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縣府狂推開發案 金門生態浩劫將至

縣府狂推開發案  金門生態浩劫將至
金門擁有特殊、脆弱的自然生態環境,未來能否承載大量開發案?前景令人擔憂。(浯江守護聯盟提供)

陳彥廷

焦點新聞

金門縣政府官網、金門招商網、浯江守護聯盟提供、金門縣莒光湖商務旅館興建營運 移轉案專案報告、UDN.COM

856期

2013-05-16 15:35

就在近日墾丁悠活麗緻飯店遭勒令停業,墾丁與陽明山國家公園開發案掀起社會各界議論熱潮之際,另一個國家公園所在地的離島金門,正悄悄地策畫著十多件開發案。

你知道嗎?約只有台北市三分之二大小的金門,在未來三年將有超過十個商業開發案?從旅館、購物中心到經貿園區,金門縣政府想要在最短時間內打造出休閒國際觀光島。速度之快不免讓人擔心,當地脆弱的生態環境是否禁得起衝擊?

 

金門bot案

註:由於官方資訊不透明,本表彙整資訊非最終版本。(資料來源:金門縣政府官網、金門招商網、浯江守護聯盟提供)

 

影響生態 稀有物種瀕絕

 

為什麼會在極短時間內暴增這麼多BOT開發案?全金門現有旅館與飯店床位僅三千多床,金門縣政府建設處科長呂基鴻說:「小三通來的遊客要在金門住宿都很困難。」發展觀光考量下,金門確實需要更多旅館。然而正因為時間這麼趕,開發數量大,當地環保人士發現,政府急就章心態,已經讓當地生態環境瀕臨險境。


事實上,金門近幾年小三通人數增幅早已趨緩。在二○一一年達到最高的一四七萬人次後,一二年已經開始負成長。而一三年第一季又較去年同期減少近三%。浯江守護聯盟召集人洪篤欽分析,「兩岸直航航點已經幾十個,小三通功能逐漸式微,票價與時間成本都沒有優勢,未來人數只會往下掉。是不是需要那麼多飯店旅館?縣府應該提供更精確的預測根據。」


洪篤欽擔憂過度開發破壞金門最重要的生態觀光資源。他的憂心其來有自。


金門水獺,就是最好的生態指標。


「金門的水獺屬於歐亞水獺,日本在去年八月宣布絕種,中國大陸二十多年前還見得到,現在只能看標本做紀念。鄰近亞洲國家之中,只剩下金門還有!」對水獺充滿感情的金門高中退休生物教師莊西進,已研究調查水獺超過三十年。「十年前就只剩下一五○隻左右,現在恐怕只會更少。」莊西進的言談間,道盡了金門水獺的稀有珍貴。


水獺已瀕臨絕種,如今更大的威脅卻才要來臨。就在三月二十五日剛完成簽約的綠色休閒度假園區BOT案開發基地,竟是水獺的大本營!「那邊有一個南莒湖,因為地點非常隱密,所以很多水獺在那邊活動棲息。」莊西進解釋,「BOT當時如果有做環境影響評估,事實上是不會過的,因為有保育類動物啊!」


莊西進稱,到目前為止,金門的太湖、莒光湖等水域仍然看得到水獺身影,但這兩處未來皆持續進行開發案,也都不須環評,水獺的未來令人擔憂。

 

除了水獺之外,金門還有許多稀有物種,包括黑面琵鷺、魚鷗與唐白鷺等候鳥,以及浯江溪口溼地的鱟,都是瀕臨絕種生物。脆弱而敏感的不只有保育類動物與自然生態,金門人同樣面臨著對於日常生計的潛在威脅。

 

水質差又缺水 恐波及金酒

 

根據環保署的自來水水質統計資料,金門縣自二○○○年納入抽驗範圍以來,幾乎年年蟬聯自來水水質最差的縣市,唯一例外是一二年僅次於馬祖。當多數縣市抽驗不合格率多小於一%時,金門卻時常超過一○%。


以金門重要水源區太湖為例,金門醫院就位於湖邊,該院精神科醫師吳阿瑾擔憂地表示,「金湖鎮的水源來自太湖,這裡的湖水長期優養化,水質原本就是全金門最差的!」然而對於太湖旁的三件開發案:即將完工的昇恆昌商務旅館、即將招商的護理之家養生村,以及預計蓋大型飯店的泰偉工商綜合園區,縣府至今未曾公開向縣民釋疑可能對水質產生之影響,也未曾公布防範汙染的配套計畫。


已經是全國水質最差的金門縣之中,水質最差的太湖,未來仍必須迎接至少三座大型開發案的挑戰,「不知道還會面臨什麼汙染?不知道縣府到底在打什麼算盤?」吳阿瑾不解地質問。


不僅自來水水「質」差,「水量」更是長期以來困擾金門的大問題。金門地下水每天的安全出水量是二萬五千噸,但實際抽水量卻高達三萬三千噸,每日已超抽逾八千噸!


