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寶春師傅的好食光

吳寶春
高雄吳寶春 店負責人。 2008年參加法國樂斯福麵 包大賽,獲得世界盃特色 麵包亞軍、2010年於世界 麵包大師比賽奪冠。認為 麵包給自己許多人生的歷 練與啟發,以「永遠的麵 包師傅」自我期許。

文章列表 85筆,顯示第1頁/5頁

旱地裡的鐵人農夫

旱地裡的鐵人農夫

對於洋蔥,你一定跟我一樣有很多的理所當然,以及許多美味的回憶。例如一定會辣眼睛、像花生一樣長在土裡,而且一年四季都吃得到。三十多年前我做學徒時,正流行咖哩餃,每天我都要切小山一樣高的洋蔥絲,經常是眼淚鼻涕齊流地邊工作邊切洋蔥,戴過蛙鏡、塞過鼻孔都無效,偏偏經常咖哩餃賣不夠,還得不時去店後面的市場補買洋蔥。儘管苦不堪言,但洋蔥炒熟後的甜香氣息,以及不管配什麼料理都搭的隨和個性,每每想起,總讓我洋溢幸福感。

物盡其用的真諦

物盡其用的真諦

老家靠近山區,小時很少有機會親近海,對海魚的認識與滋味自然也少了許多認識。有次回家途中,朋友說枋寮有個定置網盤商二代最近在研究新產品,工法特殊,滋味美妙,相當有意思,要我務必去看看,當然好啊!

牛蒡田邊的老大

牛蒡田邊的老大

今年七十多歲的黃榮昌,早年曾在總統府擔任貼身侍衛,退伍後返鄉接手家中的香瓜田。幾年下來,黃榮昌想到長年噴藥對土地跟自己身體傷害都很大,便起心動念改種其他作物。

漁三代的永續改革路

漁三代的永續改革路

學校剛開學,麵包店內幾位同事的孩子,陸續傳來在學校被傳染的消息,剛從大昇水產養殖場回來的我開玩笑說:「這是密度的問題,室內無法將距離拉開,傳染速度就快,阻斷疫情最好的方式就是乖乖在家休息,病菌才無法一直散播。養殖池內也一樣,一旦魚群聚集密度高,水質以及水中含氧量就會降低,魚也容易生病或受傷。」

工程師與極品鰻魚

工程師與極品鰻魚

台東朋友問:「如果有毫無土腥味的鰻魚,你會不會想試?」他說知本有座全台最大的室內黑鰻養殖場,毫無土腥味、皮Q肉彈,奇美創辦人許文龍一吃上癮,且在台灣只吃這家的鰻魚。聽到這些令人興奮的描述,身為鰻魚控的我豈有不去造訪的道理?當然專程前往。

愛玩的頭目與他的橄欖

愛玩的頭目與他的橄欖

半年前在台東認識了一位風趣、幽默又極有想法的排灣族頭目(家族傳統領袖)尤國榮,跟他互動的交談中,觀察到他不僅有豐富的傳統知識,對自己部落生態環境的維護,有著濃烈的情感。

黑手師傅與快樂茶農

黑手師傅與快樂茶農

性格樂天且熱情的「阿山哥」張桓瑞,是個決定後就不改變方向,對自然寬容與謙虛的好茶農。

阿公田裡思念的氣味

阿公田裡思念的氣味

青年返鄉務農的動機,不少是父母自覺年邁,希望子女繼承衣缽,三代同堂的江家則不同。江豐澤自小父母就在外打拚,不曾下過田,他的童年盡是跟阿公下田、幫忙或趁機摸魚,以及祖孫倆一起鑽進田裡,聞著青草氣息的回憶。

又愛又怕的高麗菜

又愛又怕的高麗菜

對高麗菜,我有著又愛又怕的情感。

有志者事竟成

有志者事竟成

我們的童年一定都養過蠶,蠶寶寶只要醒著的時間都不斷地在吃桑葉,在一個月內從小小黑黑的蟻蠶蛻變成白白胖胖的成蠶,對當時的我們來說,是觀察生命循環很重要的一堂課。當年的我,很喜歡看著蠶寶寶用胖胖短短的三對前足妥妥地抓穩桑葉,不斷重複啃食的動作,我大都傻笑著看著牠們進食,覺得很療癒。

