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韓國諾貝爾獎熱門人選,是她!

孫蓉萍

話題人物

949期

2015-02-26 12:22

年僅三十五歲的韓國女作家金愛蘭,憑藉著從鄉下來到大都市的衝擊,以清新幽默的文字和細膩的觀察,處理沉重的社會議題,不但在韓國拿獎不斷,也被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看好,將會是韓國最有希望摘下諾貝爾獎的新星之一。

 

韓國暢銷新銳女作家金愛蘭(原漢文名金愛爛)

 

(攝影·吳東岳)

 

金愛蘭
出生:1980年
現職:作家
學歷:韓國國立藝術大學劇作科
成績:李箱文學獎、韓戊淑文學獎、李孝石文學獎等
家庭:已婚
 

「韓國都市生態觀察員」、「文壇偶像」、「最關心年輕人生活的作家」……。這都是形容八○後(指一九八○年代出生)、韓國暢銷新銳女作家金愛蘭(原漢文名字為金愛爛)。

穿著輕鬆舒適,舉手投足散發出文學氣質,金愛蘭這樣一位獲獎無數的作家,輕柔地說:「小時候在鄉下的生活,給了我很多靈感。」雖然出生在繁華的仁川,二、三年後就舉家搬到偏僻的鄉村。她多數時間與大自然為伍,也愛讀書,還喜歡分享讀過的故事給朋友聽,「看到他們聽得津津有味,自己也覺得高興,不過,從未想過要當作家。」

二十三歲初試啼聲,金愛蘭以描述五個女生宿舍生活的短篇小說《不敲門的家》拿下文學大獎。二○○五年的作品《老爸,快跑》成為《韓國日報》文學獎最年輕的獲獎者,被媒體稱為「韓國文壇最大的收穫之一」。接下來她獲獎不斷,一三年更以《沉默的未來》,拿下韓國最有影響力的文學獎─李箱文學獎。金愛蘭刷新了最年輕的獲獎紀錄,為韓國文壇津津樂道。

○八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勒.克萊齊奧(Jean Marie Gustave Le Clézio),一四年在法國媒體的一篇書評中推薦了韓國短篇小說集以及多位作家,他推崇金愛蘭是韓國有希望獲得諾貝爾獎的作家之一。更難得的是,她的作品不但叫好,而且叫座。韓國文學翻譯院職員指出:「韓國讀者不論男女老少都喜歡她的作品,每次出版新作就會登上暢銷排行榜。」文學性和通俗性同樣受到肯定。

一一年完成的第一本長篇小說《噗通噗通我的人生》,在韓國上市三個月就賣出十四萬本,迄今已賣出四十萬本,還被改編成電影,今年三月甚至要登上舞台。出版此書中文版的皇冠文化出版公司編輯主任許婷婷說:「這本書的前言就深深打動了我們。」前言第一段寫著:「爸爸和媽媽在他們十七歲的時候就生下了我。今年我十七歲了,但我無法知道能不能活到十八歲,或十九歲。那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我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我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韓國暢銷新銳女作家金愛蘭(原漢文名金愛爛)

 

韓國暢銷新銳女作家金愛蘭(原漢文名金愛爛)

 

▲金愛蘭日前參加台北國際書展,與同年女作家、《父後七日》作者劉梓潔一起暢談寫作歷程(左圖),會後也受到讀者熱烈回響(下圖)。(攝影·吳東岳)

 

她的作品,叫好也叫座!

金愛蘭拿過許多韓國重要文學獎項,作品是暢銷書常客,溫暖筆觸讓男女老幼都動心。

 

 



幽默當悲傷故事基底
生命議題,讓觀眾笑中帶淚


這本書描述的是一對十七歲的父母生下一個患有早衰症(編按:是一種極罕見的先天遺傳性疾病,患者身體的老化過程十分快速,罹患此病孩童的壽命很少超過十三歲)的孩子,許婷婷指出:「這本書以小孩的視角敘事,有時純真、又帶點詼諧,但他面對的卻是無解的生命議題。金愛蘭的筆調溫暖又幽默,讓許多讀者反映,是邊哭邊笑地看完這本書。」

在中國天津大學馮驥才文學藝術研究院任教的史靜指出,金愛蘭的作品「敘述語調詼諧幽默頑皮,有透明的感性和機智的文體,哪怕是敘述不美好的事情,透過俏皮的語言和清新的想像力,讓故事的基調不悲傷。」韓國文學翻譯院則指出:「她的小說情節輕快,文章簡潔而感人肺腑,人物個性風趣,這是她獨特的文學風格。或許因為她學的是戲劇,讓她的作品更有活力而敏銳。」金愛蘭究竟怎麼辦到的?