在目前已缺水的困境下,太湖未來顯然更無法承載鄰近住戶、醫院、旅館,及工商園區的龐大用水量。倘若持續超抽造成地下水鹽化情況惡化,將可能反噬現有產業。擔任金門縣政府環境景觀總顧問的金門大學閩南文化研究所所長江柏煒表示,「金門目前最好、最大的產業是高粱酒,高粱酒依靠的是老天爺留下的寶貴地下水。如果生態保育不做好,現階段最賴以為生的產業,反而會受波及。」


擁有多種珍稀動物,而水資源又相對不足的金門,原本更該對開發審慎以對。然而縣府沒有長遠思考,反而急於發包開發,未公開透明,甚至是取巧規避環評的諸多作為,已令當地居民深感不安。


金門開發案潛藏著類似本島諸多開發案的危機爭議:影響環境重大,卻無須環評。招商在即的莒光湖商務旅館BOT一案,就是一例。

 

巧妙切割開發基地 無須環評

 

在縣府委請台灣博特顧問公司所做的專案報告當中,將圍繞逾二分之一莒光湖湖岸,合計三.一八公頃的三筆土地劃為投資許可範圍,即旅館開發基地。依據《開發行為應施環境影響評估細目及範圍認定標準》,此案因開發基地未達五公頃門檻,故不需要環評。

 

莒光湖商務旅館bot案

資料來源: 《金門縣莒光湖商務旅館興建營運移轉案專案報告》


然而此案最大爭議之處在於:縣府竟然將水域面積做了切割,只把小部分湖面範圍劃為開發基地!(見上圖)該份成果摘要報告顯示,開發基地圍住湖面的兩筆長條狀土地,其實各包含了寬達十公尺與十二公尺的水域面積。


將本是連通的水域在計畫圖上做切割,並認為能夠做到只開發基地範圍內水域,卻不影響其他水域,是否為合理之作法?專職環評法規解釋的環保署綜合企劃處科長顏旭明僅語帶保留地表示,此開發案若申請成立「一般旅館」,地方政府才是環評主管機關,環保署無權審核。


但顏旭明也進一步研判,切割湖面可能有兩種情形,「第一是湖面管理單位容許,那應該檢討湖面管理的法規;第二就是縣府有沒有劃錯?也許這份報告有錯誤的資訊。」言下之意,顏旭明認為此種切割並不妥適。


洪篤欽憂心地說,「我們擔心美麗灣與墾丁悠活那樣的爭議在金門發生,今天希望縣府該環評就環評,我們不是反對開發,只是要求縣府按照遊戲規則來走。」


然而縣府是否依照規則走?至今金門縣民難有置喙的餘地。包括洪篤欽、江柏煒、前縣長李炷烽、前任民進黨金門縣主委翁明志等人,提及開發案都不約而同地批評:官方提供的資訊片面而零碎、不夠公開透明,甚至連現階段已動工的案子都沒辦過正式公聽會。


李炷烽說,開發案的最新進度都來自官方的《金門日報》,但該報偶爾才報導縣府舉行會議談開發案,卻只有會議名稱、沒有內容詳情。他並舉前陣子富驛簽約的BOT案為例,「簽約前報紙從來沒出現過,簽完約了才知道有這案子!我已經是每天看報紙的人,都得不到BOT的訊息!金門鄉親九九%都不知道。」

翁明志則指出,縣府曾在金城鎮公所開過莒光湖商務旅館BOT說明會,但卻未事先公開,且參加對象只有鄉鎮里長、代表,並不符合公聽會程序。「縣府企圖逃避公聽會,反而讓人質疑它有問題。如果光明正大,就應該接受人民檢驗。」

 

金門縣縣長李沃士

金門縣縣長李沃士急就章地推出十多個開發案,引發在地抗議聲浪。(UDN.COM)


《今周刊》去電金門縣政府,試圖詢問各開發案詳情與進度,縣府參議李增財表示,除了現行的三個案子,「其他大都還在先期評估計畫的階段,現在談都還太早!」他並稱縣府已委託美國AECOME顧問公司,針對金門進行「概念性總體規畫」,提供未來各項產業、空間,與交通布局的長遠規畫建議,「這個計畫定案以後,才有後續其他案子推動,所以評估階段的開發案就暫時不動了。」

 

訊息混亂 一切縣府說了算

 

然而查詢政府電子採購網會發現,金額高達三五○○萬元的「金門縣概念性總體規劃案」早在一一年六月就已決標。但現今眾多開發案,其一系列招商與施工行動皆在該規畫案決標之後,且持續地進行。

洪篤欽懷疑,李增財的說法僅只是躲避媒體監督的緩兵之計,他並舉例駁斥:縣府曾委託學術單位進行金門海岸調查研究,完成一份《海岸永續整體規劃》報告。一一年結案的該報告,建議將浯江溪口溼地作為低度生態休憩區,但當一二年縣府規畫聯外道路時,卻忽視該建議,未考慮工程對溼地可能產生的毀滅性影響。「這些案子是做好看的!真正開發時與總體規畫的精神互相牴觸,他們根本說一套做一套!」洪篤欽說。

「攸關地方發展的各種資訊本來就該有相關的公聽會,目前台灣各縣市因為沒有這樣做,才會引發很多圈地的爭議,金門不該走上這條路。」江柏煒認為,開發案的透明化將是縣府的當務之急。

「我們在世界工廠旁,應該要成為一座生態與文化的島嶼。金門的發展一定要奠基在生態與人文的基礎上。」江柏煒勾勒著金門未來的理想圖像。

在行政院核定的《金馬中長期發展規劃》中,其實也有相同見解。這份報告認為金門有獨特戰地景觀、豐富的生態資源,適合規畫成休閒觀光島。然而以目前金門縣政府不公開、規避環評的作法,這豐富的生態資源正逐漸流失,屆時還有什麼好觀光的?

延伸閱讀

受惠陸客商機 金門店面每坪站上百萬

2011-06-30

一條法令鬆綁 引爆全台飲用水危機

2013-07-12

東部發展條例若通過 有賤賣國土之嫌

2011-04-07

澎湖五億元廢墟 竟追加3000萬拚活化?

2018-01-04

看見不一樣的金門!兩岸通水 福利跟著通

2018-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