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直擊》世界新矽谷 中關村

直擊》世界新矽谷 中關村

楊卓翰

科技線上

攝影/劉咸昌  

891期

2014-01-15 13:23

在這裡,一年新成立四八○○家公司;在這裡,新上市掛牌公司家數已超越美國矽谷。在這裡,一張咖啡桌、一台筆電就可以創業!這裡是北京中關村,是昔日的電子商場,如今已成美國最害怕的創新基地,更是敢夢、敢要年輕人的圓夢戰場!

跨年的前一天,正午十二點,我坐在北京中關村的餐廳裡,周圍吵到不行。在面前,是一位台灣年輕人,七十年次,聲音很細。在一群高分貝的北京食客裡頭,你得很用力聽,才能聽到他說話。但他說出的金額,卻相當驚人。

「五千萬!」他說。
「人民幣?」我問。
「美元!」他回答。


創新的搖籃
台灣大男孩,中關村闖出數億身價


這位台灣人,叫羅子文。他是北京一家網路新創公司「盈科泛利」的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他在中關村那棟破舊的辦公室才三十坪大,要塞下十二位員工,他和大學同學共同創辦人謝耀輝,則睡在辦公室閣樓上。而且,這家創立於台灣、半路移植到中關村的公司,創業四年來連一毛錢獲利都沒賺到,他們的網站叫「活動行」,是一個電子票券和活動平台,企圖利用網站,取代像年代購票系統的仲介業者,直接將參加活動者和主辦方連在一起,也在中國上線不到一年。

這家小公司看起來不起眼,但是羅子文告訴記者,如今公司價值超過五千萬美元(約新台幣十五億元),這足足是最近賣給韓國LINE公司的台灣GOGOLOOK成交價三倍!他們個人的身價也高達上億(人民幣)。

這是在台灣不可能發生的事,不過,這裡是中關村──《華爾街日報》稱之為「中國的矽谷」。北京的天空,或許因為霧霾而灰暗,空氣或許骯髒難受,偶爾還能看到破舊的小包車在路上跑,但中關村,已經是最新的網路科技搖籃,孕育著二萬多家新創企業。在一棟棟不起眼的破舊辦公大樓中,藏著像「活動行」這樣既小又厲害的網路新創團隊。

 

羅子文
出生:1981年
現職:盈科泛利創辦人兼執行長
經歷:德碩管理顧問公司顧問
學歷:台科大資管、交通大學資管所

 

謝耀輝
出生:1981年
現職:盈科泛利創辦人兼營運長
經歷:富士康科技集團(鴻海)軟體工程師及產品經理
學歷:台北工專電子科(五專)、台科大資管(二技)
 

集資的市場
一個月投資金額,是台灣一年總和


熱錢,加上中國3G行動網路興起,讓網路創業成為中國最新的淘金潮,而最燙手的金礦,就在中關村。《華盛頓郵報》的一篇標題叫〈中國什麼事情真正該讓美國人害怕〉的文章:中國的年輕人,開始走出校園創業。雖然中關村的創業投資金額仍和矽谷有差距,過去的三十年,矽谷成功的祕密,是資本和科技的結合;今天,中關村已經開始複製這個祕密。

中關村位於北京市的西北方,以海淀區為主,面積大約占北京市的二%,相當於兩個台北市的面積,卻濃縮了中國三分之一的創業投資金額。這個離台北四個小時飛行距離的地方,已經成為亞洲網路新創團隊最火熱的新跳板,包括台灣、香港、新加坡,甚至以色列的團隊,都來到中關村尋夢。

而這家台灣小公司,又怎麼連產品都還沒賺錢,就在中關村找到金主,讓高通、DCM、微軟這些世界頂級投資人掏錢投資?

羅子文與共同創辦人活動行營運長謝耀輝,當年還是二十幾歲的台北小夥子,是台灣工業技術學院(台科大前身)的末代生同班同學。「我們原本就有要一同創業的想法。」謝耀輝說,不過,他們決定先累積經驗。於是畢業後謝耀輝加入了鴻海的「新幹班」,到深圳做軟體專案,羅子文則到德碩顧問公司上班。當謝從深圳派回竹科時,兩人認為時機成熟,也存到了三百萬元的第一桶金,決定在新竹清大育成中心,開始研發電子票券產品「活動通」,也就是「活動行」的前身。

在產品上線後,台灣市場反應不錯,謝耀輝基於對中國市場的期待,便堅持要把產品帶到中國上線。「我一開始是抗拒的。」羅子文說,和台灣創業者一樣,「在情感上還是對台灣有依戀。」但最後,壓垮羅子文的最後一根稻草,竟是原本應該幫助創業者的創投基金。

