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寶瓶文化

文學、教育、視野、生活、後青春。向自己提一個問,讀一本書,去探觸、延伸生命的邊界。

寶瓶文化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aquariusfans

文章列表 113筆,顯示第1頁/6頁

50歲後的你,還停不下比較嗎?心理師建議:每天偶爾「這樣做」,享受生命的海闊天空

50歲後的你,還停不下比較嗎?心理師建議:每天偶爾「這樣做」,享受生命的海闊天空

這也回到前面提到的,把投注到外面的力量,收回到自己身上。當你能夠把力氣花在增進與改善自己的時候,你自然會感覺到踏實,而羨慕與嫉妒也不再能緊緊抓住與限制你。

【獨居老人】他長期對家人「情緒勒索」最後孤獨死亡,超過一周完全沒人發現

【獨居老人】他長期對家人「情緒勒索」最後孤獨死亡,超過一周完全沒人發現

明明是對家人的愛,卻變成一場人倫悲劇?我們的文化很習慣用「我都是為你好」、「我沒有惡意」來合理化情緒勒索...。這是血淋淋的日子,他父親因長期對家人情緒勒索,所有人都不堪其擾,不想再受情緒勒索而斷然決定分居。多年後,父親孤獨成疾,在外過世超過一周,變成腐屍完全沒有任何人察覺。看似家庭常有的小事,卻變成深仇大恨人倫悲劇。 他父親原來是志願役,退伍之後回到家裡,可能是不適應,就把軍隊那一套帶回家。原本爸爸對他們來說是家裡的支柱、穿著軍服的大英雄,但是退休之後,在家裡卻是不斷以命令的方式指揮大家,出門要被查勤,回家時間若跟報備的不一樣會被鎖在門外,自此後沒有正常的生活,整日on call,家人都困擾不堪...

為何老爸最愛吃肉,你們卻給他拜素的?兒:去拜刻名字的木頭,會比真心想念他孝順、有用嗎?

為何老爸最愛吃肉,你們卻給他拜素的?兒:去拜刻名字的木頭,會比真心想念他孝順、有用嗎?

「孝順」是東亞儒家文化裡相當重要的觀念,孝順父母長輩、祭拜祖先,一直都被視為社會上的重要美德。然而,二兒子卻對這般孝順感到喘不過氣,他說這根本是被框架著的孝順,不是心甘情願的祭拜祖先。老爸生前說他們最像,也最疼他。但他在父親病臥最需要照顧的時候,因為太過難過而沒有去看他,因為平常愛吃肉的父親,卻只能插著鼻胃管痛苦著。 父親死後,他為父親抱不平,不協同出席他的告別式以示抗議...「老爸生前愛吃肉卻給他拜素的、不拜菸拜酒!難道拜刻名字的木頭會比真心想念他有用嗎?」

「殺人兇手!都是你們害死爸的...」2例子告訴我們:家裡面誰最笨?付出最多的人最笨

「殺人兇手!都是你們害死爸的...」2例子告訴我們:家裡面誰最笨?付出最多的人最笨

總是為家裡付出,照顧弟妹、孝順爸媽;人到中年,成為父母的照顧者,不料卻被兄弟姊妹辱罵:「殺人兇手!」照顧者付出了一大半輩子,奉獻的熱忱瞬間冰凍至極。付出照顧被視為理所當然,沒有換來群起的掌聲,而是無情的責備。心裡面哀號:「我這麼努力付出照顧,到底是為了什麼?」家裡面誰最笨?一面倒付出照顧最多的人最笨...

花半輩子工作把兒養大,老後被丟到機構不管!她嘆:沒有我的付出有現在的他嗎?

花半輩子工作把兒養大,老後被丟到機構不管!她嘆:沒有我的付出有現在的他嗎?

編按:「小時候我照顧你到大,我有冷落過你嗎?」這是漸漸被兒子疏於照顧的奶奶,沉穩而痛心的心聲。透過本文期盼大眾,在每個未來都會碰上照顧與被照顧責任的你,當這是你親人最無助、最需要你照顧的時候,你看過嗎?身為長輩的你,又如何讓自己得到應有的照顧,也能夠給孩子力氣,盡情揮灑光輝的歲月?

