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李淳談李安:導演是神,演員是人

李淳談李安:導演是神,演員是人
(攝影/林育緯)

林惟鈴

話題人物

達志

971期

2015-07-30 11:19

中文不流利的李淳,透過參演電影《風中家族》,更了解台灣文史,也更貼近父親李安的內心。
在演員李淳眼中,李安是導演,在兒子李淳心中:他就是我爸爸。

「像你跟你爸爸聊天,我跟他(李安)也是一樣,每個話題都聊!」眼前這名穿著T恤的大男孩李淳,是知名導演李安的次子。他背著黑色背包走進約好專訪的咖啡店時,像極了路邊的男大學生,沒有「子以父貴」的驕氣,這樣謙虛內斂的氣質也讓《醉後大丈夫2》劇組成員,到最後才發現他是李安的兒子。


「年輕人真的滿辛苦的!因為你對世界會有很多欲望,想在十年內完成這個、那個,就會給自己很多壓力。」這是李淳的自我剖析。我接著問他,爸爸會給你建議嗎?「他很會處理壓力,所以他給我建議的時候比較不會說到這一塊;但他也說過,很多事情需要時間,必須先釋放壓力,才可以好好工作、做該做的事,所以我現在也想辦法不要給自己這麼大的壓力。」

 

父親是名導 有益演技?「當演員,還是要自己探索」


記者以為,有位名導父親有利於磨練演技,李淳卻認為導演與演員是電影的兩個部分,任務截然不同,「導演像是神,由上而下看事情;演員是人,是在下面辛苦工作的螞蟻。爸爸對電影的價值觀,會影響我怎麼看這門藝術,他的意見也會幫助我。只是,當個演員,我還是要自己探索。」李淳說。


李淳這次回台灣演出《風中家族》,飾演國共內戰時被三名國軍救起、照顧、收養,一路帶到台灣的孤兒,取名「盛奉先」。劇中一幕是盛奉先畢業後找到一份工作,但做沒多久就辭職,回家坐在家裡麵攤吃麵,養父盛鵬(楊祐寧飾)聽到他又辭職,立刻拿走他吃到一半的麵碗,並叫他付麵錢。盛奉先付不出錢,被爸爸狠狠教訓:長這麼大了,連吃麵錢都掏不出來。但爸爸一邊罵,卻一邊在麵碗裡加了個雞蛋。


李淳先前接受媒體訪問時,透露他六歲的時候有一次連續兩天不寫作業,老師打電話通知家長,李安知道後,抄起長尺打手心,打到他痛得哭出來。我提起吃麵這場戲呈現的父親形象是嚴厲與溫柔並存,李淳則說,「我沒當過爸爸,但我覺得爸爸或媽媽要讓他的小孩嚇一跳,要讓他警覺(邊說邊彈手指):年齡到了,不管背景,要靠自己賺錢,不要靠別人。」


我問他,拍這場戲以後,比較能了解當爸爸的心情了?「我剛剛講的,是我覺得當爸爸的應該會有的想法,而我也是年輕人,所以也了解年輕人心裡有點叛逆。」


《風中家族》監製唐在揚對李淳拒絕當「靠爸族」的點點滴滴印象深刻。他出門坐捷運、搭公車,外食時會帶走沒喝完的瓶裝麥茶,只為了怕浪費。


「李淳不喜歡靠爸爸」,唐在揚說,李家的家庭教育非常好,「你看國內有幾個導演接過李安的電話?」李淳的演出機會全都靠自己爭取,沒有透過李安拜託任何人。


談起李安,李淳字斟句酌,泰半是因為他的中文表達不算流利,偶爾停頓一下,努力想出正確中文。訪問過程中,他只用了兩個英文字:princess(公主)和metaphor(比喻)。


相較於提到父親時的敬謹與嚴肅,我還在思考要不要問爸爸與媽媽在他成長時扮演的角色,他倒是先說:「小時候都是媽媽在照顧我們,聊天話題也比較多。」訪談時化妝師先陪同他到現場,李淳這樣介紹:「這位是我的三媽,因為她很照顧我。」足見母親在他心中的份量。

 

兒時在片場玩耍 對表演啟蒙「立志當演員,父親有點擔心」


李淳表示,小時候李安忙拍片,他與媽媽、哥哥趁學校放假,到片廠探李安的班,「他工作時不一定有時間理我們。」但是,在片廠這裡看看、那裡瞧瞧的經驗,開啟了他對表演的興趣,也看到當個演員的辛苦。當父親知道他立志當演員時,有一點擔心。


