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民調告急 梅克爾王朝真的要掰了?

民調告急  梅克爾王朝真的要掰了?

乾隆來

國際總經

Getty

1052期

2017-02-16 13:57

新年伊始,歐洲就陷「隨人顧性命」的亂局,梅克爾腹背受敵;法國可能選出「女川普」、義大利與希臘政客趁火打劫……。三月起接連登場的歐洲選舉,會不會翻盤、重建秩序?

歐盟的心臟,德國與法國開春前後都發生政治大地震,德國第二大政黨社會民主黨(SPD)宣布迎接歐洲議會議長舒茲(Martin Schulz)回國,成為德國總理大選的候選人,直接挑戰支持率下滑的現任總理梅克爾。社民黨的民調支持度不斷上揚,與梅克爾領導的基督教民主聯盟差距只剩四個百分點(另有民調指社民黨已領先),是五年來最小差距,九月二十四日的德國大選,變天機會越來越大。

距離法國總統投票日(四月二十三日)僅剩下兩個多月,原本領先的前總理費雍(Franois Fillon)爆發太太與子女坐領乾薪的醜聞,支持率大跌,而年輕的超級帥哥馬克隆(Emmanuel Macron)聲勢崛起,與極右派的勒朋(Marine Le Pen)形成兩強相爭,法國總統大選的棋局因此大亂。敏感的金融市場立刻大賣法國國債,法國十年期國債與德國國債息差升至逼近八十個基點(○.八個百分點),也創下四年多以來,德、法國債利息差距的最高紀錄。

即將在三月十五日舉行的荷蘭總理大選,極右派的民粹政黨支持度不斷上揚,主張反移民的懷爾德斯(Geert Wilders)已經展現勝選的架式,迫使荷蘭總理呂特(Mark Rutte)發表偏向反移民立場的公開信:「倘若公民不尊重荷蘭價值,應該選擇離開。」

 

德法荷三國 選情變數多


一七年才剛開始,歐洲的政治紙牌屋就陷入「隨人顧性命」的局面,原本應該被嚴懲的英國,強硬推動脫歐談判;相反地,德國總理梅克爾,國內外都遭逢政治生涯挑戰;法國可能選出一個高舉脫歐大旗的「女川普」總統;義大利與希臘政客,極右與反歐勢力高漲,甚至認為歐盟崩解有利於這兩個高債務國家的解脫。

 

​義大利剛剛躲過公投的危機,卻可能又要面臨今年六月提前大選的新戰局。

歐盟政治舞台天天都有新變局,而且,一直到五月七日法國總統第二輪投票放榜之前,媒體的報導會灌滿疑慮與忐忑的情緒,這是歐盟從未見過的亂局,更是歐盟生死存亡的嚴苛考驗。

歐洲大陸最重要的變數,應該就是「梅克爾王朝」的終結,僅僅在去年之前,三連任的梅克爾還是歐洲穩定的基石,不料,堅持開放移民卻讓梅克爾遭到致命打擊。一連串的恐怖攻擊事件,使得反移民成為歐洲大陸以及英國的主流民意,梅克爾的國內支持度一度跌到五年來新低,一直到美國總統川普當選後,在相互比較之下略有回升。

元月下旬,社會民主黨甫卸任的歐洲議會議長舒茲回國挑戰梅克爾,即將在九月二十四日舉行的德國聯邦選舉,因此形成舒茲與梅克爾的兩強對決。

 

歐盟

▲點擊圖片放大

 

勁敵舒茲高中沒畢業


今年六十二歲的舒茲是老政客,年齡比梅克爾小一歲,但他主要的政治舞台一直在歐盟總部布魯塞爾與歐洲議會所在的史特拉斯堡,對德國內政的掌握,似乎不是梅克爾的對手。

不過,舒茲是個極具魅力的政治人物,與中規中矩的梅克爾相較,舒茲更具有政治煽動的能力。梅克爾是在舊東德地區長大,擁有博士學位、在牧師家庭中成長,是個性嚴謹的正統日耳曼人;舒茲的老家在德西接近荷蘭與比利時的邊界,許多親戚都是荷蘭、比利時甚至法國籍,從小就在多彩多姿的環境下長大。

