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可以喝的古董

許怡先

藝文風尚

974期

2015-08-20 15:18

我是個薪水階級的打工仔,從三十歲出頭就喜歡玩收藏,一九八七年時,我在台北市忠孝東路的一名古董商手裡,以五萬元買了一把清朝中期惠逸公的紫砂古壺。

我拿著這把古壺去光華商場的上好社,向老闆張先生請教真偽,他訝異地問我:「年輕人,你怎麼會有這把壺?」我說:「五萬塊錢,我剛買的。」他搖搖頭說:「這把壺不是你玩得起的,是我店裡的客人才夠資格收藏。他們一年可以買十幾把,你呢?當你掏五萬元,就像你現在掏五百塊錢這麼輕鬆時,你就夠資格了。」從此我再也不敢買這麼貴的紫砂壺了。

原來玩品味收藏需要閒錢,而且是充裕的閒錢,才能悠閒自在。同樣是五萬元,只能買到入門級的紫砂古壺,但卻可以買到最頂級的古董普洱茶。於是,當我有了第二個閒錢的時候,我就去買了最頂級的古董普洱茶,也開啟了我收藏普洱茶的序幕。

投資序幕:從市場觀點看普洱

我是怎麼看上普洱茶的,很多人都質疑,「臭曝茶」(普洱茶)能成為收藏標的嗎?我運氣很好,有許多名師、名家引進門。當時,任教於文化大學劉良佑教授,給了我一份台灣茶界泰斗—吳振鐸教授在一九八八年考察雲南普洱茶發表的一篇演講紀錄,這是一份學術領域和調研領域的權威報告,成為我的第一本普洱茶武功祕笈。

至於接觸普洱茶,則是知名普洱茶人鄧時海先生給了我這個機會。他告訴我,他在一九九○年初,以普洱茶愈陳愈香的一篇論文,在雲南的普洱茶高峰論談中發表,他以收藏愛好者的玩家角色,把普洱茶的歷史文化和市場做了明確的定位,引起了兩岸的共鳴。

鄧時海先生說,普洱茶是可以喝的古董,尤其是他在一九九五年出版了一本巨作《普洱茶》,更點燃了兩岸三地收藏古董普洱的熱潮。

在那同樣的年代,九壺堂的詹勳華先生開啟了我品飲普洱的大門,並拿給我一份香港普洱茶人所寫的〈什麼是普洱茶〉手稿,讓我從市場的觀點了解普洱茶。於是,我在市場上接觸到了「紅印」、「綠印」、「黃印」以及七○年代的「小黃印」,從數千元開始,邊喝邊藏普洱老茶。
收藏要訣:真、精、稀

一九九三年,我以《典藏》藝術雜誌總編輯的身分去香港採訪《典藏》的藝術顧問陳讚雲。他為我介紹了百年老茶行陳春蘭茶行的主人吳樹榮先生,當我得知他們要移民加拿大,願意割愛老茶的時候,我把他們五○年代的「藍印」鐵餅全搶回來;香港的陸羽茶市,當時放在玻璃窗內的百年「陳雲號」,一片港幣一千元,我深知真、精、稀是藝術收藏的要訣,於是我全買了,卻只得五片。

從鄧時海先生手上接下「百年龍馬同慶」也是個緣分,當時是基於能夠保存文化遺產,而非為了想喝它,更沒有想到保值增值,反而是讓我更慎重地想去做查證的事,想了解茶的來歷。於是我去市場打聽,百年龍馬同慶從何而來,經過查證,是出自香港普洱茶商廖練生之手,它的來源是香港普洱茶的老茶行,這些老茶行、老茶人,則因香港九七大限紛紛出走。

我查了龍馬同慶在眾多的普洱老茶中是「可以喝的藝術品」,我相信它在普洱茶的歷史上會像北京圓明園的十二獸首一樣珍貴值錢,於是我聞到了普洱茶創富的味道。

二十三個年頭過去了,百年龍馬同慶中國的成交價在人民幣五百萬元,真的,它翻了四百一十六倍。
(本專欄每月刊出)

普洱達人 許怡先
20年收藏經驗的普洱茶趨勢觀察家,現任中華普洱茶交流協會祕書長、中國國家職業資格一級評茶師

2015紫大益 香氣柔順乾淨

普洱茶是非常講究傳承有序的一種收藏品,無論是茶餅的傳承有序,或者是口感的傳承有序,都有其價值所在。例如今年以來,2015年紫大益青餅,就凸顯了這個紫大益家族的傳承價值。

配方始於1996年的紫大益,當年剛推出的時候,是一生一熟,口感偏苦澀,剛開始市場接受度並不特別高,因此到2000年初期,才再出了2001年紫大益四號餅、2003年紫大益青餅,及04年甲級紫大益青餅等系列紫大益家族。
 
此後,十幾年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都少見到紫大益家族的餅,直到2015年,才又出現1501紫大益青餅。這時候,1996年的紫大益經過20年醇化,口感變化開始變得好喝,茶湯濃稠度佳、苦澀度低、湯甜回甘、香氣柔順乾淨。過去買了紫大益一代餅、二代餅的茶人,自然會懷念紫大益口感而收藏2015年紫大益,成為傳承大益普洱的代表作品。
 
 
 
 
 

延伸閱讀

天使投資人心目中的創業者特質

2019-01-23

別再cost down了!人才稀缺,企業將面臨「無才可用」的窘境

2019-02-22

能者過勞,廢者越廢...職場不是非黑即白,還有灰色地帶

2019-03-29

貴州的逆襲》貧窮、教育程度低…貴陽靠這一點,翻身中國大數據之都

2019-06-05

貿易戰害美元變貴 前4月美元投資型保單買氣大腰斬

2019-06-19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