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輝達 00878 00940

寶春師傅的好食光

吳寶春
高雄吳寶春 店負責人。 2008年參加法國樂斯福麵 包大賽,獲得世界盃特色 麵包亞軍、2010年於世界 麵包大師比賽奪冠。認為 麵包給自己許多人生的歷 練與啟發,以「永遠的麵 包師傅」自我期許。

文章列表 86筆,顯示第3頁/5頁

菱角田與菱角鳥

菱角田與菱角鳥

每年到了菱角盛產的季節時,我都不禁想起王耀文與姜美麗這對默契十足又樂觀的搭檔,以及他們所呵護、堅守、一片片迷人且實現理念的菱角田。

不倒的韌性

不倒的韌性

中秋一過,天氣便開始轉涼。鄉下小孩都知道,等氣溫再冷一點,就是根莖類收成的時刻。先是栗子、蘋婆,再來轉到地面下的菱角、蓮藕、芋頭等,都是醞釀著滿滿能量的農產品。朋友介紹一位在宜蘭種友善蓮藕的年輕農夫鄭永昇,相當重視品質,問我有沒有興趣去看看,我當然滿口答應。

鹽水地裡的鈴鐺

鹽水地裡的鈴鐺

每年一過中秋,我就開始在心裡倒數計時:蓮霧的季節就要到了啊。小時候屏東還沒盛產蓮霧,老家旁邊就有棵沒人照顧的蓮霧樹,總是結著白色的酸澀小果實,小孩們也吃著玩。

理化老師的咖啡香

理化老師的咖啡香

小時候的我,經常與同村的玩伴,蹺課騎腳踏車到屏東三地門北大武山下的溪水玩耍,或是往山上跑,採採野生水果,是我快樂的童年回憶之一;但當年的我哪能想到,多年之後我會為了一杯難忘的咖啡,一再上山。

凱爾的香料農場

凱爾的香料農場

某次在台東鹿野朋友家吃飯時發現,每道菜聞起來都極有層次、香氣豐沛,嘗起來也與眾不同,我驚訝於朋友廚藝的突飛猛進,他笑笑地說:「是因為我們這裡有位外國農夫在種香料啦,我都用他的。」飽餐一頓後,我當然央請朋友帶我去認識這位厲害的農夫。

神奇的四色果實

神奇的四色果實

有一次去新加坡,當地的朋友帶我去品嘗一處極有名的黑胡椒螃蟹,但這餐廳僅開下午、一天只賣四個小時。

與自然共生的農場

與自然共生的農場

生平第一次吃到生火腿,是三十歲的時候,台中堂本麵包店的阿洸師傅給我吃的,在那之前,我不知道生火腿是豬肉做的。當時從沒出過國門,跟在阿洸身邊不斷嘗試與體驗,知道了不同食材有不同的味道,也會帶來不同的驚喜。

當田裡插滿秧

當田裡插滿秧

我腳上套著雨鞋,站在陳家千位於台東關山、已傳到第三代的田地,看著剛插完秧的田裡,倒映著山與天空的美景,同時感受到田地的黏性與溼潤的土味時,心情仍漲得滿滿,這曾是我多麼熟悉的童年。

童年的小珍珠

童年的小珍珠

去年底,麵包店的研發團隊在討論新產品時,都覺得有個說不出來的小缺憾,於是請教了簡天才師傅。簡師傅試了味道,稍微調整一下配方比例,再加一顆鵪鶉蛋後,就變得極為美味,讓大家驚訝不已。

農藥與草莓

農藥與草莓

提到八年前,終於拿到中興大學有機證書的那一天,余淑金滿臉笑意地說:「我公公把有機證書綁在摩托車前的籃子,騎著車去鎮上逛,逢人就說:『我媳婦的草莓是有機的喔!有證書的喔!』」

見不得光的嬌嫩公主

見不得光的嬌嫩公主

總有朋友問:「每每提到鄉下的田間工作,不管提到哪項農活,你怎麼都做過?」我總是笑著回答:「正是因為家裡窮,無法專門種什麼,所以媽媽只能帶著我四處去幫別人種些什麼。」

花海裡的小夫妻

花海裡的小夫妻

其實很多事,我是到了花蓮赤科山才知道。

溫暖的大熊

溫暖的大熊

第一次見到張展旗,是在熙來攘往的農產展人潮中。由於參展的攤位繁多,有些青年農民組成的團隊,就只能在屬於自己的位置裡發揮。走近他的攤位時,首先吸引我的不是他的產品,而是他高壯又誠懇的身形,遠看有點像雙臂下垂、但帶著微笑的熊。

沒有腥味的魚塭

沒有腥味的魚塭

我在台中當學徒的那幾年,吃蝦蔚為風潮,當時最流行的聚餐就是去活蝦店,來幾道各式各樣的蝦料理。連假日的娛樂都會吆喝去釣蝦場,一邊釣蝦烤蝦、一邊唱投幣的卡拉OK,我最愛吃檸檬蝦,或是盛碗白飯搭配麻油蝦,吃得不亦樂乎。

一口灶兩代情

一口灶兩代情

我雖然不喜歡服用中藥煎煮的湯藥,但非常喜歡任何以中藥材燉煮的藥燉湯品,總覺得那香氣有股雋永且迷人的魔力。

搖著大屁股的竹地雞

搖著大屁股的竹地雞

被遺棄的茶

被遺棄的茶

今年是阿福返鄉的第十年。 個性積極熱情、反應快速的阿福,本名游正福,在回鄉之前,他的職業是電子韌體工程師,是個需要跟硬體工程師與軟體工程師來回溝通,並改善與提升的職務;也就是說,需要擅長溝通與破解僵局,這樣的性格在他返鄉後完全發揮了作用。

島嶼尾端的蜜香

島嶼尾端的蜜香

說起來很不好意思,孩提時,我以為蜂蜜只有龍眼蜜與百花蜜兩種,而蜂蜜的用途就是稀釋成蜂蜜水來喝。直到十幾年前一次去法國,飯店的早餐有搭配蜂蜜與奶油的可頌,我第一次在可頌裡抹上奶油、淋些蜂蜜,再配著咖啡一起吃,相當驚訝竟能如此美味。

酸甜的滋味

酸甜的滋味

在冬天,你都吃什麼水果呢?記得小時候每次逼近過年,家裡就會多出一盆長相橢圓的金柑。亮亮的橘黃色,看來喜氣又富貴,滋味酸澀、皮又厚,媽媽都會塞給我們小孩一人一把討富貴,但小時候的我一點都不喜歡吃金柑,甜甜的金棗蜜餞我還比較喜歡。

深山裡的不凋花

深山裡的不凋花

早在幾年前,就聽身邊的朋友說,遠在台東長濱鄉山上的山上,有位中年婦人在深山林裡深居簡出,採集或種植各種蔬菜、果實來釀造酵素,有時也播送佛經給酵素,讓浸泡在缸裡的蔬果,能在穩定低頻的誦經聲中慢慢漲起泡泡,慢慢發酵,這樣做了二十年。

天生天養的愛玉

天生天養的愛玉

在鄉下,都會有載滿蔬菜、肉類與雜貨的菜攤,一個村一個村地兜售叫賣,也是我最期待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