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談談狗狗的權利

朱敬一

名人專欄

994期

2016-01-07 14:30

暢銷書《推力》的作者桑思汀認為,動物不應該承受不必要的痛苦,但卻未深究寵物的演化歷史,這即是陷入了「極簡主義」的研究陷阱。

二○一五年十二月,哈佛大學法學院法哲學教授桑思汀(Cass Sunstein)來訪,我聽了他兩場演講,也有機會與他聊聊。桑思汀是有群眾魅力的學者,他的《推力》一書,據說全球大賣七十五萬冊。

 

可是拿桑思汀與美國著名法理學家德沃金(Ronald Dworkin),或美國政治哲學家羅爾斯(John Rawls)的著述相比,我喜歡後兩人多得多。主要是因為兩人的架構宏大、思考完整、論述堪稱圓融一貫。

 

在科學方法論的感染下,現在許多社會學科甚至人文學門的研究,都走向輕薄短小的岔路。他們的著作有一些像桑思汀所描述的「司法極簡主義」:處理的問題不要大、分析的層次不要深、涵蓋的範圍不要廣。這樣的極簡主義,評審比較不會有負面意見、發表的文章數也較多,也容易得到學術勳章。

 

我不是因為司法極簡主義與學術極簡主義幾個字的字面演繹,而在此探討桑思汀的論點。以下我就討論一下桑思汀關於動物權利保障的論述。桑思汀認為,動物不應承受不必要的痛苦;這個觀點大部分人應該都會同意。但是什麼叫「痛苦」?這值得深究。

 

在歐美,極高比率的寵物是被閹割的,當我們剝奪牠們繁衍的權利與性生活時,算不算是另一種形式的加諸痛苦?算不算侵犯牠們的權利?對高比率被閹割的貓狗,討論該不該讓牠們「痛苦」,我覺得有點本末錯置。

 

此外,桑思汀似乎也忽略人類與動物共同演化的歷史。什麼時候「動物」開始變成人的「寵物」?有生物學家說:狗向人類放棄了自由的權利,以換取人類穩定提供的食物,或穩定的生存權。這樣算不算是狗對人類簽署「自由權利讓渡同意書」?如果可以這樣想像,那從演化上看,同意書的內容大概是什麼呢?狗狗能不能要求修改呢?

 

總之,要深刻認識動物權,一定要先了解動物與寵物的演化歷史;但桑思汀沒有太多探討,就進入「訴訟代理人」的現代觀念。這樣,似乎是容易進入快速寫作、極簡研究的陷阱。

(本文為精華摘錄,亦刊登於風傳媒)

(本專欄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為什麼星巴克常辦買一送一促銷、超商要做超級麻煩的「咖啡寄杯」?竟都是為了這件事...

2020-01-06

一個人旅遊西藏與倫敦,沿途都是收穫與驚喜!中年後的領悟:捨得對自己好,錢是用來花的

2020-01-03

義大利單日新增133死! 為何義國成為歐洲疫情最嚴重災區? 原因可能是這個

2020-03-09

預估現金殖利率4%起跳 達人用「兩階段篩選法」找出這12檔價值好股

2020-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