進大學之前,金愛蘭最多只是寫信和日記,並未從事創作,進入首爾上韓國國立藝術大學劇作科之後,才開始寫文章。一位單純的鄉下女孩接觸到都市的花花世界,她認為,「平常受到的各種刺激和大小事,都為以後創作帶來靈感和契機,成為寫作的養分。」

韓國的文學作品不乏描述從家鄉「上京」(到首爾)打拚的故事,但那多半是充滿了苦盡甘來、即將過好日子的期待感。金愛蘭因為年紀輕,從少女轉變成大人的當下,離開家鄉到大都會,受到城鄉差距的衝擊,這使得她的著作中有一種「距離感」。

體會都市的溫度
把網咖、便利店當新字學習


她回憶說:「原本就住在都市中的作家,也有他們自己對都市的體驗和觀察,不過在鄉下長大的我,到了都市對很多新東西都特別有感覺,這是一直生活在都市的人感受不到的。」她用了很特別的譬喻:「我覺得都市建築物的配置很有趣,網咖、咖啡廳、便利商店等都像是新的單字,而都市就是新的文法,把新的單字和文法組合起來,對我來說就是一本全新的書。」

沒有勾心鬥角的豪門恩怨、也沒有死去活來的濃郁愛戀,金愛蘭小說的主角是日常的上班族、計程車司機、女大生、清掃的中年大媽等,再普通不過卻能引發共鳴而打動人心。

金愛蘭能不斷找到各種題材,原因是她在平凡的生活中,一直在找想質問的事。她認為,「平凡人生也有很多故事,不需要多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小故事累積起來,就可以成為密度很高的故事。」

也因此,金愛蘭被稱為「都市生態觀察員」,尤其關注年輕人的各種問題,無論是貧窮、就業、升學、戀愛、寂寞、疏離等,她傾聽年輕人的聲音,把他們的悲傷化作文字傳遞出去,同時透過她的筆,在文章和對話間釋放出一種韻律感和幽默,讓人不會因為憂鬱或絕望而沉重萬分。

寫「時間」的故事
拿成熟病童與幼稚父母對比


就像《噗通噗通我的人生》,金愛蘭想寫一個關於「時間」的故事,「人生很多事情,如年輕、變老、戀愛等,都和時間有關,我想對時間的流逝表達一些質問。人生一定要面臨死亡,問題是如何面對或如何與它和解。男主角因為患了早衰症,必須在還沒長大的時候就要趕快報答父母。我在書中設定了不懂事的父母,面對一個成熟的小孩,這樣不平衡的對比,也是一種幽默。」

金愛蘭豐富的想像力和筆下充滿魅力的主角,也受到評論家的稱讚。她約在三十歲時寫這本書,當時尚未結婚、也沒有小孩,更不懂早衰症,於是她靠閱讀資料和影片來補足,並且詢問當護士的朋友,最後再加上想像力。基於禮貌,她並沒有去採訪早衰症患者,「我和他們之間沒有長久的信賴關係,不能自私地為了自己個人的需求而去打擾他們。」顯見她內心的細膩之處。

當了作家之後,金愛蘭才知道原來不能相信「靈感」這種東西,如果要等有靈感時才寫作,會覺得很不安,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靈感,所以她每天至少寫幾句話、一個段落或一篇文章,要求自己要有思考和寫作的時間,努力讓自己維持在寫作的狀態。這也是她不經營一些社群網站的原因,「我想保有一點獨處的時間。」

而且金愛蘭也認清了「作家也只不過是一種職業、一種勞動,會煩惱、需要思考、有很多要不斷反覆地工作,它和世界上所有職業一樣,都有高興和厭煩的時候,要經歷一些很痛苦的事。」

透過自己的觀察,創造各種角色,為社會各階層發聲,看到讀者的回饋時,讓金愛蘭覺得作家這個職業,很幸福。

 

延伸閱讀

房東要賣房,叫我快搬家...專家:身為房客,這兩個權益你一定要知道!

2019-03-22

老花眼年輕化!眼科醫師揭:類老花症狀和改善方法

2019-04-29

巧學「制霸台港」的退休金配置

2019-06-0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