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Gogoro狂潮背後的犀牛精神

楊卓翰

焦點新聞

1068期

2017-06-08 16:01

台灣是全球機車工業最成熟的國家、也有全球最強的電子供應鏈,但在 這個港仔創立Gogoro之前,沒人真的成功地打造電動機車市場。投資人眼裡,他是絕世天才,像犀 牛一樣橫衝直撞; 「Go粉」眼裡,他是台灣的賈伯斯;員工眼裡,他是最龜毛的老闆,但 在陸學森自己眼裡,他什麼都不是,就是一個瘋子。

你看不透Gogoro推手陸學森。他講話眼珠子滾來滾去,配上光頭,圓得沒邊際,所以他總是戴著方形粗框眼鏡,到底是圓是方?他總是強調自己愛台灣,但出生香港,在美國長大念書,三十七歲才開始長居台灣,他到底是哪裡人?

「你會玩解謎遊戲嗎?最聰明的不是解開謎題的人,而是那個設計謎題的人。Gogoro在做的,就是製造一個又一個謎題。」登記在開曼的Gogoro Inc.台灣子公司睿能創意共同創辦人董事長兼執行長陸學森,就是不想讓你看透。

但你有必要看透他。從兩年前不被任何人看好,到今天成為一方霸主,陸學森不只是把「重型電動機車」這個原本不存在的市場,從零做到有;他最終的目的,是要將台灣變成「動力電源的中東」。如同中東輸出石油,陸學森的能源大夢,是要改變全世界石油動力的交通工具,並且讓台灣成為這個新能源供應的主宰者。

真正相信這個夢的人不多,而最信任陸學森的人,就是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除了給他雄厚的資金,還送了他一個禮物。「尹先生說我很像犀牛,」陸學森拿出尹衍樑給他的一個犀牛雕塑,在手上把玩。他在自己的光頭上比了一個角:「很像我吧,光頭,然後一直衝、一直衝、一直衝!」

像犀牛一直衝、一直衝
今年吃下八成市占,狂踩對手紅線


其實,陸學森有做夢的本錢。政府推動電動車政策近十年,在Gogoro誕生的二○一五年以前,台灣的電動機車平均每年賣六千多輛,總共只賣了不到四萬輛。二○一六年,Gogoro上市的第一個財報年,台灣共賣出兩萬輛電動機車,Gogoro就占六成,達一萬二千輛,銷售量比中華汽車、光陽工業等所有電動機車廠加起來還多;今年一到五月,Gogoro的市占率更逼進八成。

陸學森只用兩年,就吃下中華汽車經營了五年的電動機車市場,但這並非他的目標,他要改變的是台灣總共一千四百萬輛的燃油機車市場。

五月二十五日,Gogoro上市近兩年之際,陸學森推出新產品:Gogoro 2系列。發表會後,反應最激烈的不是曾穩坐電動機車產業龍頭中華汽車,而是傳統燃油機車(簡稱油車)龍頭:光陽工業。六月二日,光陽在全台灣報紙頭版頭,以至少半版的巨幅同步廣告,光陽的新油車全台統一價:三萬八千八百元。

三萬八千八百元,正好就是Gogoro 2在折抵汰換二行程補助後的最低價格。光陽雖然澄清這只是巧合,但顯然,陸學森打出的破壞性價格,已對穩定了三十年的油車市場造成震撼,也就是說,Gogoro 2已經踩到傳統油車市場的紅線了。

這個價格,讓Gogoro從貴族變成凡人,預購銷量也十分可觀。據《今周刊》團隊逐家門市調查,雙北市的電動機車補助名額到去年底才額滿;但今年剩餘的兩千多名補助名額,在二系列開放預購不到兩周,已經被申請光(環保署和工業局的補助無上限)。「而且就算沒有地方政府補助,民眾還是願意下訂單,我們一天的訂單還是有二、三十台。」據Gogoro門市透露。

