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什麼都嫌東嫌西、看不順眼!面對「潑冷水型父母」,我該怎麼辦?

橡實文化
2018-07-02
幸福熟齡
達志

什麼都嫌東嫌西、看不順眼!面對「潑冷水型父母」,我該怎麼辦?

橡實文化
2018-07-02
什麼都嫌東嫌西、看不順眼!面對「潑冷水型父母」,我該怎麼辦?
幸福熟齡
達志

負面行為幾乎從不單獨存在—潑冷水的種種行為,往往會合併發生。假如你的母親很負面,反對你所提的每項建議,她大概就會因為你做這些建議而罵你,對你滿腹懷疑並充滿敵意。這些行為就是如此交纏,彼此應運而生。

 

文/葛瑞絲・雷堡,芭芭拉・肯恩

 

面對什麼都不滿意的父母,先別急著動怒

 

一個嫌東嫌西的父母讓人很難招架,你會本能地想自衛或反擊,這麼一來,父母的攻擊力道加強,你也不假辭色地還擊,於是開啟了一場沒有贏家的戰事,彼此只有更加氣惱與受傷。

 

別對父母以牙還牙,那沒有效果。改採非抵禦、非批判策略來回應。下次當媽媽罵你,深呼吸,讓那些刻薄的語句從你背後滑落。

 

可是,一輩子已經習慣那樣反應,改得了嗎?你可以的。只要你了解媽媽其實身不由己,那些行為反映的是她嚴重缺乏自信,而為了驅走這種自卑,她讓自己相信周遭人的缺點更多,所以她陷在一種唯我獨尊的意識形態中,總是貶低旁人,尤其是最親近的人。

 

這就是她面對世界的態度。你若開始抵禦,會馬上加深她的自卑;反之,你若默默承受,她獲得了自信,就會放你一馬。

 

◎難相處的父母格外抗拒改變,因為那會摧毀他們終生的自我防衛。

 

 

不妨先做好最壞的打算,設想每次碰面,父母就會對你出言不遜。根據經驗假設一個情境,然後揣摩你將如何回應。

 

舉個例子,想像你去探望母親,她一見到你就說:「你這條領帶和西裝完全不配,你是色盲還是怎樣?」以往,你大概會馬上反擊說:「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覺得這條領帶很適合。」

 

現在,你可以這樣講:「媽,也許你說得對,回家後我該把臥室燈光調亮一點。」

 

另一招是轉移焦點。例如我們有位客戶某次去探望她母親,碰到這樣的歡迎詞:「親愛的,你這雙鞋子在哪裡買的?真醜啊!」

 

這位客戶沒像往常那樣覺得被人身攻擊而啟動防禦模式。她早已做好準備,於是四兩撥千斤地說:「噢,我也不記得了,媽。我倒是很喜歡你腳上這雙鞋呢,你在哪兒買的?」

 

她母親這樣回答:「你喜歡嗎?記不記得有一次,你爸爸帶我去海邊度假?我在那兒一間很可愛的小店看到⋯⋯」

 

如此一來,這位客戶把談話焦點從自己轉移到母親,而且是轉到一個讓她發光發亮的地方。設想各種可能被父母批評的情境,一一準備好良善的答覆。有時也可以找人演練一下。

 

被父母批評的感受儘管很糟糕,但還有更糟的:父母很需要某人的幫助,卻總以批評澆對方一頭冷水。下個例子就是如此。客戶貝絲告訴我們,她婆婆莫莉怎樣批評她的看護伊蓮。

 

有一次我去探望她,她跟我說:「那個肥婆,成天只知道吃和看電視。」我婆婆講這些話時完全沒壓低聲音,反而拉高了嗓門。我都快昏倒了。看護伊蓮也只能忍耐。

 

我猜這不是婆婆第一回當面講這樣傷人的話。「媽,你怎麼這樣說呢?」我跟婆婆說:「你知道她幫你做了好多事情。如果你再這樣,她會走人的。」

 

「那我要謝天謝地了。」婆婆氣呼呼地回我。

 

貝絲無法想像,伊蓮怎麼受得了這種欺人太甚的僱主。莫莉有糖尿病,兒子發現她會忘記吃飯,便僱請伊蓮來幫忙打理家務、採買和煮飯。

 

貝絲的先生說,從他有記憶以來,媽媽就是這個樣子,後果也不難想像:她沒有朋友,家人對她也都敬而遠之。現在問題更大,若留不住看護,她的健康會出問題。一輩子毒舌的毛病,有辦法解決嗎?

 

 

我們告訴貝絲,他們夫妻可以採取幾種應對方式,而最重要的莫過於先了解到,莫莉不像一般人有自我審視的內在控制,她一感到壓力,便馬上口不擇言。

 

這類型的人自我形象低落,欠缺判斷能力,自我控制很差,完全不知如何面對老化;隨便一個普通毛病,如短期記憶喪失,他們都視為天大的缺點。由於他們無法坦然接受自己的缺陷,因而必須把矛頭指向他人。

 

◎要明白父母批判和挑剔的性格已經根深柢固,身為子女,不妨卸下武裝,以理解的態度與他們相處。

 

像莫莉這樣超愛批評的人,甚至不曉得自己有此毛病——她欠缺理解此事的情感能力,也無法理解看護對那些言詞會作何感受。

 

所以,別幫看護講話,那只會火上加油,讓她說得更毒。試著告訴她,批評看護是不智之舉,會惹得看護與她對立;相反地,若善待人家,人家會加倍對她好,這才是聰明之道。

 

 

除了在婆婆身上下功夫,也別忘了幫看護打氣。把她拉到一邊,解釋婆婆根本身不由己,這是她一輩子的毛病,她是自己最大的敵人。時時讚美,感謝看護的耐性與付出。

 

