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沒有他 就沒有喬丹鞋

沒有他 就沒有喬丹鞋

劉俞青,研究員/張佳婷

話題人物

954期

2015-04-01 11:41

當籃球大帝麥可.喬丹「刷!」地一聲單手扣籃,腳上那雙閃亮的喬丹鞋在讚歎聲中引爆全場掌聲。
你可能不知道,這雙喬丹鞋不是來自美國,而是在雲林斗六鄉下一家舊廠房生產;老闆神祕低調,四十多年來不曾接受媒體採訪,《今周刊》循線來到這家鞋廠,揭開喬丹鞋背後的祕密……。

豐泰企業
成立:1971年
上市時間:1992年
資本額:57.91億元
員工人數:9萬7000人
負責人:王秋雄
主要營運項目:NIKE運動鞋代工超過80%

 

五、六年級生的成長過程中,幾乎每個人都有一段屬於NIKE「喬丹(Air Jordan〉鞋」的記憶,有人拚了命地存錢,要買一雙夢寐以求的喬丹鞋,或者在一片豔羨的眼光中,穿著喬丹鞋騰空躍起灌籃的身影;彷彿只要穿上那一雙「神鞋」,自己就瞬間成為籃球大帝麥可.喬丹一樣,有如神助。

那一雙得來不易的喬丹鞋,曾經讓多少慘綠少年,點燃眼神的光亮。

 

堅持細節 雲林斗六鄉間 藏身NIKE最佳盟友

 

但你可能不知道,這雙喬丹鞋並非來自美國,從一九八四年喬丹鞋問世,歷經最輝煌瘋狂的第一代到第十二代,都是在台灣雲林斗六的鄉下這家毫不起眼的舊廠房中生產。

這雙喬丹鞋也點燃了這家鄉間工廠的未來;四十四年來,靠著不斷的努力,這家小鞋廠最早從兩百萬元創業,到如今創造出年營收四六○億元、市值一千億元的成績,比起長榮、英業達等公司還要大,備受資本市場肯定。而負責人王秋雄身價更是水漲船高,個人身價超過三百億元,若計入家族財富,更高達六百億元,名列台灣富豪排行榜第二十一名。

鞋王、富豪、千億元市值,種種條件都足以成為鎂光燈焦點,但是王秋雄本人卻從不接受媒體採訪,保持一貫神祕,更增添外界對他的好奇。

《今周刊》採訪團隊循線來到這家低調的喬丹鞋製造基地——豐泰企業,三月十九日傍晚時分,氣溫飆破三十度,雲林斗六像夏天一樣燥熱,只見一輛輛車子駛入豐泰企業的營運總部,搖下車窗,揮揮手向我們微笑致意的,正是豐泰的監察人呂有勝。

原來,三月二十日豐泰將召開董事會,只是為什麼前一天,所有董監事已經陸續到來?因為根據豐泰的慣例,董事會召開前一天,董事長王秋雄都會先舉行會前會,提前就明天所有的議事章程,與所有董監事溝通;而隔天正式的董事會,則是從早上九點鐘一路開到下午五、六點,巨細靡遺討論整整一天,甚至於一年之中,還有兩次的董事會,得要一口氣開上兩天。比起一般台灣上市公司董事會頂多兩個小時開完,司儀念完議程行禮如儀地蓋章,豐泰的董事會開會方式,堪稱台灣公司治理的典範。

以如此戒慎的態度,召開董事會的規格,放眼市場,大概只有股神巴菲特的波克夏股東會足堪比擬,但豐泰的董事會可不像波克夏一樣嘉年華般登場,王秋雄主持會議一板一眼,對每項議事,詳細說明充分溝通,而且錙銖必較,放眼國內上市公司裡,就算不是創舉,也絕對是領先市場!