而按照全台二十二家門市預計交貨及每日出車的時程,截至六月六日,估算二系列的預購數量已經超過四千輛,短短十三天,二系列已經賣到去年三分之一的量。

陸學森向我們解釋:「一系列瞄準的是高端消費者,完成讓市場『哇!』,並證明換電站電網這個模式可行;二系列的任務就是帶這個品牌走向大眾市場,讓更多人加入這個行列。」他說。

我們不但可以預期,Gogoro即將改變台灣的街景,也會改善因機車帶來的空氣汙染。在蠻橫的細懸浮微粒(PM2.5)籠罩全台都市的情況下,肺腺癌死亡率逐年升高,台灣一千四百萬輛汽油機車的影響,不可小覷。

當陸學森讓你看到第一步時,他早就準備好第二步、第三步。現在才在市場上出現的平價二系列,早在二○一四年就開始研發。Gogoro未來會怎麼走?陸學森這次大方地,向《今周刊》採訪團隊展示他從未對外人公開的祕密。

「那時候很多人都說,我蓋不到一百座充電站,現在我有超過三百五十座。」陸學森說。而這個電池網路,正是他所有計畫的核心。「好吧!我就讓你們看看!」話一說完,陸學森站起身,推開龜山總部的一扇大門。背後,是從未在外人面前曝光的絕對機密:Gogoro的能源網路大腦「NOC」(Network Operation Center,網路營運中心)。 Gogoro最值錢的資產,就在這裡。

直擊Gogoro祕密基地
AI教父黃仁勳:這就是人工智慧


「賣車只是工具,這個才是Gogoro的心臟。」說老實話,我們有點失望。在這個營運中心,就像一般公司的IT機房,牆上掛著八個大螢幕,幾名工程師自顧自地盯著電腦。直到陸學森請工程師隨機調出一個充電站GoStation的資料,事情才變得有趣。

「我們看……台中,這個清水換電站,現在這些電池有多少電、狀況怎麼樣、它從哪裡來、被什麼人用過,我們全部都知道。」陸學森說。原來,每一個充電站都有超過一百個檢測器,從氣溫、溼度,甚至最輕微的震動都能感測,「地震來了,我們會比氣象局更早知道!」陸學森說。

他透露,六月第一個周末的那場暴雨,他只關了八個充電站。「不是因為我們的機器有問題。水就算淹過機器三十公分,電池跟充電站都可以正常運作,我們的電池丟到水裡面也不會壞;我們關掉是因為台電停電了。但是,這個我們之後也有辦法克服。」

沒電了還能運作?陸學森像說漏嘴一樣,然後才說:「你知道,我們的電池可以放電嗎?」舉例來說,一座充電站有二十顆電池,當全部都剩下五○%的電,使用者沒辦法用,但Gogoro可以把十顆電池放光電,充滿另外十顆。陸學森說:「我們還可以放電給電網。」

這時候,我們才理解:每一座充電站,其實都是一個巨大的儲電設備。「以綠能為例,風力、太陽能、潮汐發電最大的問題,就在於發電不穩定,但儲電成本與技術都很高。而Gogoro的換電站與電池,不只充電,還可以放電,因此可以作為綠能的儲電設備。」舉例來說,白天時換電站可以用太陽能充電儲電,在需要的時間再放電回饋電網,接起原本錯開的需求與供給。

「歐洲、新加坡等先進國家在做能源控管的時候,是以十五分鐘為單位,在尖峰與離峰電費可以差到三倍。但是Gogoro的電力調節系統,可以做到以『一秒』為單位調節電量。台灣的電是非常便宜的,但這時候,我們的電網除了可以自行調節外,例如便利商店、飯店等用電大戶調節電量,離峰時我幫它多充電,尖峰時我不充電,還可以放電給它用。」

當全城都布滿他的充電站,Gogoro就可以成為城市的電力調節樞紐。「重要的是,我們的電池隨時都在移動。每一秒,上千萬筆的資料傳回來這裡,我們就可以掌握整座城市的交通和能源資訊。透過人工AI與深度學習,我們已經可以預測整座城市移動的模式了!」

也難怪AI教父、輝達(Nvidia)創辦人黃仁勳,在今年台北電腦展還找來陸學森幫忙站台。陸學森說:「Jensen(黃仁勳英文名)一聽到我在做的事,馬上大叫『This is AI(這就是人工智慧)!』他馬上就懂了!」

