的寫照,前進不行,後退也難。劉憶如這次炮轟財政部,正是點出了台灣金融業眼前的困局。

要衡量一個國家的經濟健不健康,銀行業夠不夠強,是非常重要的一項指標。以一九八○年代與台灣共同走過經濟榮景的日本為例,台灣在八○年間金融寡頭壟斷的年代,銀行業炙手可熱,銀行的股價則是衝到上千元,日本的銀行業更是蓬勃發展。

 

安倍主導日本改革 重振日本銀行業

 

但是一九九○年日本泡沫經濟吹破,銀行業又變成了最慘的「慘業」。日本眾多銀行倒閉,其後二十年,日本銀行業併了又併,最後併出了三塊大拼圖,一個是三菱UFJ,這是東京三菱銀行最後與UFJ控股合併出來最大型的金融機構;第二大的是住友三井FG,這是住友銀行與三井銀行併出來的產物;第三個是瑞穗銀行整合出來的瑞穗控股。

這些年,日本經濟低迷,日本的銀行業也是「失落一族」,三菱UFJ股價最低跌到三一八日圓,三井住友FG跌到二○○三日圓,瑞穗控股則跌到零頭的九十八日圓。銀行是一個國家造血的經濟大動脈,銀行式微,也代表這個國家經濟爬不起來。最近四個月,新首相安倍晉三主導日本改革,日圓大幅貶值,讓日本銀行業重新振作活力,短短四個月之內,日本三大金融控股集團全部擠進日本十大市值名單之內。

排名最高的是三菱UFJ集團,股價從三一八漲到五九二日圓,市值拉升到八三四.八六億美元,成為全日本僅次於豐田的第二大市值企業。而三井住友FG股價漲到四二五五日圓,足足漲了一倍多,市值推進到六○六.五億美元,成為日本第六大市值企業。瑞穗控股股價漲到二二一日圓,市值衝高到五三七.一億美元,成為日本第八大市值企業。日本三大控股重新回到市值前十大行業,與日本汽車業豐田、本田、日產成為日本再起的雙箭頭產業。

再看經歷金融海嘯襲擊的美國。○八年爆發金融海嘯危機,銀行業受創最重,雷曼兄弟破產出局,美林併入美國銀行,AIG獲得政府紓困,花旗一度垂危。一旦有金融災難,銀行業必然遭到最大的撞擊。

在金融海嘯襲擊中,美國頂尖的投資銀行高盛股價從二五○.七美元慘跌到四十七.四一美元;另一家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則從七十六.○四美元慘跌到六.七一美元,一度掛病號;摩根大通則從五十三.二五美元慘跌到十四.九六美元;最悲慘的是花旗與美國銀行,花旗的股價從五十五.五五美元跌到○.九七美元,簡直可用送入加護病房來形容;美國銀行則從五十五.○八美元狠狠跌到二.五三美元。美國的金融海嘯其實是銀行的崩壞史,美國的道瓊指數從○七年的一四一九八.一點最慘跌到六四六九.九五點,銀行股的崩盤是最重要的關鍵。

 

印鈔救市 美國銀行業復活

 

現在美國靠著聯準會主席柏南克一記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寫傳奇,美國以印鈔票的手段,讓美股重回○七年之前的榮耀。銀行業大復活是很重要的關鍵,例如,高盛最慘跌到四十七.四一美元,現在漲到一五九美元,市值已回升到七四四.○四億美元。

目前全美最大的兩家金融機構,第一大是巴菲特的最愛富國銀行(Wells Fargo),富國銀行在金融海嘯中受創相對較輕,富國銀行在危機中搶到華盛頓互惠銀行,但股價也一度從四十四.六八美元跌到七.八美元,現在回到三十八.二美元,富國銀行把市值拉升到二○一三.四億美元,成了全美最大的金融機構。其次是摩根大通,股價重新站上五十美元關卡,市值也推進到一九○二.五億美元。兩家一度落入敗部的美國銀行,股價慢慢來到十二.四四美元,市值推進到一三六○.一億美元,實力回來一半。花旗集團從最慘的○.九七美元整併,後來到四七.九二美元,市值推升到一四三六.二億美元,也算是可圈可點。最小的摩根士丹利股價來到二十三.五九美元,市值也達到四六二.六六億美元。

也就是說,美國銀行股經歷了一場金融海嘯的大撞擊,包括高盛、富國銀行、摩根大通幾乎回到海嘯之前的榮景,這是美國經濟再起的重要訊號。銀行業能不能從衰敗回到健康,這是一個國家經濟榮枯的重要指標。