但「豐泰企業」不是台積電,也不是中鋼、台塑等舉足輕重的超大型公司,它只是一家在雲林斗六鄉間,默默做了四十多年的運動鞋工廠。

 

喬丹鞋

▲點擊圖片放大

 

喬丹鞋

▲點擊圖片放大

 

穩健深耕 要戴安全帽、不用外勞 事事為員工著想


斗六市有將近十一萬人,走在斗六的街上,幾乎每十戶人家就有一人在豐泰上班,若再加上退休員工,那麼要在斗六找到一位和豐泰相關聯的人,一點都不難。其實斗六市民都知道,要辨別「豐泰人」根本不用開口問,在過去騎摩托車還沒有強制規範要戴安全帽的年代,只要在斗六街上看到有人騎車戴安全帽,八九不離十,是豐泰的員工。

更特別的是,在外勞臉孔幾乎占據台灣絕大多數工廠、工業區之際,走進豐泰的廠區,兩千七百名員工中,看不到一張東南亞外勞的臉孔。

多年前,豐泰董事長王秋雄曾在內部的經營管理會議上,有感而發地說:「我不希望有一天,走在斗六街上就像香港一樣,全部都是外勞,我會很難過。」因此直到今天,豐泰沒有雇用一名外勞,所有員工都是本地人,翻開台灣豐泰的工作守則第一條,就是「員工必須具備中華民國國籍」。

因為王秋雄的堅持,多年來,豐泰與地方上的關係,就像盤根錯節的大樹一樣,為這塊土地帶來溫暖和煦的樹蔭,也牢牢地在斗六這塊土地上滋長。

但可別以為它只是一家地方上的小工廠而已,豐泰製造出來的運動鞋,除了讓全世界運動鞋迷瘋狂追逐的喬丹鞋之外,直到今天,所有NIKE出品高單價的籃球鞋、各式潮鞋,動則數千元、甚至上萬元以上的各種高功能運動鞋,全部都是「Made in 豐泰」。豐泰在台灣、中國、越南、印尼、印度共有二十個廠,每年生產八千五百萬雙鞋子。如果以金額計算,豐泰近期已經正式超越全球最大鞋廠寶成企業,成為NIKE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代工廠與夥伴,這家隱身在斗六鄉下的製鞋工廠,其實,很不簡單。

一九七七年時,還只是一家小型運動鞋品牌的NIKE來台找代工廠,當時台灣的鞋業代工已經小有名氣,幾家頗具規模的鞋廠都拒絕了NIKE,最後,NIKE找上斗六的豐泰,王秋雄和NIKE的創辦人菲爾.耐特(Phil Knight)雙方理念相投,一拍即合,就此開啟豐泰和NIKE的合作。

但事情沒這麼順遂,NIKE下給豐泰的第一批訂單是「一萬一千雙的帆布鞋」,產品做好時,NIKE品管經理還專程到斗六工廠去驗貨,一看到成品,臉色一沉,當場批評品質不佳,要求開箱重整。

NIKE的反映給王秋雄當下重重一擊,當時三十多歲的王秋雄,關起門來想了很久,最後痛定思痛,他叫員工把做好的一萬多雙鞋子搬到工廠門口,就在所有員工面前,放一把火全部燒掉,損失至少四萬美元。
 

喬丹鞋

神祕低調

王秋雄不喜曝光,就連難得的登台演講,他也囑咐主辦單位雲林科大不錄音、不錄影,不對外公開。 (圖片取自雲科大網站)

 

打掉重練 賭身家搏信任 一把火燒光瑕疵品

 

打掉重練,然後啟動生產線,重新來過。十天後,鞋子重新做好, NIKE經理聽到王秋雄一把火燒了鞋子的事,專程南下工廠重新驗貨,這次當然滿意了,也馬上打電話向美國總部報告這件事。

對王秋雄而言,這是人生中一段永遠都不會忘記的深刻記憶,也是豐泰內部永遠流傳的故事;當時的匯率美元兌新台幣是一比三十八,四萬美元將近新台幣一六○萬元,王秋雄當年的創業金不過兩百萬元,在三十五年前,這是豐泰兩個月的營收。可見王秋雄幾乎是賭上了所有身家。一位鞋業同業說:「他很有氣魄!」一般代工廠如果把東西做壞了,頂多是打折賣出,王秋雄卻放一把火燒了,也因為這一把火,豐泰從此得到NIKE的信任。