下一步:橫空出世到全球
把台灣成功模式,帶進歐洲、東南亞


陸學森透露,他現在正在和許多國家的一級城市,談智慧交通與電網的合作發展,「就在這間會議室,東南亞最大的三個城市代表團就在這裡,他們都在問我,什麼時候可以進他們城市。」

進軍國際,是陸學森一開始就打好的算盤。這也是為什麼,「設計電池時,我就要求團隊,要做到歐洲標準。」陸學森回憶,當時團隊大呼吃不消,「因為那真的很難。」「事實證明,台灣的團隊真的很強。我們的電池是全世界唯一拿到UL 2271認證(編按:市場最高規格)的電動機車電池。」這張認證,也成為Gogoro可以風光騎進德國柏林,與全球最大汽車零件製造商博世(Bosch)合作,並準備在歐洲快速拓展的門票。

他透露,進軍歐洲,除了證明自己的品質與市場規模,另一個重點,也是因為歐洲有比台灣及東南亞更先進的智慧電網,更可以發展他藍圖中的綠能饋電。歐洲也成為除了台灣之外,第二個重要的實驗場域。實驗成功,他就能一步一步複製經驗,讓Gogoro在世界每個角落「橫空出世」。 「台灣技術不輸其他國家,」動力電池廠有量科技總經理程敬義觀察:「但是台灣的市場機會比日本、韓國和中國少,所以規模沒辦法養一個產業。同時研發電池芯很貴,導致廠商不願意發展。但Gogoro打開這個市場,它使所有的機車廠都正視到電動重型機車的時代來臨。我覺得這是好事。」

現在,Gogoro也要帶起台灣的供應鏈技術實力(見右文)。「電池芯國產化是我們一直以來的目標,我們現在也在與國內廠商合作。」陸學森對電池國產化抱著希望,因為他的最終目的,就是把台灣的技術帶到全世界。

「台灣的市場其實很小很小。但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投資我們呢?是因為你看,印度的機車市場是台灣的十八倍、越南是三倍、印尼是七倍,加起來是台灣的三十倍。台灣非常有潛力做出先進的解方,所以我想以台灣為基準,創造新的模式與文化,再複製去其他國家,那些更需要乾淨能源的國家。」

「我的投資者眼光也看得非常遠,非常具有前瞻性。世界每年花五百億美元的汽油在兩輪油車上,而且集中在東南亞。市場絕對準備好要將錢花在電能上。」陸學森說。

「台灣是一個全世界最適合創新的地方,這個地方的所有條件都需要到位,如果我可以在台灣建立成功的能源系統模式,我們是可以影響全世界的,並帶起台灣第三波科技產業的成功。第一次是PC、第二是智慧型手機,而我真的相信,我們可以靠智慧交通工具和智慧能源,再次達到高峰。」這正是陸學森的大夢。

面對最大挑戰:獲利
不是靠賣車賺錢,而是背後能源系統


陸學森不會停下來,他的能源革命才剛開始實現。

「我還沒賺錢,但我不覺得賺錢是最大的意義。這不是台灣習慣啦!台灣的廠商,代工太久了,水平線就維持在一個地方,從第一天開始,就是賺那二○%的毛利,但我們的商業模式是不一樣的,會有低潮,會有大量投資,但一定會持續往上。然後超過那個水平線。」

Gogoro現在最大的挑戰,就是獲利模式。他得把電池網路規模化,能源網才能開始撐起獲利。一名熟悉Gogoro計畫的外部人士指出,這個讓Gogoro電網能夠止住虧損的「神奇數字」,就是「十萬」輛機車。

當我們向陸學森求證時,他沒有否認這是他心中的規模。他說:「我並不是想做台灣最大的車廠。只要越快達到這個目標,我就能越快回本,所以我需要更多人幫我,也需要更多顧客的信任。」「未來用Gogoro電池的,一定不只有我們的機車。現在已經在和其他車廠合作,我們的目的,是讓台灣的電動機車市場變得很大很大,而我們只當其中一個小玩家而已。」

