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難民之子入主青瓦台 文在寅有何能耐?

難民之子入主青瓦台 文在寅有何能耐?
文在寅民調聲勢一路把對手遠拋在後。

乾隆來

國際瞭望

Getty

1064期

2017-05-11 16:07

文在寅,原本是老左派、反財閥,但因民調大幅領先,他的政策主張都向中間靠攏。華爾街喜歡他,財閥也有所期待,但他主張與北韓談判的陽光政策變數極大,還有好戲可看。

經過了李明博、朴槿惠兩位傳統右派總統九年的統治之後,韓國民意的鐘擺,如今搖向左邊。五月九日大選揭曉,左派、人權律師出身的文在寅當選韓國總統。

文在寅沒有蜜月期,得立即面對外交與內政雙面危機的夾擊。對外有金正恩的核武威脅、中韓關係急凍,韓國在北韓議題上淪為川普與習近平的跟班;對內則遭逢越來越嚴重的貧富差距、不斷升高的青年失業率、以及造船鋼鐵等大型財團接連破產的經濟災難;更得處理朴槿惠爆發閨密門事件後,幾乎停擺的憲政危機。

 

非典型意外 首位底層賤民出身的總統


高票當選的文在寅,是韓國政壇上一個「非典型」的意外,韓國從一九八○年代末期開始民主化至今,除了盧武鉉之外,歷任的大統領都是右派,統統來自財團、或是與大財閥緊密結合的金權政體。

耐人尋味的是,這次企業界似乎還滿期待這位老左派、反財閥出身的新領導人,在投票之前,韓國股價綜合指數(KOSPI)來到二二四一.二四點(見第九十六頁圖),比上衝萬點的台股還強,已經突破歷史新高;美國《霸榮》(Barron's)周刊則預測,財閥將會以更慷慨的股息來回饋股東,點名樂金顯示器(LGD)、現代建設、娛樂霸主希杰(CJ)集團、以及金融業龍頭國民銀行(KB)為買進標的,《霸榮》更預測三星電子「還有二○%的上漲空間」。

文在寅的父母親是北韓脫逃南下的難民(脫北者),父親在朝鮮半島最南方、釜山外海的巨濟島難民營擔任傭工,母親則在市場賣雞蛋,文在寅曾經多次因沒錢繳學費而被趕出學校。身為長子,文在寅唯一的出路就是拚命讀書擠進好學校,他大學兩次重考才考進首爾東大門旁的慶熙大學法律系。這是一所還算知名的私立大學,但是他卻常常違反校規,曾四度被「勸說退學」。


難民出身的文在寅,與含著金湯匙的前任總統朴槿惠家族,有長達四十年的恩怨情仇,大學時期瀕臨退學的文在寅,在一九七五年公然抗議朴槿惠的父親、獨裁者朴正熙的維新憲法而被捕、判刑。四年後朴正熙被刺身亡,他又因參加反政府活動再次被捕。刑事犯罪紀錄讓他無法當成法官,只能成為在政治邊緣奮戰的人權律師。

二○一六年,朴槿惠爆發閨密門醜聞,文在寅用盡全力掃除朴槿惠的政治勢力,韓國爆發前所未見的群眾運動,連續六次的「周末燭光遊行」,最後一次竟聚集超過一百萬抗議人潮,最終朴槿惠鋃鐺入獄。

長期擔任人權律師的文在寅,是繼承了前總統盧武鉉留下的政治遺產。

二○○二年當選的盧武鉉是第一個左派(或者稱為前進力量)總統,他主張終結財閥政治、「反美帝國主義」,走出韓國自己的道路,並且與北韓金正日展開談判的「陽光政治」。文在寅自盧武鉉當總統之後,從助理一路做到青瓦台祕書長,兩人有數十年的深厚交情。

盧武鉉與強大的右派勢力對決,他要斷絕根深柢固的金權政治,並且將財閥企業收歸國有後全民釋股,卻受到主流媒體聯手打擊;又碰到○八年金融海嘯之前的房地產大漲、貧富差距擴大,最終敗在CEO總統李明博手下。