回頭看中國大陸的銀行,目前也正處在國家保護階段,這是金融業完全壟斷的時代,中國的銀行業從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銀行、中國人壽都可躋身世界十大銀行行列,主要原因是中國銀行業獲利太驚人了。以建設銀行為例,除稅後淨利從○八年的六九一.四二億元人民幣起跳,○九年是九二六.四二億元,此後,建行獲利年年超過一千億元人民幣,一○年是一○六八.三六億元人民幣,一一年是一三五○.三一億元,去年再創下一六九四.三八億元的歷史紀錄。中國工商銀行、中國銀行獲利年年保持逾千億元人民幣的紀錄。

不過,這是在中國經濟高速擴張期創造出來的銀行榮景,中國的銀行業未來恐怕還有一段艱苦的路要走。一個是房地產戳破泡沫後的痛苦調整,台灣的銀行業走過九七年痛苦打呆帳的時期,令人印象深刻;另一個是銀行業逐漸開放後可能遭遇的國際競爭。中國的銀行業目前還可以關起門來稱王,但是隨著中國經濟發展,國際化衝擊恐怕是下一個必須面對的大挑戰。

台灣的銀行業從九一年王建?當財政部長的時代,銀行管制的閘門打開,開啟了企業家人人可當銀行家的時代。那一年十六家銀行申請設立,通過十四家銀行新設執照,兩年後又有新銀行新設成立,台灣正式進入「over banking」的時代,滿街都是銀行。加上不肖商人用銀行牟取私人巨利,銀行與企業、房地產的五鬼搬運層出不窮。到今天為止,新銀行仍存活的也僅剩富邦銀行改制出來的富邦金控;大安銀行與台新銀行變身的台新金控;獨立運作良好的玉山金、永豐金;併入亞太銀行、復華證金的元大金控;其他如遠東銀行、聯邦銀行、大眾銀行、萬泰銀行、安泰銀行等,新銀行存活下來的剩下不到一半。

 

二次金改因人謀不臧 變成汙名化代名詞

 

而把銀行弄垮的如中興銀行的王玉雲家族;中華銀行的王又曾家族則流落海外;萬泰銀行的許勝發家族官司纏身;泛亞銀行的楊天生也遭到重創。從台灣銀行業的二十年滄桑,可以看出台灣經濟發展實在是很不平順。

從總市值的角度來看,台灣十大企業中,從半導體的台積電一度把市值衝刺到二.八三兆元新台幣最為驚人;之後的鴻海也有一兆元新台幣;然後是台塑石化、中華電信、台塑、南亞、台化、中鋼這些傳統產業;台灣的銀行業勉強整合出富邦金與國泰金的金控大集團。

目前富邦金市值達三九四六.三億元,國泰金達四二二一.二億元,台灣十大企業前十大市值的公司,最後五到十名都在四千多億元糾結在一起。例如台塑市值四四四九億元,南亞四一六一.七億元,台化四一一九.九二億元,中鋼四一○三.○七億元;國泰金今年股價從二十七.八元大漲到四十二.六元,已可躋身到市值第七大企業,富邦金約在第十一。相對各國金融機構排名都很前面,台灣銀行業走來一路艱辛。

扁政府時代推動二次金改,原是台灣金融業整併競爭力,走向世界的最好機會,卻因人謀不臧、上層貪瀆,變成汙名化的代名詞。到了馬政府時代,二次金改沒有了,三次金改也沒有看到,公股併公股的計畫,連一個最簡單的兆豐金併台企銀都因層層抵抗而不可行,就像劉憶如講的,「問題一直拖延,到底是要怎樣?」

劉憶如是馬團隊所用的重要財經人士,連她都有不平之鳴,被劉憶如炮火掃到的財政部長張盛和被迫回應:在不影響國家利益,提升競爭力,合意購併,不被民間金融機構吃掉……。公股銀行整併樂觀其成,但是這塊拼圖如何拼,看起來官方沒有什麼腹案。

 

台新入股彰銀

台新金控高價入股彰銀成為最大股東,多年來卻合併不成,引發外界質疑馬政府三次金改的決心。圖右為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攝影/陳永錚)


台灣號稱是民主國家,但我們官股銀行比率卻占五成以上,有些已經是民營化的金融機構,官股卻還要爭取委託書搶經營權,安排政府官派董監事在各個金融機構。張盛和的金融整併最高指導原則是「不被民間金融機構吃掉」;但是公股單靠近親繁殖就能綻放出美麗花朵嗎?怎麼併才是台灣金融業重返競爭力最好的政策?值得大家深思!

馬總統上任以來,即矢志推動第三次金改,但是他兩任任期已經過半,到底第三次金改牛肉是什麼?台灣的金融業不是只靠監理就能走出眼前困局的!

延伸閱讀

金融業的苦日子會很久!

2016-04-21

風暴後 台灣金融板塊丕變

2008-10-02

公股金融機構整併一時難解

2011-03-31

冷眼看彰銀經營權之爭 ——台灣新金融版圖勢必有大變化

2020-06-03

台新金正式退出彰銀!盼政府補償16年的損失? 老謝「細說」年輕人不知的往事

2021-0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