事實上,王秋雄在台灣鞋業,一直都是特立獨行的孤鳥。

嚴格說來,王秋雄雖然是豐泰的創辦人,但實際上他是製鞋業的第二代。他的父親王文溢早就在台中開設鞋廠,早期都接adidas的訂單,家境不錯,因此可以供給孩子讀書,只是王秋雄的哥哥王秋森當時在美國拿到博士學位之後,毅然投身民主運動,和早期台灣獨立運動的支持者張燦鍙、蔡同榮等並肩作戰,卻也一起成了回不了家的「黑名單」。

因為哥哥的緣故,一樣也很會讀書的王秋雄,台大商學系畢業之後,爸爸不願再讓他出國深造,因此才轉而選擇創業。多年之後,哥哥曾說:「若不是我,弟弟可能也不會走上創業之路,」而且為了和家族事業有所區隔,王秋雄決定離開台中,到雲林斗六創立豐泰。

早期台中、彰化一帶,本來就是台灣製鞋產業的大本營,但或許是勞力密集產業的緣故,這些老闆多半書讀得不多,像王秋雄這樣頂著台大畢業的光環投身這個產業的,幾乎沒有。

一九七一年,王秋雄和兩位台大同學呂崑森、李清課,用兩百萬元一起創立豐泰,豐泰在王秋雄的帶領下,自始就展現了和台灣一般鞋業截然不同的企業文化和經營管理能力。

「一把火燒鞋」,已經是同業間耳熟能詳的故事,但事實上,自從結交NIKE這位盟友之後,王秋雄就逐步調整產能,NIKE在豐泰的營收比重逐步拉高,隨著NIKE品牌越來越大,成為國際最大的運動鞋品牌,王秋雄更全心伺候NIKE這位客戶,豐泰也跟著NIKE的腳步一路成長。

但王秋雄不是無限制地擴充產能去配合NIKE,他堅持自己的步調,一路以追求高品質、高技術的方向邁進,因此豐泰在鞋業的規模一直不是最大。一九八九年時,曾經發生一件讓同業津津樂道的事,當時豐泰因為吃不下NIKE所有的訂單,竟然願意把同業寶成介紹給NIKE,這種無畏競爭關係的氣度,大概也只有王秋雄才做得出來。

豐泰在王秋雄的堅持下,在台灣不僅始終沒有雇用一名東南亞的外勞,也是台灣鞋業中,幾乎最後一波才外移中國設廠的企業;去年十二月底,他在雲林科技大學罕見的公開演講時,也對自己身為企業負責人,面對產業外移問題,造成員工家庭分隔兩地的困擾,感到非常深刻的難過與悲哀;他的真性情,也讓當天學子留下深刻印象。

隨著NIKE一路壯大,不只豐泰、寶成,許多台商的鞋業大廠,包括台中的隆典、台南的清祿都陸續成為NIKE的代工廠。但在NIKE的眼中,豐泰始終是難以取代的「績優生」,不僅第一個海外研發中心就是設在豐泰,當初讓NIKE一戰成名的喬丹鞋,其中最著名的獨家氣墊專利供應商也是豐泰,豐泰在NIKE心中的地位,可見一斑。

當時王秋雄極力說服,才讓NIKE點頭把近兩千人的研發團隊留在台灣,直到今天,雖然台灣的鞋業幾乎已全部外移,但因為王秋雄的堅持,讓NIKE的運動鞋還是維持「美國NIKE總部發想,台灣研發」的營運模式,也達到王秋雄「根留台灣」的願望。

一位台灣NIKE幹部回憶,多年前,NIKE開始重視代工廠的工作環境與保障,於是拿出一份「工作守則」,要所有的代工廠遵守;當然,所有的代工廠老闆都行禮如儀,言明一定照辦,但只有王秋雄,他拿著這份守則,回去讀了好幾天,然後,非常謹慎地告訴NIKE高層說:「這份守則,豐泰可能需要兩年的時間,才能夠和我們原來公司內部的守則完全融合,所以請你給我兩年的時間來執行。」即使只是一份工作守則,都可以清楚看到王秋雄嚴謹審慎的工作態度。