當時,創業資金已經快要燒完,羅子文急著接洽十幾家創投,「但我發現他們每次都要我報告一樣的東西,沒有進度,問的問題也很淺。」台灣的創投基金顯然無法理解他們的創業構想,走投無路之下,最後一刻,還是透過台灣清華大學教授蔡仁松介紹的矽谷外資,投資一筆三百萬元的天使基金,才給了兩個男生重新開始的機會。後來羅子文才了解,原來創投自己也不懂,「所以抓著我陪他們練功。」羅子文氣憤地說:「我才意識到在台灣是浪費時間,就跟John(謝耀輝英文名)說要一起去北京。」

 

新矽谷

▲點圖放大


創業家的天堂
只要點子夠新,創投追到飯店求入股


「這是台灣創投很可惜的地方。」中華民國創投公會祕書長蘇拾忠說:「我們有很多項目,創投自己都看不懂,也不會投。」蘇拾忠舉例,走著瞧和活動通,都在國外得過獎,但是台灣的網路創投不夠專業,結果「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公司賣給外資」,或是團隊直接出走。

蔡仁松指導過的創業家,有台灣地圖日記郭家兄弟、GOGOLOOK郭建甫。他當初在台灣拚命介紹投資人給羅子文,就是希望他們可以根留台灣,結果兩人出走台灣。「真的讓我搥心肝!」蔡仁松懊惱地說。「台灣創投都不願意投Early Stage(早期),只想在快上市時入股『撈錢』。台灣的環境……,真的對創業者很不友善!」

「我們也很想在台灣創業,真的。」謝耀輝說。他來中關村一年半,已經習慣這裡的生態。「這裡沒有規則,既野蠻、又殘酷,有點像是『野蠻生長』,死得很快,快到你看不見,但是很快就可以再爬起來。如果留在台灣⋯⋯,就是慢性死亡!」他痛苦地說:「要做互聯網(網路)創業,只能到中關村來!」

「我們在台灣,談了十幾家,一個創投基金都求不到;但在中關村,創投比創業者還積極。」羅子文說。身為一個外地人,羅子文在中關村創業募資,並不是個案。台灣購物網站「殺價王」去年八月來到中關村向創投報告,「還沒走下台就被創投給包圍,」創辦人楊濟成說。「還有一個追到飯店來,硬是要我跟他開價,求我讓他入股。」「真是瘋狂!」他回憶。

不過,活動行在拿到當地資金前,還經歷過一段顛簸艱辛路。這個中國第一村在美麗外表的背後,也有看不見的殘酷一面。


山寨的本營
「中國式」競爭,只求成功沒有規則


謝耀輝、羅子文來到中國後,原本以為可以將台灣成功的商業模式複製到中國,沒想到,這正是台灣網路公司最大的錯誤。因為,在中關村有一大批一樣的創業者,比台灣人更瘋狂、更飢渴。

中關村的創業者丁志偉就是瘋狂的代表之一。他創辦的APP專門做醫生與病人聯繫的溝通軟體。被問到中國醫療制度審查,不會有病人資訊保密的問題嗎?丁志偉竟回答:「管他的!這個軟體有需求,先做再說。要告,也是告那些醫生,不會告我。」據他說,已經有創投機構找上門來。

謝耀輝在中關村遇到的,就是這樣恐怖的競爭者:他們渴求成功,不擇手段。只要看到可行的模式,不管仿冒、犯法、道德,先做再說。在這個才剛興起的野蠻世界,沒有規則,只有獲利,這就是「中國式的網路模式」。

活動通產品才剛上線,就有一個一模一樣的產品,連得過什麼獎都一樣。山寨、仿冒,在中國的速度像蝗蟲一樣。北京清華大學創業教育總監黃丹萍指出,這和中國沒有規則、野蠻的生態息息相關:「中國互聯網專利機制還沒有完整,而且複製的速度很快。」你可以想像一個沒有專利的創意市場嗎?謝耀輝就說:「在台灣,我們講原創性、講格調,所以不喜歡山寨,但是在中國,沒人在乎面子,有錢賺就會一窩蜂照抄,非常可怕!」

二年前,一支台灣團隊「有才氏」,執行長陳姵妤和技術長林景輝,帶著他們在台灣頗為成功的外包仲介網站,來到中關村尋夢。「沒想到,在台灣成功的商業模式,在這裡根本行不通!」林景輝說。不但類似的服務太多,山寨成長速度甚至比原作還新、還快。

就是在這種「中國式」超高速的競爭模式下,「看不見的敵人,無時無刻都壓著你,逼你不斷創新」三十五歲的林景輝已經在中關村第三次創業,深知山寨的可怕。「你要比競爭者多想二、三步,才有辦法領先。我常常壓力大到寫程式會咬牙齒咬到牙齦出血!」林景輝說。


野蠻的戰場
創意沒有專利,只能加快更新速度


創業的超額成就,總是伴隨超額風險,中關村也不例外。面對險惡,這兩個台灣小子怎麼活下來?

