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巨大二代接棒 劉湧昌:我會做得比爸爸好

巨大二代接棒 劉湧昌:我會做得比爸爸好

鄧寧

傳產

攝影/劉咸昌

1044期

2016-12-22 14:01

無懼父親劉金標的明星光環,即將上任的巨大執行長劉湧昌,毅然接下年營收六百億元的單車事業,他能否把公司帶往下一個高峰?

十二月十七日,乾爽宜人的早上七點,巨大機械一線主管準時從台中國家歌劇院出發,這是新董事長杜綉珍號召的騎乘之旅。十分鐘後,新任執行長劉湧昌加入車隊,一起經草屯騎往南投的秋山居。


這段五十七公里的路程,劉湧昌踩著新台幣二十萬元的高階電動自行車,騎在車隊前頭;遇到上坡時,他更是奮力地踩著,瞬間拉開與車隊距離,就像是名破風手,一心一意地為他人開路。

 

成為全球最大自行車集團的新領隊人之前,劉湧昌已經為巨大奮力開路二十六年了。
 

不過十九個小時前,巨大執行副總裁暨財務長杜綉珍接下董座,而創辦人暨董事長劉金標的獨子劉湧昌,則從營運長升任執行長。

 

「杜劉配」是巨大創立四十四年來,首度的家族二代組合。
 

杜綉珍與劉湧昌是表姊弟,兩人的接班之旅,是從巨人的肩膀上出發的。當年劉金標走過跑「三點半」籌款、焦慮訂單何處來的草創時期,與前任執行長羅祥安聯手奮戰四十三年,造就巨大成為年營業額六百億元、年產銷六百萬輛自行車的巨人。
 

「巨大過去已經打下最堅固的磐石,讓我們得以站在基石上往前邁進。」新董事長杜綉珍清楚,劉湧昌更清楚。儘管對劉湧昌而言,這並不是一條一開始就規畫好的人生路徑。
 

捷安特

▲點擊圖片放大

 

他,一心想自立 姊夫一句話 把他勸回來守家業


跟隨父親,一路為巨大打下中國半壁江山的劉湧昌,大學剛畢業時,並不想進入巨大做事,反而想在外闖蕩;曾為劉湧昌大學班導師的逢甲經濟系專任副教授鄭保村回憶,「他念書不是頂尖,但頭腦靈活不局限於書本,會玩、人緣好,學生時代已顯露商場天賦。」
 

大學畢業後,劉湧昌先接受姑姑杜劉月嬌(劉金標二姊、杜綉珍母親)建議,到美國念MBA,適逢捷安特美國公司成立,他去打工,卻被美國總經理施以魔鬼訓練,他在冰天雪地中卸貨,十四個貨櫃、四千多輛鐵製的自行車,「我記得清清楚楚,一輛二十三公斤!我搬到手瘀青、牛仔褲磨破、全身凍傷。」提起此事,雖已過去多年,仍能隱隱感到劉湧昌的咬牙切齒。
 

表姊夫涂季冰(杜綉珍夫婿、捷安特輕合金科技董事總經理)也知道這段往事,他笑說:「年輕人不被修理,哪長得大!」其實,劉家的家教嚴峻,劉湧昌並未享有「太子爺」的對待,他寧可自立打拚。
 

在劉湧昌取得企管碩士學位,猶豫著留美或返台時,另一位姊夫楊懷卿(劉麗珠夫婿)對他說:「創業維艱,守成也不易,你好歹守一下吧!」這句關鍵勸說,讓劉湧昌決定回家。
 

劉湧昌敢衝,但也願意蹲,一九九○年進巨大,他從工廠基層品保專員做起,每天早上不到七點出門,薪水比留美回來的同學都低:但他很慶幸經歷這一段,「我在一線摸熟產品技術、材料規格,日後才能與工程師溝通。」
 

他,能蹲也敢衝 從小員工幹起 到攻下中國市場龍頭


一九九二年劉湧昌被派赴中國,負責品牌行銷。一上任,他宣示籌設捷安特自有通路,這一步棋,為捷安特日後在中國自行車市場,奠下基礎。八年來投資約十億元,二○○○年捷安特被列入中國「國家重點商標保護名錄」,且品牌開始獲利。如今,中國市場獲利占整體獲利超過一半,穩居市場第一。
 

捷安特北京總經理林清發認為,今天若換成其他專業經理人,「中國或許無法如此成功,他有尚方寶劍能先斬後奏,中國變化太快,他做事大刀闊斧有魄力,很適合拚。」
 

今年,中國自行車需求衰退至少二成,同業都保守緊縮以對,劉湧昌則逆向操作。五月,捷安特在哈爾濱辦全國經銷商大會,他把超過兩百輛、每輛三至八萬元的高階自行車從台灣運到哈爾濱,讓所有經銷商試乘。林清發回憶,「他不是看眼前,而是看未來,他深信捷安特必須引導趨勢,景氣回溫時才跑得快。」
 

羅祥安也直言,劉湧昌攻擊性強,凡事喜歡主動出擊,十足的戰將角色。

 