照顧病母過勞叫葬儀社送走被說沒擔當 兒:我顧到老婆跑掉沒存款,你跟我說擔當?

照顧病母過勞叫葬儀社送走被說沒擔當 兒:我顧到老婆跑掉沒存款,你跟我說擔當?

中年人木然地看著老闆,說:「擔當?我照顧她十多年了,你告訴我我沒擔當?我老婆照顧她照顧到跑掉了,你跟我說我沒擔當?因為照顧這幾年存不到錢,常常還要跑醫院,你跟我說擔當?」隔天,他接到一模一樣的電話、一模一樣的地址,但是過去的時候,接體車已經有屍體收了......

曾罹癌爆瘦11公斤,兩度和死亡擦肩!他體悟:把夢想與人生代辦事項「往前移」,人生才能滿足而無憾

曾罹癌爆瘦11公斤,兩度和死亡擦肩!他體悟:把夢想與人生代辦事項「往前移」,人生才能滿足而無憾

當你們不再看見我的時候, 孩子,我卻從不曾離去。 早晨,陽光照進你的門窗, 你是否感到溫暖? 孩子,我就在你的身旁。 日落時,微風拂過樹梢, 在沙沙作響的枝葉聲中, 孩子,你可聽到風中夾雜著我的言語? 夜深時刻,當清涼的月光從門縫滲入, 那時我正躡手躡腳, 深情的凝視著你, 我的孩子, 縱然你從此不再看見我, 我卻從來不曾離去。

就醫前不久丈夫才去世、小孩皆尚未成年...子宮頸癌病患微笑簽「放棄急救同意書」

就醫前不久丈夫才去世、小孩皆尚未成年...子宮頸癌病患微笑簽「放棄急救同意書」

孟蓮臨終時疲憊的笑容,許多年來,常浮現在我的腦海。

前馬偕醫院院長楊育正罹「淋巴癌」,癌後養生5招分享:紅肉、蔬食可以這樣吃

前馬偕醫院院長楊育正罹「淋巴癌」,癌後養生5招分享:紅肉、蔬食可以這樣吃

編按:前馬偕醫院院長楊育正抵抗癌症,從「淋巴癌」中重生,讓病態消失。他指出,能抵抗癌症重生,多虧自己在當醫師時,教授的抵抗癌症處方,以及朋友、家人的陪伴,才能在淋巴癌的魔爪中,將自己救出,重新再活一次。

他40歲就留下遺書...認為以癌症離世,是一種恩賜!罹癌醫師:癌症,讓我擁有不留遺憾的祝福

他40歲就留下遺書...認為以癌症離世,是一種恩賜!罹癌醫師:癌症,讓我擁有不留遺憾的祝福

編按:他在40歲時就坦然面對生死,留下深富情感的遺書,只願留給家人最後一絲溫柔。是什麼樣的心情,讓他認為,以癌症離世,是一種絕佳的恩賜?他甚至深情款款地說:癌症,讓我擁有不留遺憾的祝福,如果有一天,我不再醒來,我真的沒有遺憾…。

【安寧善終】她罹卵巢癌恢復5年癌症復發:我希望生命最後,在家道別

【安寧善終】她罹卵巢癌恢復5年癌症復發:我希望生命最後,在家道別

二○○○年的夏天,我帶著即將完成國家衛生院婦癌專科醫師訓練的六個學員,到美國參加美國婦癌學會,順道拜訪美國西岸幾個主要的癌症中心。參訪結束前,訓練計畫的國際老師──知名婦癌專家里奧.拉加西(Leo Lagasse)教授在他洛杉磯的家裡設宴款待我們。

老公一天到晚外遇,罵老婆只能在家顧小孩!女人婚後謹記1件事,別再當家裡的「工具人」

老公一天到晚外遇,罵老婆只能在家顧小孩!女人婚後謹記1件事,別再當家裡的「工具人」

編按:婚姻不順利、夫妻關係不如預期,年輕時的你或許為了孩子而忍耐,即使覺得自己被當成工具人,依然繼續維持這段令人不滿的關係;現在,中年了,好想放手,卻又擔心別人的眼光?中年後請記得這件事:離開另一半並不代表你是失敗者,只是因為彼此不再適合,已經漸行漸遠,而你是為了自己的幸福、快樂,所做出這個離開的決定。

過了40歲,愛情還是傷痕累累...他對你不好,是不是你太會忍耐?