現在陸學森正在加速把雙北市的成功經驗,複製到全台灣每一個城市。

今年三月,睿能創意完成第三輪資本市場募資,共募得二十七‧五億元新台幣。其中七‧五億元是填補虧損,並不意外;但耐人尋味的是另外的二十億元,將用來擴增換電站。若按照一個換電站八十萬至一百五十萬元的成本,這二十億元的投資足以讓Gogoro在台灣,再增加至少一千個以上的換電站。市場人士觀察:「這一筆投資砸下去,就沒有第二家廠商能在換電上跟Gogoro比。」

這才是他的真正意圖。出身微軟及宏達電的陸學森,把機車從傳產做成高科技,並套用手機產業的思惟。

「我從來都不打算靠賣車賺錢,現在不是、未來也不會。Google做Nexus不是賺手機錢嘛,他要賣的是Android系統。」陸學森說。他真正的目的,是讓全台灣布滿他的換電站,然後讓所有交通工具,全部使用他的電池系統。

很瘋狂嗎?「我還有更瘋狂的點子!」陸學森用英文說。

陸學森喜歡說自己瘋狂。英文比中文流利的他,興奮起來就會切換到英文模式。而瘋狂,正是他從微軟、宏達電不斷跳槽所追求的東西。十三歲移民美國的陸學森,在美國念完工業設計後,先進入耐吉(Nike),不到三十歲就當上創意總監,幫老虎.伍茲(Tiger Woods)設計產品。因為對網路感興趣,便加入微軟,設計XBOX遊戲機,最後當到美國微軟行動平台產品群創意總監。他自己形容:「辦公室在頂樓,非常漂亮、很舒服,適合退休。」

但二○○一年,他第一次看到蘋果的iPod,驚為天人。「這東西是一台PC!」陸學森回憶,他那時拚命想設計出比iPod更好的產品,終告失敗。他發現:「我想要做出好的行動網路裝置,如果我要做出新東西,那我就不能留在大公司。」那時宏達電還是一家在國際沒沒無聞的小公司,但陸學森和宏達電前執行長周永明談過之後,覺得宏達電是一個機會。

「當時我的朋友聽到,都覺得我瘋了。我要放棄那麼好的辦公室,到台灣這個小地方,然後到這家『先進科技電腦公司』(hTC, High Tech Computer)?」講起前東家的英文公司名,陸學森自己也覺得好笑。但是,他在那裡,做出讓宏達電股價上千元的產品:鑽石機。
 
在當時的市場,這是第一支在設計及品質上都能和iPhone打對台的Android手機,三個月就賣出一百萬支,讓宏達電與蘋果、三星鼎足而立。

回首「跪著」求合作遭拒
離開當紅的宏達電,催生殺手級產品


就在二○一一年,宏達電重回股王時,周永明的經營團隊出現大變動,陸學森起了離去的念頭。「我做手機,最重要的是透過網路連接所有人。你看得到手機,但你看不到網路。」陸學森說。要支撐iPhone、鑽石機這樣「殺手級」的產品,重點仍在背後的網路系統。他便想要來打造一個還不存在的網路。

「○六年我跟宏達電一起搬來台灣。我第一眼就看到很多很多的摩托車,然後每一輛都是髒的啊!臭啊!吵啊!我覺得,摩托車是一個很好的solution(解決方案),在台灣摩托車就跟鞋子一樣,騎了才能夠出門。我就開始想該如何解決這件事,對這個問題充滿熱情。」

然而當陸學森去找市面上的機車廠商,想要建立一個電動機車的能源網路,但是沒有廠商願意投資。「你知道我的膝蓋都是血嗎?這幾年我是跪著在走路的!那些廠商,中華、光陽、三陽、宏佳騰,我全部都去找過了!」陸學森心一橫,他們不做,我來做。

因緣際會下,陸學森有機會向尹衍樑提出了他的計畫。陸學森要做的,是沒有人做的能源網路,以機車密度最高的台灣作為實驗第一站,並將這套系統複製到其他國家,進而改變世界。尹衍樑聽了,只說了一句「OK」,陸學森的口袋多了五千萬美元。

