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被討厭的勇氣》作者 教你修好人生學分

王炘珏

名人專欄

1066期

2017-05-25 15:14

一本日本暢銷書,掀起台灣這兩年阿德勒心理學的風潮。書中主角,哲學家與年輕人的對談,如今真實搬演,他們來台灣,分享人生中解決人際難題的體驗。一場早餐會,聊了什麼?

「事實上,我到現在還是很害怕被討厭。」他輕聲細語地說,麥克風還有些晃動,他趕緊用另一隻手抓緊顫抖的手。「所以今天來到這裡,我有點害怕。」此話一出,哄堂大笑,他僵硬的臉頰也隨之放鬆了些。

他是當今最有名的阿德勒心理學學者,更是風靡日、韓,在台灣熱賣六十萬本的暢銷書籍《被討厭的勇氣》的作者岸見一郎。

五月二十日下午,岸見一郎與共同作者古賀史健在台北科技大學國際會議廳演講,面對台下滿滿的書迷,分享自己被討厭也需要勇氣的心路。

「我之所以會感到害怕,是因為覺得自己是後來才加入的,有太多未知數,也不知道大家會怎麼看我。」他聲音逐漸平穩,「可是我相信,只要進入這個共同體之後,就能做出改變。」

談親情
「重新開始」才能與疙瘩和解


時間往回倒轉一些。

稍早,他們才剛接受《今周刊》專訪,進行一場哲學性的早餐約會。

「哲學性的早餐約會」,此話一點也不假。聽著岸見與古賀對談,彷彿看到書中的哲學家與年輕人走入現實一般。

岸見一郎並不是心理學家出身,他的主修其實是西洋哲學史。直到三十歲,因為兒子出生而有了改變,「我發現孩子相處與教育,光靠愛是不夠的。」當時,朋友推薦他一本阿德勒的著作《教育心理學》,讓他就此投入阿德勒心理學的研究。

「阿德勒心理學內容明快,且顛覆許多西方主流的理論。」岸見提出他最初的感想。

由十九世紀由心理治療師阿爾弗雷德.阿德勒所提出的心理學理論,認為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主張人的行為是出自「目的論」,而不是佛洛伊德主張的「本能論」,並否定「心理創傷」會對人造成影響,認為每個人都能因為改變而獲得幸福。

「我們在書中討論的,不單是心理學,而是哲學。」共同作者古賀接著說到,他是專業的撰稿人,《被討厭的勇氣》選用「語錄體」,透過哲學家與年輕人的對話作為主軸就是出自他的提議。古賀散發出的氣場跟岸見一郎不同,說話語氣短而堅定。「一定要出自真實的生活跟人生,才能更接近真理。」他引人玩味地笑了笑。

對岸見與古賀來說,自己的人生,就是阿德勒心理學的實踐。

「曾經,我認為自己與父親之間只有爭吵的回憶。」岸見坦言,自己年輕時與父親的關係並不好,時常起爭執。但有件事讓他特別印象深刻。

學生時代,他曾有一天心血來潮,花了三個小時,特別為父親煮了咖哩飯。父親吃完後,只是淡淡說了一句:「以後別再做了!」此後,他總覺得父親在拒絕他,父子間彷彿有無形隔閡。後來,父親罹患失智症,他與父親同住照顧,心中卻一直有著疙瘩。

「忘記了也是沒辦法的。」失智的父親一天突然這樣跟他說,「能做的只能重新開始。」
他恍然大悟,發現自己不該被過去牽絆,父子關係自此有了改善。

「歷史是會改變的。」岸見平靜地說,就像阿德勒所說,創傷不會為一個人帶來不幸,「關係改善後,過去發生過的事件也不再只有負面的。」

現在的他會想,父親當時的那句話,或許是不希望增加他的麻煩,他更記起了許多與父親之間愉快的往事,重新修復了父子情誼。

談婚姻
「忽略對方感受」是最大殺手

古賀也從與妻子之間的關係,看到自己的問題。

「妻子有些情緒化,時常為了小事大小聲。」他搖搖頭。若是以佛洛伊德的理論來說,妻子可能是從小生長在不和睦的家庭。「但阿德勒說,人的行為是出於目的。」因此,他思考妻子的目的,赫然意識到「妻子明明站在眼前,我卻一直想著她的過去。」他忽略了妻子提出的問題與感受。

他形容過去的自己像是透過望遠鏡在看世界,視野既小又狹隘,覺得是別人的錯,總會將問題放大。他說:「現在我懂得把望遠鏡反過來看,世界變寬廣了,煩惱也變少了。」

古賀比岸見年輕近二十歲,也高出岸見半個頭,兩人並肩坐在一起,卻有種說不出的安定感。兩人攜手兩年合作寫出《被討厭的勇氣》,在磨合的過程中培養出革命情誼。「寫書的過程與內容完全一樣,我會一直發問,直到得到雙方都能認同的答案。」古賀明白地說。

在古賀眼中,岸見是無法做出A或B這種二分決定的人。反觀古賀則敢向長輩直言,「年輕時還曾因頂撞上司而被開除。」他聳聳肩。對此,岸見一郎坦言:「古賀會讓我感到緊張。」他接著說,「但我就是喜歡他全力與我碰撞。」岸見仍舊笑咪咪的。「我們的角色也時常互換,有時候,我也是那位年輕人。」岸見靦腆地說,「因為我也還在學習。」

正因為個性上的互補與對理念的堅持,好好先生與衝動青年碰撞出精采的火花。

岸見一郎當初接觸阿德勒心理學的初衷,是為了孩子。如今,他得意地表示,「我們的關係亦師亦友。」他讓孩子從小自己做決定,以對等的方式相處。說著說著,岸見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停頓了一會兒。「現在想想,我的母親也是阿德勒教育的實踐者。」他的母親有完全尊重孩子的包容力,「她讓我知道,自己有權利義務,要為自己負責。」

談人生
「不斷發問,就會接近真理」


岸見的母親在四十九歲就因病過世了,他懷念起母親,臉上卻露出微笑「她住院的時候,還一直要我教她講德文。」

「病榻前的德文課」令岸見的微笑看起來有些感傷,他又說起另一個故事,「前陣子,我的女兒出嫁了。」女兒在結婚典禮上,念了一封給父母的信,她說:「我的父親從來沒罵過我。」

「這句話令我感到驕傲又自責。」岸見說,「她的性格較強烈,有時我會因為怕傷害她而選擇不說。」 他又陷入沉默。

「所以說,人生就是因這些重要的瞬間而改變。」古賀像是替岸見解圍似地做出總結。岸見也笑著點頭,「是啊,有新的發現,學習才不會停止。」

岸見一郎曾說,他想成為阿德勒的柏拉圖,古賀史健則說,他想成為岸見的柏拉圖。

「唯有不斷地發問,尋找問題,我認為這是接近真理的最好方式。」哲學家再一次強調。

訪談結束了,但是哲學家與年輕人的對談,永遠沒有終點。

延伸閱讀

專挑翻倍成長股 「職場小美工」如何靠8招創造千萬獲利

2019-06-18

常被說想法保守?這5種人格特質恐讓你面試N次都GG

2019-08-22

台積電下一步 還須跨越四座大山

2019-11-22

股價從20多元飆升至186.5元...這公司靠台積電助攻寫下傳奇! 謝金河:此類故事未來可能常上演

2019-12-03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