過了40歲,愛情還是傷痕累累...他對你不好,是不是你太會忍耐?

小菲談了幾次戀愛。每一次戀愛,小菲都覺得這個人就是自己的「靈魂伴侶」,於是,小菲非常認真經營每一段感情。

「我以前都忍過來了,妳的痛苦算什麼?」50歲以後,學會不再當「苦命的女人」

「我以前都忍過來了,妳的痛苦算什麼?」50歲以後,學會不再當「苦命的女人」

看到她的痛苦,為了你而犧牲、放棄自己的感受與需求時,這個重複的意象,似乎能安撫你內心的空洞,過去你的痛苦與委屈,好像也暫時受到了舒緩。於是,「苦命的女人」,在台灣社會中,不停不停地被複製;而被壓迫者,有些成為壓迫者,繼續強化、支持這樣的壓迫文化。

離婚的女人等於失敗者?苦等「浪子回頭」,只因父母說:老公外遇,都怪妳不溫柔!

離婚的女人等於失敗者?苦等「浪子回頭」,只因父母說:老公外遇,都怪妳不溫柔!

平鈺與丈夫結婚多年,生了兩個小孩。平鈺與丈夫各自有工作,由於丈夫在外縣市工作,週末才會返家,因此照料小孩的責任,就落在了平鈺身上。

他們從出殯到送火葬場,都在告訴去世親人安心地走:放不下,才能讓心靈得到安慰

他們從出殯到送火葬場,都在告訴去世親人安心地走:放不下,才能讓心靈得到安慰

今天天氣不錯,老宅拿出他的毛巾,打算在這美好又沒事情的下午好好擦拭他新買的愛車。

她罹白內障仍不想退休,91歲當上廣告模特兒!靠2大觀念玩出全新第二人生!

她罹白內障仍不想退休,91歲當上廣告模特兒!靠2大觀念玩出全新第二人生!

除了曾經有腰痛腳也痛的毛病,月月的身體硬朗,只是眼睛一天比一天差。我喜歡跟人開玩笑說:都怪我年輕的時候太愛哭,才把眼睛哭壞了。

想做什麼就去做,別到死前才後悔此生沒好好過!91歲奶奶體悟:來人世間這一趟,就該好好玩

想做什麼就去做,別到死前才後悔此生沒好好過!91歲奶奶體悟:來人世間這一趟,就該好好玩

我是月月,是IG、FB、媒體和廣告中的月光仙子!

「放手不是斷點,是繼起生命的孕育之處。」他車禍命危急救3次後...家人決定移除呼吸器

「放手不是斷點,是繼起生命的孕育之處。」他車禍命危急救3次後...家人決定移除呼吸器

國峰並沒有如我們預設的場景之一,在移除呼吸器後離開。我想他捨不得媽媽。

委屈從來沒能解決問題...不是心懷善念就能當好人,得割肉來交換!

委屈從來沒能解決問題...不是心懷善念就能當好人,得割肉來交換!

不是心懷善念就能當好人。想被公認是個「好人」,得割肉來交換。

完美的母親,破碎的自己?她扮演好所有的角色,卻再也沒有力氣扮演自己

完美的母親,破碎的自己?她扮演好所有的角色,卻再也沒有力氣扮演自己

她終於找到一個沒有太多罪惡感,又可以放心躲藏的地方。她說,那像是一艘潛水艇,可以藏在眼淚之中潛航,不被聽見,也不被發現,安安靜靜地,潛到她最哀傷、脆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