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市值10天蒸發6000億 軟銀孫正義成最大苦主  滴滴被北京追殺的2大理由曝光

市值10天蒸發6000億 軟銀孫正義成最大苦主  滴滴被北京追殺的2大理由曝光
滴滴事件後,未來中國企業想赴美上市,恐怕難上加難。

黃琴雅

國際總經

達志

1282期

2021-07-14 09:27

繼去年10月螞蟻金服赴港上市失利之後,中國企業滴滴出行異常低調地赴美上市,卻慘遭北京下重手「處理」,除了美中貿易戰的對壘外,阻止資金外逃,也是「習大大」追殺的理由。

中國最大叫車平台滴滴出行,6月30日在美國紐約證交所風光上市,是繼2014年阿里巴巴赴美上市後,規模最大的中國公司IPO(首次公開募股)案。

 

然而,在中共百年黨慶後的隔一天,7月2日,中國監管單位以違反網路安全為由,對滴滴進行審查,再隔兩天,滴滴旗下的25款App在中國全面下架,中國市場占滴滴營運的8成,等於是要滴滴無法營運。才上市短短4天,滴滴就從雲端跌落谷底,市值蒸發2百億美元,股民與股東一片哀號。

 

這是繼去年11月,號稱地表最大IPO的中國科技金融巨擘螞蟻金服於赴港上市前夕,被中國監管單位臨時喊卡之後,再一家因上市掛牌而被「入罪」的中國公司,只是地點從中國可以管控的香港,移到了美國。

 

在美掛牌中企動輒得咎

軟銀孫正義成最大苦主

 

滴滴App下架不久,中國又對今年六月才剛在美股上市的3家網路平台公司:中國最大線上人力銀行網「Boss直聘」、有中國貨車界Uber之稱的滿幫集團旗下「運滿滿」與「貨車幫」進行網路安全審查,並暫停新用戶註冊。

 

這4家被中國點名「有外洩中國資料給美國疑慮」的網路平台,有3家與日本軟體銀行有關。其中,滴滴出行與滿幫集團的最大股東都是軟銀,持股超過20%。因此,中國這一波掃蕩網路公司平台赴美的行動,軟銀創辦人孫正義無疑是最大「苦主」,若算上去年未能順利上市的螞蟻金服,堪稱最大受災戶。

 

美中從貿易戰打到科技戰的演變來看,不論螞蟻金服、滴滴出行,或是滿幫,背後都手握中國人民金流、個人移動的大數據,中國基於網路安全考量,不顧滴滴出行甫掛牌就逕自出手管制,凸顯中國對網路安全的掌控,未來只會抓得更緊。

 

但從另一角度來看,滴滴這樁全球注目的IPO大案,為何不選擇就近的上海A股、港股,也許下場不至於如此慘烈,卻遠赴美股掛牌?

 

第1個原因是條件不符。中國企業要上A股掛牌,必須連續3年都有獲利,但滴滴成立9年,年年虧損,直至今年第1季才轉虧為盈,沒有資格上A股。

 

滴滴9年來經過21輪籌資,募資總額超過2百億美元,投資者從國資銀行如交通銀行、招商銀行與央企保利集團等,再找來與中國交好的外資,如軟銀、紅杉資本、蘋果,還有鴻海的富士康等陸續入資,連騰訊也是第3大股東,讓滴滴得以擊敗國外來的優步(Uber),成為中國約車平台龍頭。

 

不過,一般預料,滴滴背後股東應該有不少中國政商隱藏其中,中國政治評論家甚至懷疑,幕後有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與中國副主席王岐山的資金。

 

2,之所以選擇赴美掛牌的另一個不可說破的關鍵,則是正處於高檔的美股,掛牌可享高估值,同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中國資金外逃收得愈來愈緊,在美掛牌可遠離祖國掌控,自然成為股東們變現的最好選擇。

 

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在短短21天內就核准滴滴到紐約交易所上市,且進行過程非常低調,既沒有像阿里巴巴那般地大肆宣傳,甚至也沒到紐約證交所敲鐘,為的就是希望能夠平安掛牌美股。

 

但人算不如天算,習近平怎會讓滴滴數百億美元的資金,從中國如來佛手上流出?於是使出把滴滴App下架最快、最猛的殺手鐧。截至7月11日,短短10天,滴滴市值蒸發新台幣6千多億元,也讓持股21.5%的軟銀、持股7%的創辦人程維等人資產大幅縮水。