 

喬丹鞋

▲豐泰現已將生產線轉移至中國與越南等地,但對球鞋的要求一樣嚴謹。(圖片/豐泰企業提供)

 

喬丹鞋

 

喬丹鞋

鞋業裡的「西點軍校」

豐泰堅持人員行走要按照標線。

 

喬丹鞋

▲會議室的椅子也都在同一直線上。 (攝影/吳東岳)

 

喬丹鞋

▲進廠區更得仔細盤查,以求做到滴水不漏。

 

喬丹鞋

 

治軍嚴謹 進廠區手機一律關機 研發機密絕不外漏


王秋雄在豐泰內部的高紀律管理,早就業內知名,例如王秋雄非常重視工安秩序,因此任何人在豐泰園區內行走,要轉彎時必須完全走在斑馬線上,不得貿然橫跨路面。我們在斗六的營運總部,親眼看見每位豐泰員工在園區走路都是九十度轉彎,嚴謹的秩序,令人記憶深刻。

又例如在豐泰會議室開會,會後椅子不用禮貌性地往內靠攏,以方便出入,因為所有的椅子都整齊劃一地固定在同一直線上。王秋雄說,這樣整齊好看又省時間。

甚至於光是要走進豐泰廠區,在大門口就會被警衛攔下,要求將行動電話關機,在廠區內對外聯繫一律用公司總機對外撥出,因此走在豐泰廠區內看不到任何一個低頭族滑手機的畫面。

「豐泰是鞋業裡的『西點軍校』,凡事一板一眼。」一位鞋業人士透露,「有次我和王秋雄開會,坐在他對面,他當場要我把手機關起來!」理由是研發的東西不能外洩,他要做到滴水不漏。我們到豐泰採訪時,也見識了他們保密的嚴謹態度:只能拍工廠外觀,就連踏進較不敏感的倉儲區,也是立刻被工作人員請了出來。

雖然嚴格管理,但仍兼具人性治理。一位鞋業資深人士指出,豐泰「不准員工加班」的規定也是業內有名,每天下午五點下班,最晚六點以前,警衛就會逐一到辦公室去趕人,六點以前一定清空,因為王秋雄希望員工有正常的家庭生活與休息時間。

這位資深人士說,王秋雄不太交際,和同業都不熟,在外面朋友更不多,因此他假日打球的球伴,竟然常常是自己的司機,生活簡單可見一斑。

僅有的好友,應該就是宜蘭縣前縣長陳定南,兩人是台大前後期學長學弟,交情一直很好,陳定南一輩子清廉從政,兩袖清風,○六年過世前的最後一段日子,據說就是王秋雄在廠區內提供靜謐的生活環境,讓這位老友、也是台灣政壇的「包青天」,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
 

喬丹鞋

▲左二:豐泰王秋雄 右一:寶成蔡其瑞。 (圖片/UDN.COM)

 

喬丹鞋

 

喬丹鞋

 

財報亮眼 外資買超助威 近期股價翻倍漲


近年來,隨著全球運動休閒風起,NIKE業績不斷成長,帶動豐泰經營績效顯現,在鞋業已經趨於成熟的環境中,去年豐泰營收成長二五%,獲利成長將近三成,而外資報告表示,今年獲利甚至可能成長高達四成,因此近期不斷買進豐泰股票,外資持股超過一成,股價因此大漲。從去年十月至今,將近半年來,股價從七十多元起漲,至今漲幅超過一倍。

豐泰的市值因此從今年初的七、八百億元,到近期已經突破一千億元大關,直逼寶成一千三百多億元的市值,「鞋業雙雄」爭王的戲碼,寶成與豐泰的爭奪戰,從NIKE的訂單一路到股市的表現,都是外界關注的焦點。

三月十七日剛剛登場、美林證券舉辦的「台灣科技論壇」,也看見豐泰的投資價值,罕見地邀請屬於傳統產業的豐泰參加,豐泰發言人陳麗琴不斷奔波在各大小法說會現場,「我們是首度接受邀請,兩天共參加十多場次的法說會。」外資法人的熱絡,證明了豐泰歷經幾十年的努力成果,越來越被外界重視。

