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年收八億 五月天演唱會不能少的團隊

鄧寧

產業動態

1056期

2017-03-16 17:04

每一場讓「五迷」瘋狂搶票的演唱會,背後都有這個超級團隊的身影。十年來,從一組人變一家公司,現在全球每兩天就有一場演唱會,由他們參與打造。

二○一六、一七年跨年夜, 五月天才剛在台北小巨蛋結束「RE:LIVE 2016 JUST ROCK IT!」演唱會,全新系列的「人生無限公司」,又將從三月十八日展開以「年」為計算單位的世界巡迴旅程。

首場上台開唱前,主唱阿信在臉書寫下:「上周,大隊人馬赴深圳移地訓練,必應創造租下了一整座體育場,搭建了一比一大小,所有燈光特效都一模一樣的舞台,進行最後的排練……,沒錯,五月天不只五個人+必應創造+相信音樂而已啊!」

相信音樂是五月天所屬的經紀公司,不過阿信口中的「必應創造」,大家未必熟悉。接下來不只歌迷,投資人也該關注這家公司,因為獲得中信創投與文化部投資的必應創造,將在三月底登錄興櫃,預期掛牌價格高於五十元,成為繼華研、霹靂、昇華後,又一投入資本市場的影視股新兵。

必應創造,原只是相信音樂的一個演唱會製作部門,如何一路成長,走向資本市場?

不只做一組藝人
天團沒巡迴 它接案近三百場


必應董事長周佑洋今年四十二歲,從一九九九年還在滾石唱片時,便已參與過五月天第一張專輯製作;近十年來,他更是五月天的首席演唱會製作人,歌迷們全跟著五月天暱稱他「洋公」。

「演唱會巡迴了五十場、一百場,終會有結束的一刻,除了觀眾留下感動,我們這些幕後工作者還能留下什麼?」周佑洋入行時從搬貨小弟做起, 當過音控師、燈光師,一路拚至演唱會製作人,他深知幕後製作賺的是辛苦血汗錢。「很多人靠一腔熱血進來,卻做幾年就疲乏了、累了,抽著菸在後台問為什麼?我做必應,就是希望讓這些人有一個專業舞台,可以永續發展。」


這個理想,也獲得相信音樂董事長陳勇志力挺。陳勇志曾任滾石唱片台灣區總經理,帶過李宗盛、劉若英等歌手,他觀察到:「音樂界就是要往演唱會發展,CD已經越來越不重要,這趨勢很明確。」

為了拉開與其他競爭對手的領先幅度,一四年初,周佑洋從相信音樂自立門戶,一口氣與產業鏈中的五家公司做垂直整合,與合作多年的技術服務公司「創昕」、舞台設計公司「FREE'S」,以及燈光、音響、視訊設備的租賃公司「聯立」、「神翼」、「神樺」合併成為必應創造。

加上五家公司的原業務,短短一年內,必應從一個部門,變成台灣業界規模最大的製作公司;同時也是唯一一家橫跨製作、設計、技術、工程與策略整合,軟硬體一條龍全包的製作公司。

不只做演唱會
借麥克風到親子活動 統統包


還是相信音樂的部門時,五月天的演唱會貢獻營收約近七成。但作為一家獨立公司,光靠一組藝人、一種模式肯定倒閉,必應怎麼經營?必應營運長張育書指出,舉凡商業活動、走秀、記者會、頒獎典禮等,「必應做的其實是現場演出產業,不只是演唱會。」

因此,必應大幅拓展路線,可說是「來者不拒」。包括《康熙來了》、《國光幫幫忙》等電視節目,台灣高達八成綜藝節目的棚內工程,只要稱得上是表演,必應都放下「五月天御用」的高姿態「有求必應」。

「就算電視製作單位找我們借八支麥克風,一樣接!」張育書說,必應雖有能力將案子從頭做到尾,但娛樂圈的需求多元,組織要像積木一樣能隨興排列組合,不強求全包。

「前期投資小案子,未來就有機會變成大案子!」七年前,周佑洋接下F.I.R一場只有八百人的小型演出,製作費不高,「但這是我第一次有機會做華納唱片的案子,後來林俊傑長達三年的世界巡迴演唱會,就全部交給必應製作。」

可加可減、可大可小的機動性,為必應創造帶來各種客源。雖然五月天在一五年幾乎沒有辦演唱會,必應創造卻忙得很,參與了全球總計二七五場演唱會、音樂會演出,租賃硬體設備將近三百場,創造該年營收為六.一七億元。

一六年,平均每兩天,全世界就有一場由必應創造成員參與的演唱會正在進行中。隨著五月天、田馥甄、劉若英等歌手開演唱會,必應創造參與的演出案量也提升近二五%,至三百四十二場,租賃設備則超過三百場,自結去年營收達七.九億元;同時,包含五月天在內的相信音樂藝人所舉辦之現場演出,因營業額擴張,占必應營收比重已下降至二成,周佑洋笑說:「必應能做更多事,不會只有五月天,也不會只做演唱會。」

必應最新的突破,是今年初在高雄夢時代對面的八千坪空地上,打造出大型親子遊樂設施「8咘的搞怪樂園」。這場限期四十五天的戶外樂園,創下入場八萬人次的成績。

「這是必應第一次自己做展演類型的IP(智慧財產品牌),以前行銷、售票、研究消費者都是客戶的事,我們只做幕後執行,這次卻讓同事直接上第一線面對顧客。」

周佑洋說,樂園裡最受歡迎的是每天下午、晚上的表演秀,共演出九十場,從舞台、玩偶、服裝到音樂,都是由必應的演唱會製作團隊設計,「這塊我們很熟悉,但像四層樓高的溜滑梯、沙坑等遊樂設施,就得重新了解政府法規,還要設計得讓父母放心。」

長期觀察影視文創公司的法人指出,必應過去以勞務型專案導向為重,不像華研、霹靂一樣,擁有屬於自己的原創內容, 故利潤一開始不會太高,但若營運方向確實朝平台發展,又能開發原創內容,後續仍可期待。

從揮灑創意的演唱會製作人,變成必須向股東交代成長前景的公司董事長,周佑洋坦言,「很不習慣,真的。」轉換身分的那刻起,他將視覺總監、舞台設計、執行製作統統提拔為演唱會製作人,自己則專注在公司人才培養,以求與國際接軌。

不只做亞洲市場
叩關歐美 規格化是首要挑戰


他解釋,歐美的演唱會製作已成熟至「規格化」,每一支燈的報價、每位工人的時薪,都有定例,「但亞洲市場就是一口價,一場若一百萬元,製作人要自己想辦法分配預算。」對周佑洋來說,演出市場規格化,必應會更具優勢,也能符合國際水準。

看在陳勇志眼裡,必應已是華人世界中少數「將製作頭腦頂在前面的硬體公司」,他給予祝福:「我希望他們就像人生無限公司,做更多別人做不到的事。」

延伸閱讀

嘉義精油香氛產業高值化生態系 來自大自然的高貴獻禮

2019-02-26

帶著黑牢傷痕 中國公益者來台耕讀自療

2019-06-26

高齡醫療、保健概念股夯 「不老商機」躍上生技新主流

2019-07-03

退休後打包行李,到台東開餐廳!老闆一天只賣「20組快樂的客人」不為錢、只為自己!

2019-07-05

經濟急起直追 印度債市不甩全球負殖利率 債券當道

2019-10-0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