捷安特

▲劉湧昌(左二)常到中國店面視察,他相信管理無公式,根據目標及環境調整,不能形成教條。(圖片取自牛魔王單車俱樂部)

 

他,是巨大轉型關鍵 砸數千萬開店 首創體驗服務


二○○○年,劉湧昌回台接任捷安特台灣銷售總經理,一回來,他立刻出招,直指銷售辦公室與工廠不該「廠辦合一」,現任的台灣銷售總經理鄭秋菊回憶,「Young(劉湧昌英文名)堅持應該與消費者在一起。」


他花了幾千萬元,在台中開設第一家大型直營店,把辦公室一起遷過去。捷安特率先在路邊開店,導入客製化的騎乘系統,將預算挪在提供消費者服務體驗,堪稱「體驗經濟」的先行者。
 

兩岸闢通路、廠辦分離,每一項都凸顯劉湧昌勇於任事、勇於變革的經營特質,也可以說巨大在通路與品牌的轉型按鈕,是他毫不遲疑按下的。
 

兩年前,劉金標以八十歲高齡進行一趟單車環島,「自行車傳教士」名號不脛而走,當時劉湧昌已身兼中國地區總裁及集團副總裁,接班態勢初露端倪。這趟環島途中,記者問到敏感的接班問題時,他自信滿滿地預告:「我一定會做得比他好!」
 

接下執行長的隔天,同樣的問題再問一次,他答案變得委婉,「要做得更好,得先調整,才能創新。」自信的他也收起鋒芒,儘管大膽變革、屢建戰功,他學會不躁進,更具有危機意識。
 

近幾年中國頻頻以《反壟斷法》懲罰領導品牌,連知名珠寶商老鳳祥、白酒商五糧液都相繼被罰,「我立刻警覺,捷安特有沒有可能是下一個?」今年,他砸下人民幣上億元改善中國工廠製程,務求徹底符合法規要求,「不要等人家說,該做的要先做好。」
 

過去一年半,劉湧昌拜訪所有捷安特海外銷售公司與巨大代工客戶;今年七月起,集團的年度目標方針,也由劉湧昌主導,內部都嗅得出來,他已篤定接班。今年十月一日起,劉金標與羅祥安更幾乎放手,調整過去垂直向上報告的組織模式,而將製造、銷售、研發、人資、法務等部門的頭頭升為「機能長」,稱為製造長、銷售長、幕僚長等,共十四名專業經理人,與杜綉珍、劉湧昌採矩陣管理式的共同領導。
 

五十七歲接棒前,劉湧昌沉浸巨大事業體系已二十六年了,期間,劉金標、羅祥安早就談過接班規畫。「當年我跟董事長約好,二十五年後要一起退休。」晚了十八年才交棒,羅祥安說,「我們交給他的是一家good company,期待未來巨大能成為great company。」


新舊交接之際,巨大能否成為great company還是未知數,但以劉湧昌的性格與能力,可以預見,他絕不是蕭規曹隨的經營者,因為,當他領軍騎上未來的上坡路時,他這麼說,「我沒辦法用別人的速度去爬,我也不喜歡做無用之功,要騎出自己的Style。」


捷安特

▲2014年,80歲的劉金標(左)二度單車環台,劉湧昌(右)、杜綉珍(右二)、羅祥安(左二)都是陪騎成員,共同完成九百多公里的挑戰。(圖片來源/捷安特提供)


集團歷練26年 扛下600億單車帝國——劉湧昌在巨大工作經歷

28歲於美國羅斯福大學MBA求學期間,在捷安特美國公司打工


從小專員做起
31歲正式加入巨大,從基層品保專員做起
32歲擔任R&D副管理師,推動RKD專案,大幅縮短成車組裝時間,並成為業界組裝標準
33歲擔任中國副總經理,負責品牌行銷通路,歷時六年半,建立捷安特品牌中國市場
39歲任巨大總部產品企畫協理,成功執行Y2K專案,提升產品單價與毛利


邁向接班之路
48歲任天津公司董事長
51歲任中國地區總裁及集團副總裁
56歲任巨大營運長
57歲接任巨大執行長,改行專業團隊領導模式

 

劉湧昌(首圖)

出生:1959年

現職:巨大集團營運長,2017年起任執行長

經歷:巨大集團副總裁、中國區總裁等

學歷:美國羅斯福大學企管碩士

 

巨大機械

成立:1972年

董事長:劉金標,2017年起由杜綉珍擔任

資本額:37.5億元

業務:自行車及零配件製造、加工與銷售

自有品牌:GIANT、Liv、Momentum

2016年累計前11月營收:528億元

延伸閱讀

女鐵人

2016-01-21

杜綉珍不服老踩雙輪騎出人生新路

2014-04-03

劉金標 打造身體力行的品牌精神

2008-12-18

獨家專訪》談電動自行車商機、赴美設廠、準小金雞上市… 巨大董座杜綉珍雪恥告白

2020-07-22

巨大董事長》超前部署讓她挺過危局 杜綉珍

2020-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