一千億元的市值,王秋雄和姊姊王彩雲持股約六成,等於身價超過六百億元,其中王秋雄自己持股就超過三成,嚴格算來,身價至少三百億元,而且沒有一張股票質借。換句話說,這市值三百億元的股票是貨真價實的資產,王秋雄的身價,和他經營事業的態度一樣,認真實在。

有別於台灣許多大老闆持股常不夠透明,有的用投資公司持有,許多甚至繞道海外,到第三地如免稅天堂等設公司持股,但王秋雄就是不玩這一套,他的持股在證交所網站上公布得清清楚楚,而且全部個人持有,公司治理透明乾淨。

公司名下的「豐泰文教基金會」多年來對斗六地方上的教育、弱勢家庭都有長期的照顧,但基金會的經費預算都由王秋雄等大股東個人捐贈,和一般企業旗下基金會多由公司編列預算執行,也大不相同。

儘管早就晉身台灣富豪之列,在今年初的台灣富豪排行榜上,王秋雄已名列第二十一名,如今股價暴漲,排名勢必更往前擠進,身價不可同日而語。但無論身價漲跌,他沒有開名車住豪宅,四十幾年來,他一樣住在豐泰舊廠區裡一棟兩層樓的宿舍裡,先前一輛福特汽車開了許久,他還常大讚好坐又好用,後來在兒子們不斷勸說下,終於買了一輛賓士車,這輛賓士一開也是十多年。

 

喬丹鞋

住舊廠區、穿樸素襯衫的董事長
豐泰董事長王秋雄雖已逐漸交棒給長子王建弘(上圖坐者),但依舊掛心大小事務,至今仍住在廠內(下圖)。(圖片/UDN.COM)

 

喬丹鞋

(攝影/吳東岳)

 

低調儉樸 身價數百億住老宿舍 公司治理透明堪稱典範


全身上下沒有名牌,每天穿著簡單的襯衫、西裝褲就去上班,公司不准用手機,王秋雄個人更是沒有使用手機的習慣。每天一大早起床,公司主管到現在還是常常接到他清晨五點多發出來的郵件,他習慣七點半不到就到公司。直到這幾年,公司逐漸組成一個八人的經營小組,包括他的兩名兒子── 長子王建弘擔任公司總經理,次子王建榮擔任非NIKE事業部總經理,都是經營小組成員,而他自己則比較退居第二線;但遇到重大決策,或者與NIKE的重要交涉,王秋雄還是不假他人之手,親自掌舵。

今年已經七十三歲的王秋雄,在三十歲那年創立豐泰,四十四年來,他沒有接受過一家媒體專訪,兢兢業業念茲在茲的,就是豐泰的經營。唯有一次,他對媒體多說了兩句話,他說:「股東或記者常問我公司策略,但是我心裡最常想的,卻是如何生存下去,豐泰只有堅守品質才有今天,這樣保守的想法,我不知道是否正確,但一定是一條安全的路。」

而他曾經出版一本給豐泰員工的《讓我們瞭解王總裁的經營理念》一書中,更是不斷強調「(豐泰)追求長久的生存—— 就是要注重品質,永遠滿足顧客,讓本公司長久生存下去」,這份「求生存」的簡單想法,沒有華麗的包裝,沒有膨風的業績,只有一步一腳印努力過的痕跡,讓豐泰今日端出如此好的成績單,或許正是所有企業經營者最好的參考。

 

喬丹鞋

王秋雄

出生:1942年

現職:豐泰企業董事長

學歷:台大商學系

經歷:1971年創立豐泰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家庭:妻王劉美惠,育有二子一女  

(圖片/UDN.COM)

延伸閱讀

沒有他 就沒有喬丹鞋

2015-11-20

隱形富豪製造機 台中七期豪宅一半是他們的

2015-04-02

鐵血公主揭祕

2014-06-04

豐泰到印度小鎮預約黃金二十年

2008-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