李明博雖是現代企業執行長出身,政治打壓卻毫不手軟,藉著御用檢調查處盧武鉉妻女非法收受政治獻金,進行政治清算。摧毀號稱一生清廉的盧武鉉,讓他在○九年五月跳崖自殺。

韓國的政黨惡鬥極為殘酷,朴槿惠經歷父母雙遭暗殺的悲劇,如今又因醜聞身陷囹圄。文在寅就任後,會如何處理這位四十年的政敵,或許會是跳脫冤冤相報的契機。
 

韓國

▲點圖放大

 

執政三挑戰 改財閥、增就業、北韓和談


文在寅當選之後,各界最關注的就在「財閥改革」、「北韓談判」以及「經濟振興」三大政策。

韓國左派工人與右派財閥的鬥爭,猶如台灣的藍綠惡鬥,深植在所有政治派系之內的DNA。文在寅誓言財閥改革,不過,民調遙遙領先對手的他,不需要用劇烈的革命手段,在競選期間所提出的財閥改革方案,相對上溫和。

他把矛頭指向三星、現代、鮮京(SK)、以及樂金四大財閥(編按:排名第五大的樂天財閥未被提及),以「守法」作為改革的焦點,核心的訴求是「終結赦免企業犯罪的慣例」,將來財閥領導人再犯法,總統將不會赦免。

另外,文在寅要學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用外資股東的壓力來逼迫財閥「公司治理透明化」,將財閥企業的決策場所,由家族的餐廳轉移到公司董事會。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華爾街投資人、甚至財閥本身,會歡迎文在寅的當選,因為這個老左派改以現代的法令遵循、透明化決策,來推動財閥政治改革,特別是引進外資的力量,從董事會來推動公司治理透明化,更受到華爾街投資人的歡迎。

然而,文在寅真正的挑戰,在如何讓投票給他的年輕族群與基層勞工,重新燃起對未來的期望。一六年的韓國經濟慘不忍睹,三星Note 7爆炸事件代表了韓國企業的衰亡危機,韓進造船破產則是傳統重工業的潰敗。​朴槿惠任內雖然不斷推出振興中小企業的政策,實際上卻對財團倚賴越來越深,貧富差距變大、二十九歲以下的青年失業率飆上一○%。

因此文在寅把「創造就業」當成他首要的工作,他說上任後要提出十兆韓元(約新台幣二千七百億元)的特別預算,用來創造就業、支持創新事業、以及中小企業融資。他提出具體的目標,是在公部門新增八十一萬個工作崗位,並且修改《勞動法》,用縮短工時的方法,讓私人部門增加五十萬個工作機會。
 

拆除核武危機 最大難題:十年冷灶難熱燒


文在寅的創造就業政策,看起來與台灣的蔡英文政府相當類似,都是透過修改《勞動法》,用強制減少工時來逼迫企業主增加雇用。另外就是增加公部門的財政支出,用政府公共投資來增加就業,台灣與韓國兩個執政黨,似乎都做了同樣的抉擇。

最後,也是最受全球關注的,當然就是他對金正恩的態度。延續盧武鉉的陽光政策,文在寅不斷宣示「我不喜歡金正恩,但是我必須與他談判」的立場,他的目標是恢復六方會談,拿回韓國在朝鮮半島議題上的主導權,重新啟動兩韓合作的開城工業區。

在文在寅當選之後,南韓勢必會與中國同時堅持回到「談判」的主軸,也讓各界相信減緩軍事對立,拆除核武危機引信,將會帶來和解的新契機。

文在寅的談判願望說得很強烈,然而,南韓與北韓上一次的高層會議,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即使在板門店的非軍事區,從一三年至今,雙方一次也沒有接觸過,主張談判的北京習近平政府,與平壤的關係也只剩下貿易,官方的接觸也同樣停擺了四年,這個冷灶如何燒熱,還真是一次歷史性的實驗,差別只是,飛彈試射可以失敗重來,核子軍事對決壓力下的談判,則是一失足就成千古恨。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文在寅

延伸閱讀

剩5%支持率 朴槿惠下一步怎麼走

2016-11-10

「亞洲鐵娘子」朴槿惠改革踢到鐵板

2013-04-25

朴槿惠站在亞洲巨變的浪頭上

2012-12-27

疫情失控!百萬人連署彈劾 南韓文在寅4月總統大選能否逆轉頹勢?

2020-03-11

韓國政壇掀「李俊錫風潮」世代交替鳴槍

2021-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