他回憶說,在紐約大學戲劇系讀書時,感覺系上的老師比較重視個人的意見與想法。但是父親告訴他,「進了這一行,就要跟導演合作。他是照顧全局的人,你只是其中的一塊,要配合這個故事,或是導演對這個故事的想法,就是要盡量什麼都可以給他。簡單說,這部片不只有你一個人,故事裡面可能有很多人。(他的意思)就是有一點要放開自己(他說成「放棄自己」),替這個角色服務。」


《風中家族》讓他比較了解台灣文化與父母親的成長環境,「可能因為小時候跟父親比較不熟,而現在多了演戲這個話題,互動變頻繁了。」


除了父親,他與親戚也變得比較熟,「因為這部電影講的是以前的事情;跟外公、外婆、爺爺、奶奶的故事很接近,會刺激我對長輩的好奇,以前可能不知道背景,也不懂怎麼去問一些問題,現在有背景知識,能夠跟他們聊一些以前的事情。研究故事背景時,也會跟爸爸聊他小時候的事情、聽舅舅以前跟別的學校學生打架,聽到奶奶撤退來台灣的時候,把金子藏在衣服裡,讓我了解,他們移民到台灣是什麼樣的經驗。」

 

剛入行的演員 像救公主的騎士「受傷、療傷,慢慢學聰明」


「我爸爸媽媽念大學就去美國了,我發現移民的父母比較少跟孩子聊過去的事情,可能美國人沒有這個背景,所以也比較不會好奇,就算好奇,也沒有那個能力好好聊。」


李淳最近為了宣傳電影全台跑透透,我問他最辛苦的事是什麼?「應該是害怕同一個問題回答好幾遍,講到最後對方會覺得不誠懇。」偏偏他說中文還不是很流暢,無法精準表達正確的意思,講到最後甚至會有一點心虛,他說著轉頭看了經紀人一眼,再轉過頭向記者說:「這時她就會瞪著我微笑。」


李淳回想起紐約大學一位老師告訴他的比喻:「剛入行的演員像是要救公主的騎士,第一次去救Princess的時候,會被惡龍噴出的火燒傷,這時候就得回去養傷、再去救公主。出社會就有一點這個感覺,一直出去殺惡龍、被火燒傷、再回去療傷,慢慢就會愈來愈聰明。」李淳以前面對情緒激動的戲,第一鏡就會把力氣全用光,但第一鏡最可能發生燈光或演員走位出問題,真正剪進電影裡的是第二鏡。像這種問題,學校不會教,得從實作中了解。


如果說李安的眼睛像是冬日和煦的太陽,清亮明朗,二十五歲的李淳,眼睛就像夏日熾烈的豔陽,深邃眼神裡藏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勇氣與堅持,讓他熬過在美國試鏡時,接連鎩羽而歸的一年。


帶著參與《風中家族》磨練出來的演技,李淳下一次將演出李安新片《半場無戰事》。他屆時會變成一位比較聰明的騎士嗎?他與神一般的父親導演,又會在鏡頭前激盪出什麼樣的火花?除了觀眾拭目以待,李安可能也很想知道答案吧。

 

李安

2006年,李安(左2)帶著全家福出席影展,左起為妻子林惠嘉、次子李淳、長子李涵。

 

風中家族

在電影《風中家族》裡,從青年演到中年,讓李淳的演技有不少突破。

(圖片由穀得電影公司提供)

 

風中家族

穿卡其制服的李淳,讓李安仿若看到當年的自己。(圖片由穀得電影公司提供)


李淳
出生:1990年5月30日
現職:演員
家庭:未婚
學歷:紐約大學戲劇系
作品:電影《醉後大丈夫2》(2011年)
    《想飛》(國片,2014年)
    《風中家族》(國片,2015年)
   電視劇《愛情的盡頭》(公視人生劇展,2015年)

延伸閱讀

天心:把自己充好電,就不會怨天怨地

2017-01-26

李崗 就算賠錢也要說出台灣人的故事

2015-09-17

湯唯用不懈學習面對演藝事業低潮

2011-07-14

「念戲劇媽姑嬤都哭給他看,唯獨舅舅侯友宜支持」納豆得金馬!看出台灣會讀書孩子的跌撞

2020-11-25

人生比哇沙米還嗆辣的老戲精

2020-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