二○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Gogogo在開曼成立公司那一天,宏達電股價創下歷史新高一二七○元。三天後,陸學森離開宏達電。

要建立能源網路,他首先需要一個「殺手級」的產品。陸學森說:「別人的電動車部門都是公司掏出一點錢來做。我不是,我沒有油車的包袱,我可以做出和市場完全不一樣的產品。」

二○一五年,Gogoro第一代產品亮相,外表亮麗,靜如處女、動如脫兔,從零飆到五十公里,只須四‧二秒,而且從設計研發到生產製造,除了電池芯,全部都來自台灣。

然而,當陸學森宣布這輛機車竟要高達新台幣十二萬元的天價時,所有人都驚呼「太貴了吧!」競爭對手譏笑他、消費者罵他,就連他的主要投資人尹衍樑都勸他「消費者最大」。

從天價到降價的教訓
「我現在所有力氣,都在滿足消費者」


痛定思痛後的陸學森,決定違反他的所有理念,降價三成。

「消費者是驅動改變最重要的因素。」陸學森說,「你有再好的理想、再環保的解決方案,消費者不買單,我也不用玩了。所以我現在所有的力氣,都花在滿足消費者的需求。」

這些年,他的確累積了一些掌聲,但有更多人冷眼等著他失敗。面對壓力,陸學森知道他走出去的每一步都只能成功。越是怕,他就越投入。

平時在公司裡沒有專屬辦公室的陸學森,和一般員工一樣在開放空間工作。但接近二系列的上市時間,他需要完全投入時間,因此在一間會議室裡擺了兩台蘋果電腦,專心工作。睿能資深首席設計師暨設計總監王松富,從公司草創期就和陸學森打拚,他觀察:「他平常九點前就到公司,晚上十點、十一點才走,待得比我們每一個人都晚。」

王松富是睿能第八號員工,身材高大,比陸學森高了半個身子,但在陸學森面前,王松富竟有幾分害怕。

講起陸學森的「龜毛」,王松富欲言又止,最後才說:「去年一、二月,那時候我們Gogoro 2設計九個月,已經開始lock down了(確定最終產品規格)。有天晚上八、九點,他蹲在車子那裡很久都沒有說話,我就知道不妙。」然後,陸學森轉頭過來跟他說:「阿水(王松富綽號),I don't feel it.(我沒有感覺)。」

已是最後設計階段,王松富大退三步驚呼:「沒感覺?」原來,陸學森覺得缺少產品的「magic」(魔力)。因此他們重新發想,看見台灣年輕人喜歡改裝車、做出自己的風格,所以他要設計團隊加上各種不同活潑配件。最後,在Gogoro請暴紅的世大運廣告導演劉耕名所拍的二系列宣傳片裡,「自由拼裝」就變成新產品一個最主要的元素。

「若要驅動一個團隊完成目標,有時候就是要下一個艱難的決定。這個決定就是老闆的責任。」陸學森說。他對品質的要求在看得到的、看不到的地方,都絕不馬虎。當攝影記者為他拍照時,旁邊擺了一個簡單的Gogoro機車紙模型,他要求暫停,然後低下頭來調整紙模型。實體Gogoro的前車架有一個特殊的弧線,但紙模型是平的,他想要把紙凹成那弧度。只見公關、攝影、記者一大批人在旁邊等他,讓他在手上弄了好久,把模型零件拆了又裝回去好幾次,滿意了,才小心翼翼地把紙模型放下,露出孩子般快樂的笑容。

這一瞬間,看透陸學森其實一點都不難。

延伸閱讀

郁方宣布遺產全捐孤兒院!3兒女「別肖想財產」

2019-01-06

【赴日旅遊注意】日本流感大爆發!症狀有哪些?如何預防?一文看懂

2019-01-28

面對市場波動,投資人如何尋找投資良機?

2019-03-27

韓國瑜直言柯文哲聲勢看好 「他一面布局、一面保持微笑」

2019-05-14

零食、襪子都拿來報交際費 國光獨立董事徐小波「獨立性」遭外界質疑

2019-06-04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