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6208 00900 00896 天氣 AI

90歲二度罹癌奇蹟痊癒!一個百歲醫生的人生智慧:愛是最強效的良藥

90歲二度罹癌奇蹟痊癒!一個百歲醫生的人生智慧:愛是最強效的良藥

改變數百萬人生命、享譽國際的百歲整合醫學之母麥加莉,曾是在學校遊戲場被霸凌的小孩;念醫學院時,重男輕女的校長,還曾要求一向有主見的她去看精神科醫師;婚後與丈夫一起開設診所,卻沒人把她當真正的醫師。但沒多久,那些懷疑她能力的人都成為她的病人,只給她看病。

工作不順利的年輕人、婚姻不快樂的中年人、人人稱羨的名人,都喜歡向她敞開心扉,談身體的痛、心理的傷。那些「很難找出病因,又很難治療」的病人,在她的診間,得到治癒疾病與生活處境的診斷和處方,許多人「從聽她說話那一刻起,人生就起了變化」,也有人「以前感到壓力很大的事,現在變得可以平靜以對」。她執業已超過70年,現仍持續工作。

 

五十年前,我首次提倡「愛自己」,那時它是一個嶄新的概念。如今,這個詞已融入日常語言,成為理所當然的事。但知道這個概念和真正實踐是兩回事。

 

我用了一輩子的時間學習愛自己,而我一直在進步。每當我遇到困難,就有機會透過練習,增強愛自己的能力。我在90 歲時得了乳癌,再次獲得練習的機會。

 

早在1961 年,我就與癌症交過一次手。那時比爾和我正因推動整合醫學,備受各界打擊。我發現甲狀腺長了一個約2公分的腫瘤,當時我最大的孩子還是青少年,最小的孩子才滿一歲。我不確定該用對抗醫學治療,還是嘗試自然療法。

 

有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看見能幫助我的植物:蘆薈、蠟燭木,以及白楊木燒成的灰燼。那時我很幸運有一個強大的支持網絡,於是我減少工作時數,開始執行嚴格的斷食計畫,同時搭配冥想與禱告。我每天食用夢境中告訴我的植物來治療自己。幾個月之後,腫瘤縮小了,最後完全消失。

 

我用自然的方式治癒腫瘤的事,傳遍了當時剛萌芽的整合醫學社群。人們都對這個奇蹟感到驚奇。我既是自然醫學的領導者,又是一位西醫,因此我覺得,我用自身經歷向大家證明這個可能性,是很重要的事。

 

五十年後,當我發現自己得了乳癌,我不確定是否該用相同的方式來治療。我的身體變老了,可能難以承受那種極端的斷食計畫。而西方醫學在這段時間已有了長足的進步,尤其是對乳癌。我可以選擇一種標靶治療,雖是侵入性,但遠比過去的方法溫和。更重要的是,我當時正在進行好幾個計畫,我全力投入這些計畫,並從中得到了力量。

 

我不排斥用自然方法治療腫瘤,但也知道,這麼做非常消耗體力。我很清楚,我愈快做決定,抗癌成功率就愈高。

 

考慮到時間點和腫瘤類型,我接受了西醫療法。但那並不表示我不需要積極參與治療過程。我配合我的腫瘤內科醫生和外科醫生的處方,合力去除了這個腫瘤。醫師們負責放射線治療和乳房腫塊切除手術,我負責運用想像力和愛恢復健康。

 

我曾向一位患者如此說明這次手術:「當園丁修剪一棵樹時,是把對這棵樹的生命沒有益處的部分去除。那些樹枝已完成使命,任務已結束。」我的腫瘤也是如此。我非常愛自己、我的身體和我的生命,我不想讓腫瘤繼續奪走我的生命動力。就像上一次治療癌症一樣,我把所有的注意力聚焦在那份愛,不讓自己陷入恐懼。

 

術前幾個星期,我開始跟我的腫瘤說話。我把它想像成一個小手提行李箱。我對我的腫瘤說,「親愛的,我們要召開一個家庭會議,如果我的身體裡還有其他癌細胞,請把它們都召來,叫它們進去行李箱,準備去旅行。」

 

動手術那天,我開開心心的接受手術,我知道腫瘤移除後,我的身體會變得更健康。我對放療也採取同樣做法,選擇以務實的態度看待,就像是剪指甲一樣,我的體內有一些不再需要的細胞,現在只是採取必要手段,把它們除去。我不對那些癌細胞生氣,也不怕它們,只是它們對我的健康已沒有好處了。

 

最後治療方法奏效,這次治療癌症所花的時間和五十年前一樣短。我毫不懷疑,我選擇的對抗療法是自己被治癒很重要的一步。

 

我也很確定,我對於接受這些治療方法的看法,以及我想像出來的行李箱,也同樣重要。我出於愛做了決定,用更多的愛支持這個決定。

 

