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美股 行事曆 年金 00891 房地產

陳業鑫

陳業鑫律師是台灣唯一同時具有法官、勞動局長、訴願審議委員會主委、金控公司董事、公司治理委員會委員經驗的律師。

任職法官時,曾經為眾多律師評鑑為裁判品質及法庭態度優良法官,並有成功聲請大法官會議解釋紀錄,並推動修正繼承法制,解救許多無辜的揹債兒。

網站:https://www.yesinlaw.com.tw

文章列表 139筆,顯示第1頁/6頁

今年起董事必須接受性平教育課程,不然會被裁罰?勞動律師解析:哪些人強制要上課

「據說今年起董事也必須接受性平內容的教育訓練,沒有做到的公司還會被裁罰,是真的嗎?」一位金控公司人資長傳Line問我。

全球3億職缺恐被AI取代!引進AI、解雇真人員工合法嗎?勞動律師:企業該注意4件事

隨著人工智慧(AI)的迅速發展,美國投資銀行高盛指出,未來全球預計將有3億個職缺被AI取代,勞動市場的面貌也將隨之改變。 輝達執行長黃仁勳表示,AI不會導致失業,而是會使某些工作變得過時。這意味著企業在引進AI時,必須重新評估員工的角色和工作內容。 當企業因業務性質變更,有減少勞工之必要時,依據勞動基準法第11條第4款,企業確實可以在踐行法定程序後,合法地預告勞工終止勞動契約。

花蓮7.2地震狂搖!高鐵、捷運一度停駛,因地震而無法到班、遲到算曠職嗎?勞工3大權益可爭取

今天台灣發生規模7.2的大地震,許多縣市都有災情傳出,若勞工因此無法準時到班,雇主可以認為是遲到或曠職嗎?

只要被害者覺得「被盯著看不舒服」就算「性騷擾」?勞動律師解析:哪些行為可能構成職場性騷擾

日前立委質詢「不適當凝視」是否構成為性騷擾的標準為何?建議勞動部應該列舉明確案例,讓大家有規可循。勞動部長回應表示應以「被害者感受」為主,並以被害者並綜合判斷,日後將有更多宣導資料,並用淺顯的文字訂定指導手冊,提供各界參考。 到底什麼是「不適當的凝視」?老闆、主管或同事用眼神緊盯女性同仁的胸部,是否構成職場性騷擾?是否需要舉證證明?成為爭議話題。

從日劇《極度不妥!》反思性平議題:對不合時宜的言行要有「病識感」

最近引起熱烈討論的日劇《極度不妥!》,描述一個口無遮攔的昭和大叔穿越到38年後的現代,遭遇各種衝擊和代溝,藉由古今時空差異,在笑鬧中對性平與世代議題展開反思。

性別平等工作法修法3月8日上路!#MeToo受害者有哪些權利?雇主注意6大重點,避免觸法

「聽說去年修正的性別平等工作法大部分條文將在2024年3月8日婦女節施行,請問有哪些重點?」 一位電子業人資長傳訊息問我上述問題。

主管色瞇瞇地盯著我胸部,算性騷擾嗎?律師解析:什麼行為構成職場性騷擾?申訴成案有哪些條件

「我的老闆會用眼神緊盯我的胸部,這是不是職場性騷擾?」 民國105年間,一家小型企業女性業務助理A小姐到縣政府投訴她的男性老闆B先生涉嫌對她職場性騷擾。 「不適當的凝視」會構成性騷擾?

寒流冷到停班停課?上班族可以比照颱風假放「低溫假」嗎?5大QA一次看「這情況雇主最重罰30萬」

「寒流來襲,要早起離開溫暖的被窩非常艱難。聽說台北市有國小宣布放「低溫假」,請問上班族勞工可否比照辦理?能不能比照「颱風假」?」

業務月薪7萬申請退休、年終獎金42萬會納入退休金基數嗎?律師教你:勞退舊制勞工退休金如何計算

「我們公司有一位業務同仁,在公司待了32年,是適用舊制退休金制度的勞工。最近申請在1月31日退休,公司依照勞基法規定,以他退休前六個月的經常性薪資70000元為平均工資,計算退休金315萬元給他,但他拒收,表示要把12月底領到的年終績效獎金42萬元計入退休金基數,否則就要把公司告上法院。請問年終績效獎金必須納入退休金基數計算嗎?」 一位原物料銷售公司人資長問我上述問題。

曾被嗆「智商低、生小孩很可憐」...科技老闆規定「台大畢業概不錄用」算就業歧視?18顆地雷一次解密

學生時期被霸凌的陰影,有可能會影響人一生的心理和人格發展。Dcard近期出現一篇討論熱烈的文章,有一位男網友跟其他同學曾在國中同學會上,被考上台大的同學指責是「沒前途的人,未來出社會也只是窮苦低下階層,生小孩,小孩會很可憐」。

台積電男遭黑函攻擊,考績慘拿S-!誰說考績不合理只能苦吞「法院風向變了,主管亂評會出事」

一位在台積電上班的科技男A先生近日在Dcard抱怨,年底要打考績,卻被黑函流言掃射,還被主管約談,儘管努力解釋,主管直接擺明考績結果是「S-」。 這位科技男驚訝表示,這不就是社群平常那些靠北文章嗎?沒想到他自己也變成受害的主角!最後他感嘆說,「祝福各位,加油,我先下車了!」

立法院職員下跪陳情「被長官言語霸凌」...公司出現職場霸凌,老闆該怎麼處理?8大法則要注意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於2023年11月2日上午開會前,突然有一名自稱是立法院公報處的職員走入會議室,並下跪用膝蓋走路,向立法院秘書長遞交陳情書。該名職員表示,他遭受長官言語霸凌,盼秘書長可以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