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羅志祥:我對舞台的渴望,強烈到可以放棄一切

施禔盈

話題人物

2014-01-30

「跌倒了懂得站起來,靠自己的力量,創造每一個神話。」這是羅志祥歌迷對他下的注解。曾經,羅志祥很晦暗,但現在的他,渾身充滿陽光能量,這段改變源自他能放下自己、放下眾多包袱,而當中不變的,則是他對舞台的強烈渴望。因為全力以赴,所以,改變水到渠成。

很少有一位藝人身上,可以承載這麼多極端的形容詞,也很少有一位藝人接受的,是如此兩極的觀眾反應——台客到潮男、過氣偶像到天王巨星、票房毒藥到代言寵兒、噓聲四起到掌聲貫耳……,像是沒有中間地帶的喘息,就這麼從極左到極右;而這是小豬羅志祥扎扎實實的人生體驗。

不為人知的是,行走間,他必須戰戰兢兢、不能稍有一點疏忽,因為一不小心,就會從細窄的鋼索上跌落,再也攀爬不上來。

↓ 不要當花瓶,我要給大家有靈魂的表演;不要當偶像,因為偶像會過氣。


↓ 改變就有可能,堅持就有力量



↓ 挑戰沒有一天停止,我要每一天的出發都備好能量
_


算一算,一九九六年以偶像團體「四大天王」出道,他在這條難行的鋼索上,也走了約十八個年頭。去年是他大豐收的一年,十七支廣告、三十場演唱會、十場以上的商演,他的收入暴衝到六億元,是國內藝人收入排行第一名。而當紅的他,通告甚至已經排到二○一六年。

其實十一、二年前,羅志祥完全沒有工作機會,與他共事十四年的經紀人小霜回憶起一個場景,那是她開車載著他去見製作人的行程,當她拿存摺給小豬時,忽然間空氣凝結,「他的神情好落寞,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沮喪;那表情,我至今難忘。」

存摺裡剩下一萬多元,下一個工作不知道在哪裡,家裡沒人知道小豬的實際狀況,「這時候他握著存摺,輕聲但堅定地說了一句:加油!」小霜記得當時小豬落寞後,即刻為自己打氣的畫面。實在是因為他連落寞的條件都沒有,走在鋼索上的人,只有向前走。

跌宕起伏的演藝之路,小豬寫滿了故事,他說自己已經變成無敵鐵金剛,散彈槍的攻擊對他沒太大影響和傷害。倒是,他很珍惜現在的改變,從不喊累喊忙,「我很知足,而且我不能忘記以前,因為忘記以前,我會驕傲、會忘本、會忘記先前走下坡的痛苦。」

是的,他還是十多年前的小豬,一樣會去吃路邊攤,會跟阿伯「搏香腸」,見到人會九十度彎腰鞠躬說:「你好,我是羅志祥。」是因為他不變的努力態度,所以改變了人生、改變了財富。羅志祥的蛻變藏在字裡行間,值得大家細細品味,以下是專訪紀要:

《今周刊》問(以下簡稱問):從土台客到潮男、從票房毒藥到代言寵兒,在外人來看,是一場場的蛻變;就好像毛毛蟲變成蝴蝶前,要不停地脫皮,而每一次脫皮都是辛苦,你如何掙脫一段段低潮?

羅志祥答(以下簡稱答):其實,已經傷痕累累到沒有皮了(笑)。進入演藝圈這麼久,很多次我都覺得這次完了、是不是從此毀了?我曾經被媒體說我是過氣藝人,被當面數落:牛牽到北京還是牛、扶不起的阿斗。在那樣的時空環境裡,我抓不到平衡點,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又擔心市場是否不要我了。

家中欠債累累
窮到連小偷也同情,留下百元鈔

但怎麼辦呢?從小家境就不好,我曾經眼睜睜看著陌生人踹門進來,拉著爸爸的衣服說:「錢哩?」那個凶狠的表情還留在腦海。被房東趕出去的經驗也有;還有,曾經小偷到我們家光顧,最後甚至什麼東西都沒拿走,反而留了一百元在桌上。所以當上藝人之後,我一直存在的心願是:讓家人能有一個比較安逸的環境,不需要再過那種一直說「對不起」的日子。

但我這個獨子不僅沒有讓家人驕傲,反而因為合約問題,讓家中債務雪上加霜,算一算總共欠了上千萬元。沒想到,從小家裡欠債,長大後我進了演藝圈,繼續欠債。

悲哀的是,藝人的工作是一條不歸路。曾經我在一家餐廳看到曾訪問過的一位歌手在裡面打工,我想向他打招呼,他卻裝作不認識我。將心比心,如果今天換我在那裡端菜,我可能也是同樣的回應。所以為了賺錢,也只有硬著頭皮,想辦法在演藝圈生存。

問:但「生存」很艱難,你從歌手出發,沒路了,所以轉型當主持人;以為站穩了,又同時停掉三個節目。在不斷起落的過程,什麼是你不變的初衷?