當然,我還是會恐懼,但我拒絕讓恐懼擴大。我也拒絕因為一些增生細胞而排斥我的身體。

 

我始終以我的身體自豪。這個身體真是了不起!我喜愛它過去所做的每一件事,以及未來將要做的每一件事。

 

每當患者或我愛的人面對類似疾病,我會鼓勵他們,無論如何都要繼續愛自己的身體。我也會鼓勵他們想像自己的治療過程,運用自己的意象,就像我的手提行李箱。

 

有些人覺得創造自己的意象很困難,希望我能幫他們想像,或是教他們該怎麼做。這需要很大的信心,才能相信找到的意象會有用,而那些不夠愛自己的人,也常常不信任自己。但其實,你是唯一能夠為自己創造意象的人;你必須發現自己內在的醫生,信任你的自癒能力。

 

這是我們運用有意識思維轉化無意識思維的方式。無意識思維會提供治療我們所需要的意象。每個人必須找到適合自己、感覺起來有真實感的意象,而且我們必須盡可能以最純粹的愛來做這件事。我一再見證這個古老的方法奏效,尤其是那些原本懷疑自己能否找到對的意象的患者。

 

我們慢慢發現並確知思維與身體之間的關係,支持這個論點的科學證據已一一出爐。諾貝爾獎得主伊莉莎白.布雷克本(Elizabeth Blackburn)與同事伊麗莎.艾波(Elissa Epel)發現,端粒(染色體的末端)會被我們的思維影響。這意味正向思考雖然無法直接影響我們的DNA,卻能影響我們的基因表現,對健康和活著的感覺有著深遠的影響。

 

意象引導我們的思緒聚焦,並在身體裡感受它們。近年來,許多研究以幹細胞為主題,我認為這反映了科學界追求擁有創造力的生命力。這些研究發現,幹細胞會受到我們的思維影響,無論是思考的內容還是方式。這些研究也證實整合醫學與靈性治療師(通常是原住民)的長久見解:在治療過程中,意識到自己的作用,對治療有很大的助益,因為我們的心思意念能影響一切,甚至細胞層面。

 

我們的身體細胞各司其職,以維護我們的健康。當我們設定了一個意圖,我們的細胞就會與我們合作,實現這個意圖。我們的責任就是給予細胞充足的生命能量,這樣它們才能有效參與每一個活動。

 

我把這樣的治療方法稱之為「活的醫學」(living medicine),不僅整合了醫學的知識,還擴大到醫護人員以外的範圍,是一種讓治療者和患者共同參與的協作模式,目的是提升病人的生命力。

 

這些協作模式可以幫助療癒過程,但我們要明白,它們並不具備治療功能,只是能夠發揮引導作用。活的醫學認為,我們的身體包含心靈和意志,是健康的核心。我們的任務是相信這一點,並且給予細胞所需的愛,健康地生存。這才是真正的愛自己。

 

作者簡介_格拉迪絲.麥加莉(Gladys McGarey)

享譽國際的整合醫學之母,美國最早使用針灸療法的西醫之一,也是最早鼓吹在對抗療法中建立正確營養觀念的先驅,這個觀念徹底改變後來的醫師養成訓練。執業超過七十年。

1978年與幾位志同道合的醫師共同成立美國整合醫學會(2014年更名為AIHM),是創始人中唯一的女性。AIHM是當今國際上全人照護領域的領導機構。

自1970年代起,率先結合對抗療法與整合醫學的做法,促使醫學界肯定整合醫學的價值。1989年,創辦「活的醫學基金會」(Living Medicine Foundation),透過科學研究與教育,拓展整合原則的知識與應用。一生致力於推廣整合醫學、自然分娩,以及醫病合作。現仍在工作,擔任生命教練。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人間值得:一個百歲醫生的人生智慧,生命每個時期都是年輕的

延伸閱讀

40歲癌末女強人,想把遺產全留給未成年獨子繼承...遺囑信託這樣做「不讓外遇前夫偷花1毛錢」

2024-05-03

丈夫中風3次、得8個癌症!她曾每天只睡3小時,憂鬱到想自殺...長照22年領悟1事,活出精彩人生

2024-04-26

52歲事業高峰罹癌!婦科名醫林禹宏告白:「每天5點半起床、工作到晚上12點」我不要再過這種生活

2024-04-19

活著的人比死掉的人更重要!他罹癌後決定自家不再祭祖:不想在死後,孩子們因是否祭拜我而爭執不休

2024-04-06

婦科名醫林禹宏罹血癌、裝葉克膜換肺,大病5年重生體悟:後悔從前只顧拼命賺錢,人生徒留遺產和遺憾

2024-04-01

億元大戶肺癌末期,擁100張台積電、100張鴻海,如何贈與妻子最省稅?遺產律師:做錯1件事,多被課稅550萬

2024-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