一旦伊蓮了解這位老婦人無法自我控制,她的內心十分痛苦,就不會把那些難聽話放在心上,反而能給予同情。

 

面對處處疑心的父母,先別急著說理

 

我們已經看到,老年人的負面與苛薄常隨著老化而加深。疑心病也是。這問題同樣出現在潑冷水行為的清單中。不難想見,一個原本多疑的人,晚年會變本加厲;若又碰上老年常見的失憶,甚至會變得偏執妄想。

 

下面是一位女兒口中的母親。

 

我媽每次洗碗時,會把鑽戒脫下來擺在料理台上。今天剛好碰到幫忙打掃的人來,她就隨手把戒指收進櫃子裡。那人離開後,我媽找不到戒指。

 

它沒在平常擺放的地方—不在料理台上,也不在梳妝台抽屜的珠寶盒裡。她馬上有了結論,於是出現以下對話。

 

母親:「明蒂(打掃的人)偷了我的鑽戒。」

女兒:「你聽起來急壞了!先冷靜下來,想想看你放在哪兒。」

母親:「我記得非常清楚!我的腦袋靈光得很!你老是幫別人講話!」

女兒: 「我只是請你理性一點,別這麼指控明蒂。二十年來她從沒拿過你的東西呀!」

母親: 「我不管你信不信,反正她偷了我的戒指,我要去她家把戒指拿回來。」

女兒:「媽,這樣做不妥啦!」

 

女兒那自以為是的口吻,讓這位母親不禁武裝起來。有這種性格的人,一旦碰到別人暗示他們的記憶有問題,就嚇壞了。他們把這解釋為人家暗示他們的心智有問題,瘋了。

 

不難想見,情況愈演愈烈,這位母親顯然不信任幫傭明蒂,一口就認定她偷了戒指。人一旦偏執起來,是不可能跟她講理的。當女兒試著指出事實,只會升高彼此的對立。

 

◎父母若有疑心病,是勸不好的,但你可以支撐他們的情緒,不管是害怕、焦躁或難過。

 

下面是比較有效的處理方法。在此,女兒認可母親的感受,而非攻擊她的信念。

 

母親:「明蒂偷了我的鑽戒。」

女兒:「真讓人生氣。」

母親:「對呀,我要去她家把東西要回來。你能載我去嗎?」

女兒: 「現在不行,我得準備晚飯。讓我想想怎麼處理這件事。你先告訴我整個經過,當時還有其他人在家嗎?你什麼時候發現的?有沒有掉了其他東西?」

 

在這段對話中,女兒沒有反駁母親對明蒂的指控,而是同理母親氣惱的反應。記住,當父母有了偏執的想法,怎麼講都沒用,你該做的是表達同情,比方這樣:「要是我,也會很生氣。」或「天哪,太可怕了!」

 

 

你也許會擔心,這樣會不會加深父母的偏執念頭。實際上並不會。你的父母正感到恐慌,需要你的情感支持,這類話語會產生鎮定撫慰的效果,所以不要低估其重要性。

 

看看女兒是如何追問細節的。把焦點放在事實面,要比徒勞的理論有建設性,也比較不具威脅。

 

當然,父母的猜忌可能嚴重到影響生活能力,如果是這樣,就要去看有治療老年人經驗的精神科醫師,醫師可能會開藥,尤其若有幻想或幻覺出現。

 

 

(本文節錄自《如果父母老後難相處:如何陪伴他們走過晚年,而不再彼此傷害?》,橡實文化 ,葛瑞絲・雷堡、芭芭拉・肯恩著)

 

延伸閱讀

日本治療師以親身經歷 分享「5個不需努力的照護技巧」

當家人失智失能,需要你幫忙照護時,你知道可以怎麼辦嗎?過去21年來,曾任物理治療師的橋中今日子,必須一肩挑起照護三人的責任,協助罹患失智症的祖母、重度失能的母親與智能障礙的弟弟繼續生活。在日復一日的照護中,最後橋中明白,被照護者的笑容才是最寶貴的。在今(28)日今周刊舉辦的「臺日交流幸福熟齡論壇」上,橋中也特別和台灣的朋友分享五點「不需努力的照護技巧」。

壞情緒不帶到下一家 45歲單身女子的照護人生

「心態如果不調整,這工作是做不久的。」才45歲的陳若瑀,投入不同型態的照顧服務工作已達10年,在圈子中相當少見。單身的她,當年想進入這個行業,曾遭到母親反對,「妳還沒結婚,就要去幫人家把屎把尿?」不過,陳若瑀認為,現在「居家服務員」的工作性質多樣化又具挑戰性,很適合自己的個性,從中能得到不少成就感!

照顧最多是我,被父母抱怨也是我!手足不管事怎麼辦?

「兄弟姐妹裡面只有我是照顧者」這種困境,經常會因為手足之間的身份落差而變得更加嚴重。造成身份落差的因素,包括有經濟能力、社會地位,有無自己的婚姻或家庭。另一個因素,則是父母在孩子年幼的時候,對待孩子的不同方式,也可能間接導致這樣的現象。

一聽到孩子要離開就生病!該怎麼應對「依賴型父母」?

「好難受啊!我很不舒服,頭痛得好厲害!你什麼時候過來呢?我好孤單啊!」 「我晚一點會過去,媽。我先請護士過去看你。」

男性關懷專線守護14年!婚姻、家庭關係最多人求助

臨床研究發現,女性罹患憂鬱症的機率是男性兩倍,但這樣的數據可能和男性不願承認心理壓力或不願求助有關。國內的男性關懷專線成立已邁入14年,幫助了超過20萬名男性一起面對問題、並重建家庭關係。