答:環境改變很多,我的心態也改變很多,但唯一不變的是,我對舞台的渴望;我現在看到舞台還是會興奮,下舞台會空虛。

經常我從一個聚集數萬人掌聲、嘶吼的地方,回到只有自己獨處的房間。當脫掉舞台上的「戰服」,我可能簡單穿著背心、一條運動褲坐在床上,這時,剛剛那些尖叫聲還會在耳朵旁流竄,甚至耳鳴;然後我會思索,如果有一天失去了這個舞台,該怎麼辦?

對舞台的這份情感,應該是從小跟著父母四處表演的結果。爸爸早上是公務員,晚上是康樂隊主持人,從小我就常拿桶子亂敲,敲到我爸爸覺得我是一個「斂財」的工具(笑),就推我上舞台表演。在秀場環境,我一直覺得很幸福,可能是這份幸福感,讓我對舞台有渴望,而這份渴望強烈到可以讓我放棄一切。

問:但幾次跌落谷底,情緒很複雜吧?這份渴望滿沉重的。

答:走到死路時,我相信一定會透出一點點指引的光線。我從「四大天王」出道,一出來就紅,所以跩啊!沒想到那像一場夢一樣,而且很快就醒了,因為有其他偶像團體出現,後來就發現,欸,怎麼歌迷越來越少?沒多久,四大天王解散;緊接著,與歐漢聲合組「羅密歐」出兩張唱片,但後來也解散了。

我以前把自己當作是偶像吔,那偶像的包袱是「背了五個包包」吔,我不接受頭髮有絲毫的凌亂,那時候膠水都要一噴再噴,是「連颱風都會怕」的頭髮;忽然要拋開偶像的包袱,那是怎樣的掙扎啊!但為民哥(藝人陳為民)告訴我,「你要面對你的新人生,你的路已經不一樣,你不是偶像了。」

因為生活的壓力,這句話我聽進去了,站在瓜哥(胡瓜)、憲哥(吳宗憲)、小燕姊(張小燕)後面學習主持,當C咖、當綠葉、當小弟。

那時很多學生會進棚錄影,當主持人說:「我們歡迎羅志祥出來」時,馬上噓聲四起,「走開啦!難笑」,這麼近吔,這群學生也太直接了吧!好幾次上台被丟瓶子,心中很不爽,但終究改變不了走下坡的事實啊!

問:難道不曾想過放棄嗎?

答:會想打人(笑),我以前好歹也是叛逆小子。不過,本來就不是人人都要喜歡你。主持《少年兵團》聽到要砸派時,我是一百個不願意;但環境變了,我也要變啊!第一次有人要向我砸派時,還惶恐地問:「你OK嗎?你不會生氣嗎?」我嘆氣說:「砸吧!」結果這一砸我high了,開啟了諧星這條路。

後來我就瘋掉,什麼章魚在頭上,雞蛋打完、麵粉又來,絲襪套頭什麼的,我已經無敵;玩到後來,為民哥向我說這就對了,因為我玩得開心、觀眾看了也開心,而我也真的接受了。

開啟諧星之路
面對走下坡現實,章魚放頭上也行

沒辦法,我需要生存,需要現金,因為欠債,包括我家的債、合約的債,還有時數約(例如主持約簽了一二○小時,未達此標準,就得賠錢)的債。

我始終認為堅持比努力更可怕,雖然苦等不到當歌手的機會,但是練舞、學唱歌這兩件事,我從不間斷。只是,舞台很殘酷,機會不是留給有準備的人,而是留給紅的人,因為紅才有收視,就是這麼現實。

我記得有一天公司告訴我,一家摩托車廠商找我拍廣告,費用不高,但我好開心,後來廣告沒拍成,原因是那位老闆說:「我為什麼要找一位把章魚套在頭上的人當代言人?」所以努力真的有機會嗎?這是官方說法。只能說,章魚套在我頭上的形象太深刻了,曾經有一位工作人員送我進電梯,面對我時不斷稱讚我表現太棒、太好笑了,說「下次再發你通告喔!」結果,就在電梯關起來的一瞬間,他翻了一個讓我永生難忘的大白眼。

我心中有很多小筆記,記錄那些冷言冷語,很多人對我說,這些都過去了,何必再提起?但我必須記得清清楚楚,這不是記仇,是因為我要記著這些點點滴滴,才會督促我不斷向前進;而且我下定決心,要讓這些人後悔,我很幼稚的(哈哈)。

問:努力雖然不一定有機會,但你還是抓住機會再起了。

答:應該說,老天爺還是會給每個人至少一次機會吧!但,機會來了,你可能成功、也可能失敗啊!我想老天爺不只給我機會,也看到我了。過去,其實我也有很堅強的實力,只是沒有人拿放大鏡看這個渺小的我而已。

《轉角遇到愛》這部偶像劇,是我人生最大的轉捩點,我成功了,不只戲本身的張力夠,片尾曲《愛轉角》也讓大家看到我會唱歌的一面;而先前專輯《精舞門》的椅子舞,則是奠定了羅志祥會跳舞的印象。

我出道十三年,才辦第一次個人演唱會;工作十五年,才買下第一棟自己的房子。夢想是一定要堅持下去,正能量很可貴。

問:大家都說你唱歌不是第一、跳舞不是第一,但現在舞台上的羅志祥,展現的卻是強者之姿,你是如何辦到的?