舒茲高中都沒有畢業,高中時期因酗酒遭到退學,輟學後他到書店打工,二十七歲在家鄉創業開書店。舒茲有政治天分,十九歲加入社會民主黨;二十九歲當選市議員;三十二歲勝選市長,至今仍維持德西(北萊茵–西發里亞州)政壇最年輕市長的紀錄,他在三十九歲選上歐洲議會議員,從此成為歐盟政治舞台要角。

 

德國媒體指出,舒茲喜歡有話直說,更不畏正面的攻擊。他從不掩飾對俄羅斯總統普丁的厭惡,對右派民粹主義者的批評也極為露骨。電視台記者曾經問他,作為歐洲最高民意機構的議長,高調批評俄羅斯與右翼民粹,是否恰當?舒茲的回覆極為有趣,他說:「隱忍無法解決問題。」「當你遇到一塊頑強的石頭,就必須用更強的鑿子敲碎它。」

可以預期的是,當不畏衝突的舒茲回國,力圖奪回二○○五年前任總理施羅德(社會民主黨)失去的總理寶座,德國的聯邦大選將會非常精采。

舒茲回國發展後,歐洲議會議長改選,勝選的是義大利老政客塔亞尼(Antonio Tajani),改選過程平和,但塔亞尼的當選卻反映錯綜複雜的歐盟政治生態,更是歐盟是否崩解的指標。

 

大變局 反映渴望新秩序?


歐洲議會議長是歐洲最高民意機構的領導人,對於移民與英國脫歐等議題,具有極為關鍵的影響力,但是議長改選卻無法引起歐洲人民的關注。塔亞尼屬於義大利的中間右派政黨,毫無懸念的歐盟統合派,他在歐洲議會的地位近似台灣立法院的「王金平」,長袖善舞,幾乎沒有敵人。根據法新社描述:「無數的歐盟領袖與歐洲議員都獲得塔亞尼的協助,大家都欠他一筆!」但是,政治雜誌《Politico》也點出塔亞尼的罩門,說他:「正好就是大家厭惡的歐盟體系的核心人物,代表了缺乏理想與魅力、密室交易以及坐領高薪的官僚。」

有趣的是,塔亞尼當選議長的關鍵之一,是獲得即將脫歐的英國保守黨議員以及波蘭脫歐議員們的支持。

 

為了換取他們的支持,塔亞尼發表一份公開聲明,說歐盟的問題「不能夠寄望於更強的整合」(EU's problems can not be solved by "more and more Europe”),這位歐洲議會的王金平,看來對於英國脫歐談判有一定的彈性。

 

許多政治觀察家仍然認為去年六月二十三日的英國脫歐公投,是一場失控的民粹、不理性的抉擇,但是,歐洲大陸最新的變局告訴我們,英國脫歐其實正是歐洲政壇大重組的前哨戰,相對靈巧的英國政客與選民們,早已看到歐洲大陸將要發生的變局,他們為了避免被捲進漩渦,提早抽身以爭取更大的自主空間。

 

我們並不認為歐盟在這次震盪之後將會解體,我們看到的是,梅克爾主導的歐盟舊秩序已經崩解。三月的荷蘭、四月與五月的法國、以及九月的德國大選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尋找歐洲新秩序,而民主選舉是否能夠有效建立新秩序,將是一次史無前例的嚴苛考驗。

 

歐盟

▲塔亞尼接任歐洲議會議長,他雖是歐盟統合派,當選卻得仰賴脫歐的英國保守黨與波蘭議員的支持。

延伸閱讀

今年才是歐元區的關鍵年!

2017-01-12

歐盟會不會裂解?最關鍵的兩個女人

2016-09-15

歐盟會裂解嗎?就看明年法荷德大選

2016-06-30

勢不可擋的「國家主義」

2019-07-03

馬克宏扳倒梅克爾 歐盟女總理可望出線

2019-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