 

海外掛牌

 

被躺平、被清算、被入獄

富豪想方設法脫產保命

 

想透過掛牌上市、釋出股權而套出資金的,除了滴滴,還有不少中國富豪也想方設法,要透過各種管理將資金搬出中國,像中國知名的地產大亨潘石屹就是打算把公司賣給美國私募基金變現。

 

潘石屹在香港掛牌的SOHO中國於今年6月16日發出公告,美國私募基金黑石集團擬以每股5元港幣、總價236.58億港幣(約854億元新台幣)全面收購股權。此消息一出,中國媒體以「別讓潘石屹跑了!」為題,大肆撻伐潘石屹以市價8折急著出售SOHO,打算清空中國資產、準備「跑路」。

 

潘石屹從16年開始,陸續出售手中核心的辦公大樓,根據中國媒體統計,他至19年已經套現約新台幣1260億元,在20年中國新冠疫情嚴峻之際又沒捐一毛錢。

 

今年3月,潘石屹在美國念書的兒子潘瑞又因詆毀中國邊疆的解放軍被通緝,使得潘石屹成為繼阿里巴巴馬雲、北京地產大亨任志強之後,第三位被盯上的富豪,也難怪他必須要趕緊出清資產。

 

中國連企業破產的大亨也不放過,中國第4大航空公司海航集團創辦人陳峰,近來也被官方清算,追查他是否挪移集團資金。

 

陳峰曾是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副手,因此海航過去常被中外媒體影射為王岐山家族洗錢的企業;前總理溫家寶之子也與海航高層有關係,即使有如此的政治背景撐腰,海航仍因擴張太快,在今年初宣布破產重整,欠下高達5兆元新台幣的負債,成為中國最大破產案。

 

近來,陳峰遭兩萬多名員工聯合檢舉把公司資產變家產,控訴他「黑箱操作,私自兌付集資款;想把海航變為家族企業,又利用職權拉幫結派中飽私囊」。官方對陳峰的清算才正開始,矛頭還直指背後的王岐山。

 

不同於陳峰因海航破產而遭受清算的命運,中國恆大地產集團主席許家印雖然負債3千多億美元(約新台幣8兆元),卻還能夠出席7月1日中共建黨百年黨慶活動,與小米雷軍、美團執行長王興等同為習近平的座上賓。

 

恆大曾是中國最賺錢的民企,現卻成為大到不能倒的燙手山芋,一旦恆大倒閉,恐將發生債權銀行擴大虧損的連鎖效應,比紫光集團破產還嚴重,所以就近看管許家印,加速處理恆大債權,是習近平的當務之急。

 

潘石屹

潘石屹想賣香港上市公司 SOHO 給黑石,引發中媒以「別讓潘石屹跑了!」為題,大肆討伐。(圖/Getty)

 

萬年主席的國進民退時代

企業收歸國有成趨勢

 

中國的民營企業家都是於1990年代起家,在江澤民、胡錦濤時代成為巨富,帶動中國青年人人都想創業的風潮,2012年進入習近平時代,初期還相安無事,17年習進入第2任後,許多如雷貫耳的商人如阿里巴巴馬雲、聯想劉傳志等人逐漸「被下台」,失去光彩,近兩年更加黯淡。

 

中國進入習近平「萬年主席」的新時代,中資企業收歸國有的「國進民退」趨勢持續進行,曾引領風騷的民營企業大老,留在中國的有像馬雲這樣「被躺平」,有的甚至已入獄,計畫出走「跑路」也不乏其人,如何在國進民退中保留創業成果,恐怕是許多民企老闆心中最大焦慮。

 

延伸閱讀

2年多來首見!特斯拉股價迎來死亡交叉 華爾街分析師:恐將面臨與「滴滴」相同處境

2021-07-10

習近平放話「堅決粉碎」任何台獨圖謀!為何台灣「經貿靠中國、安全靠美國」的通吃策略,已不再適用?

2021-07-07

滴滴IPO捅出中國監管大問題

2021-07-07

有軟銀、UBER、騰訊罩也沒用?滴滴出行赴美上市後於中國「被下架」,股價受挫

2021-07-05

拜登上台首度與習近平熱線  關切台灣、香港、貿易議題

2021-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