答:我有一個近乎頑固的堅持,如果沒有準備好,絕對不上舞台。我不喜歡臨時抱佛腳,曾經有大型頒獎典禮找我,卻只給我兩天的時間準備,像這樣的情況,我不會輕易答應。

今天排練一支舞蹈,如果在教室裡隨便跳一跳,上台一定沒力。所以我在台下練習時,一定比在台上更用力三分、四分,這樣我在舞台上會是一個輕鬆、相對平衡的表現,不會唱跳完幾首歌後,就上氣不接下氣。重點是,我要每一次的出發都備好能量,都是及格以上的演出;我不說滿分,因為我對自己的要求極高,就算別人認為完美,我都覺得還有進步的空間。

膝傷堅持不動刀
要在舞台築夢,讓歌迷引以為傲

問:現在你的封號是「亞洲舞王」,但你的膝蓋一度需要開刀,而你堅持不動刀,為什麼?

答:開刀的話,半年到一年不能跳舞,這讓我有點反彈。反正我選擇不做手術,至少現階段要站在舞台上,就不考慮動刀了。我的確會擔心腳的問題,擔心以後老了,誰要推我出去曬太陽,真的會擔心。

其實我只是一個愛跳舞的人,以前我可以很舒服地跳,但「亞洲舞王」的稱號一出來,我反而彆扭。有一陣子跳舞沒了靈魂,請了一位美國老師來教,第一堂課,老師只跟我聊天;第二堂課,他放慢歌讓我跳,慢歌吔,怎麼跳啊?於是他直接說我不會跳舞,打擊很大,我沮喪了快半個月。

之後再遇到他,他放了《Hero》這首慢歌,隨著旋律擺動,我看到他的舞姿都快要哭了,因為很內心,這一下,我「懂了」。所以,現在我根本不在乎亞洲舞王不舞王的,享受過程就對了。

問:你說過你很貪心,想挑戰極限,甚至要的更多;但在外面的人看來,你已經站上顛峰,來到這個時間點,你還想改變什麼?挑戰什麼?

答:我要我所有的歌迷都可以大聲、放膽地說出:「我的偶像就是羅志祥!」以前我的歌迷很可憐,要隱藏喜歡我的事實。

我想我打破了偶像也能搞笑的藩籬,公司會說偶像應該要帥帥的,要讓歌迷有距離感。但我不想當偶像,因為偶像會過氣,我曾經也是過氣偶像團體,不是嗎?所以,我不想當花瓶,因為喜新厭舊的人很多。

演什麼像什麼,我演梁山伯就是敬業的梁山伯,我去主持就是一位搞笑的諧星,我發片就是一位歌手。當歌手時我不模仿,這是我的堅持,因為角色不同。做什麼事情都全力以赴吧!我的危機感很強,因為曾經沒有工作,所以即使現在工作滿檔,我也從不喊累,嘗試過休息的時間太長、期待工作的渴望太大,因此我很容易知足。

問:現在危機感還是很強?

答:很強!誰知道哪一天,是不是會出現一個會跳、會唱又會搞笑的藝人,挑戰沒有一天停止。

更多羅志祥影音請點此   


羅志祥
出生:1979年
現職:歌手、主持人、演員等多棲藝人
經歷:1996年以團體「四大天王」出道,多次起落;2013年收入達6億元,為藝人之冠
學歷:培德工家、華岡藝校舞蹈科肄業

天王羅志祥
起落的演藝人生


1993 國中時期又胖又黑,被稱「黑豬」。
組偶像團體,以模仿暴紅
1996 以團體「四大天王」出道,擅長模仿郭富城。
1998 四大天王解散。
1999 與歐漢聲合組「羅密歐」,成績平平。
一度沉寂,轉型綜藝咖
2000 羅密歐解散,轉型為綜藝節目主持人,以搞笑聞名。
2001 主持三個節目:《TV三賤客》《少年兵團旗開得勝》和《台灣 Who怕 Who》都是收視冠軍,有「綜藝小天王」之稱。
節目陸續停播,拍電影也失利
2002 因合約問題,三個節目陸續停播,且電影《蘋果咬一口》票房不佳,被冠上「票房毒藥」。
拍偶像劇翻紅,登上「亞洲舞王」
2007 擔任《轉角遇到愛》偶像劇男主角,是最大轉捩點。
2013 從二○一○年起,連續四年獲得台灣唱片銷售總冠軍,並且被封為「亞洲舞王」。

延伸閱讀

空汙bye bye!善用家裡這些設施 呼吸好空氣

2019-01-02

煩惱到死也改變不了什麼 林清玄:為何不苦中作樂,歡心過日子?

2019-01-23

許願之後

2019-01-30

她砸上億元 把迪化街、破宿舍變潮

2019-02-13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