新鮮的最好吃

新鮮的最好吃

緩坡起伏、一望無際的嫩綠地毯鋪在大地,遠處有歐式斜頂木屋與牛羊,隔著欄杆就可以摸到乳牛,這樣的夢幻景觀,是位於苗栗通霄的飛牛牧場。

童年的香氣,成年的夢

童年的香氣,成年的夢

童年時我很迷戀裝在玻璃瓶裡販售的芭樂汁。滑進喉嚨中感覺香香稠稠、三兩下便能飲盡,留下滿嘴芬芳。當年裝在玻璃瓶中的都算高級品,只有發燒生病才能有特權喝到這麼高級又特別的果汁,也讓我的童年留下「喜歡生病,可以喝芭樂汁」的印象。

檳榔心芋與農夫爸爸

檳榔心芋與農夫爸爸

張希仁俐落地走入芋頭田中,俐落地挖開芋頭欉,刷刷刷地迅速去掉周圍的土後,指著芋頭身上的紋路對我說︰「芋頭是這樣,每給一次養分,便會長高長胖一些,並在身上留下環痕,環距愈大,表示吃到的水分跟養分的次數時間愈久。」他的芋頭田葉子又油又大、芋梗粗壯,一眼望去給人自信滿滿、身強體壯的感覺。

滿園豐收的荔枝

滿園豐收的荔枝

在我的記憶中,鳳梨、香蕉和荔枝,應該是一路陪伴我童年、填飽肚子的水果,其中又對荔枝印象最深。小時候,一到產季,放學肚子餓時就爬上兩層樓高的樹上去摘野生荔枝,顧不得剝開時蒂頭有沒有蟲,總是一顆接一顆吃飽才下來,帶給我甜蜜的童年回憶。

童年記憶的木瓜香

童年記憶的木瓜香

木瓜在台灣是很常見的果樹,發芽容易,一年四季都可結果,即使在都市中,人們對它也不陌生。每次講到木瓜,我便跌進回憶裡。小時候,家前面的矮牆邊,就有我們做囡仔的,吃點心玩吐籽大賽完,從牆縫邊奮力長出的木瓜樹。因為會結果,大人們總不砍它。木瓜尚青時,我們會削皮去籽拿來燉排骨,口感相當清甜,便祕時就摘熟果吃,大人說可以通腸。

石斑池裡的肥文蛤

石斑池裡的肥文蛤

小時候,離家不遠處就有魚池,當時的魚池底部裡會有一種大蛤,比那時還是小孩的我手掌還大,我喜歡在下午放學時,跟同學一起摸進魚池中找大蛤,儘管上岸時褲管裡都是沙,一人一顆的興奮感與過癮飽足,迄今念念不忘。儘管這種大蛤現在已經消失,但不減我對蛤類的喜愛。

初春的藍寶石

初春的藍寶石

每年過完農曆年,便正式進入藍莓的產季。由於國人喜愛藍莓且接受度高,十多年前台灣進口藍莓僅三三○噸,到二○二一年已達兩千多噸。但礙於溫度、品種及氣候等因素,讓位於亞熱帶的台灣,總種不出原產於溫帶、品質穩定且優秀的藍莓。

雲霧裡的嬌客

雲霧裡的嬌客

早在兩年前,就有朋友語帶興奮地跟我分享,說他在日本料理店嘗到了台灣種植的山葵,但店家對來源三緘其口,直到前陣子好不容易又打聽到阿里山也有種出山葵,開心的邀我一起去看看。

太陽烘乾的音符

太陽烘乾的音符

認識的生產者提到,有一種「雙無栽培」逐漸興起,以回到早期農村生活型態為目標,不施肥、不噴藥,且人工除草,為的是讓土壤發揮原有的地力來滋養作物。

龜毛師傅絕品瓜

龜毛師傅絕品瓜

每年接近五月與十一月時,我翻看月曆的頻率也隨之增加,因為離「極光哈密瓜」採收的時間愈來愈近,要準備隨時開搶了。

國境之西的暖陽

國境之西的暖陽

原本是為了搶在牡蠣的最後產季趕到七股來嘗鮮,到了現場後才知道這次要拜訪的產地,竟在台灣最西端,這帶的景色一片蒼茫,地平線直直地連到視線的盡頭,盡頭外便是海。車子行在引水道邊,夜晚沒有路燈,也無法會車,一不小心就會掉進一旁的水道裡,我們與黃柏恩碰面的漁寮甚至沒有地址,然而黃家已三代居住於此,靠著養牡蠣與虱目魚等生活度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