為了和中國產品競爭,謝耀輝和羅子文把活動通從頭到尾,從介面到後台系統砍掉重練,連名字都改成更貼進中國土味的「活動行」。因為中國獨有的支付、社交生態和台灣完全不同,活動通也要入境隨俗。這也是為什麼,謝和羅兩人雖然身價上億,寧可住在小小的辦公室樓上。「因為每天我們工作的時間都是十五到十六個小時,壓力真的很大!」羅子文說,還好,辛苦背後伴隨而來的是甜美的果實。

活動行在中國必須開發出各種配套服務,例如自動計算票價、活動點名機制,才有辦法和山寨品做區隔。不但如此,他們還時常需要提防中國網路三大頭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的鯨吞。「我們都在跟時間賽跑,因為如果大頭移到這個產業,如果你不夠穩,馬上會把你吃掉。」謝耀輝說。

不過,黃丹萍也指出,這反而更加速中國網路的進化,「所以,中國的網路服務或是App,基本的更新速度是一星期一次。因為要讓山寨對手無力追趕,只能比他們投入更多研發時間。」雖然競爭激烈,但是中關村提供的人才資源也是超水準。活動行的十二名員工,全是北大和清大畢業生,而且一個月薪水只要五千元人民幣(新台幣二萬五千元)。「台灣員工面試時總是會說公司太小,不安心;但是中國畢業生卻很願意加入新創公司,因為成長機會大。」羅子文說。

在野蠻市場的自生自滅,活動行撐下來了,現在他們的用戶已經達到百萬,每個星期全中國有三千個活動,都是透過活動行辦理。除了高通和英特爾旗下DCM創投的七位數美元投資,去年底,微軟在北京的總部宣布投資十九家新創公司,活動行是其中一家,拿到了微軟創投投資金額八百萬美元,他們同時也是唯一一家台灣公司拿到這筆資金。


圓夢的地方
瘋狂、肅殺,還是吸引贏家湧入


一月十五日,在微軟的盛大介紹會中,謝耀輝和羅子文離開老舊辦公室,搬進微軟在中關村有著大大落地窗、寬敞坐椅的辦公室。只有一流的創業團隊,能進到這裡。但他們沒有時間閒下來,馬上著手準備計畫下一步的投資與研發。這裡是中關村,他們不能休息。

你可以將謝耀輝及羅子文冠上新一代的「台灣之光」,他們卻厭惡這四個字。「更應該去看的,是我們為什麼得離鄉背井,才有現在的成就!」羅子文說。這次兩人回台灣,謝耀輝帶著在中國認識的未婚妻回家見父母,他的心情卻很沉重。「和幾個留在台北的創業朋友聊過後,我更確認一件事:如果我們還留在台灣,(活動行)現在根本不可能做出來。」謝耀輝說。

羅子文更覺得,相較起來台灣的環境實在太安逸,才沒待幾天,羅子文已經想趕快回到中關村。「我每次都怕在這裡會怠惰,回去之後跟不上腳步。」他說。今年,他們兩人已經帶了一批台灣網路創業團隊去中關村road show(路演)。在八個台灣團隊中,有五個現在已經在北京及上海落腳發展;剩下三家留在台灣的公司,已經有二家收掉,這簡直像一場恐怖的寓言。

中關村就是這樣充滿張力的地方,快速、瘋狂地流動著,以一個彈丸之地,不斷生出新概念,引領著中國六億的行動網路使用戶使用習慣、二億的電子遊戲玩家潮流。隨時隨地都有人倒下,隨時隨地都有人在攻城掠地、推陳出新。

1分鐘認識中關村
地理面積:448平方公里 (約二個台北大)
企業家數:2萬家
主要產業結構:電子資訊企業(54%)、生技(7%)、新能源(6%)
企業規模:98%為中小企業及微型企業(營收不到500萬元人民幣)

解碼中關村創投
創業投資簡稱創投,所謂創投公司就是擁有一群懂財務、懂市場、懂產業專業的人才組成的投資團隊,在市場上尋找值得投資的公司,由創投公司提供資金給被投資公司,甚至會給予技術支援、產品行銷管道等附加價值的協助,並在未來回收報酬。


翻開矽谷許多知名企業的成功史,很容易發現創投在裡頭扮演著功不可沒的角色。當蘋果(Apple)、思科(Cisco)、甲骨文(Oracle)還不若今天一樣呼風喚雨時,是創投伸出援手,提供它們需要的資金、技術,創投的確堪稱「企業家背後的企業家」。


今天的中國正在複製矽谷,幾大城市像北京、上海都擠滿了上百家創投公司,瘋狂尋找有可能成為下一個Google、蘋果的初創公司,知名的「淘寶網」、「土豆網」、「百度」就是最棒的例子。中國的創投,正是支持中國網創的動力來源!

延伸閱讀

「網」住十三億人商機 進軍中關村關鍵五問

2014-01-16

創業者敢要、能做 資金才會上門!

2014-01-15

中國創業教母陶寧:台灣人充滿創意,不輸矽谷

2014-01-15

吸納人才、資金、科技 催生中國創富一條街

2014-01-16

北緯三十九度傳奇

2014-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